啊哈啊哈??? 這是小說本截錄出來的(?)

其實這一整櫃的青驅都會放入本子當中啦?只不過這篇還有前因後果,

先贈送很想要打的腹黑弟弟雪男(ry

弟兄真得萌爆了不是我要說(傻笑

 

閱讀愉快

 

 

【青の祓魔師/雪燐】緊張(截錄)

 

 

「我警告你不準再越雷池一步!」燐緊張的向後退,孰不知他才退了三步就發現無路可逃。

該死的,這眼鏡男肯定是算計好的!搞什麼鬼啊!燐在心裡無限次痛罵著。

貼著背後的牆,燐打了一陣哆嗦。

眼前的雪男,臉上很難看。

 

 

「我說哥哥」雪男頂了一下眼鏡,「開玩笑也不能這樣開。」

「唔,那是不小心、是不小心!誰知道你……」

「我怎樣,嗯?」

 

 

燐還想要辯駁的話語都因為雪男的眼神而全吞進肚內,吭也不吭一聲。

雖然說他是哥哥,但是他知道雪男的脾氣若真的衝過臨界點之後,就完全爆衝了,而且是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不笑。

燐寧願雪男對他用那種挑侃的笑容說教也不想要惹上這種情況,雖然自己也搞錯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讓雪男變成這個樣子。

燐是很震驚的,當他發現雪男的秘密。

結果之後看著雪男的眼神都帶著一點的疑惑跟尷尬,雖然都會用打哈哈的方式試著消除自己疑心病弄出來的氣氛,而雪男也沒多說什麼,依然過著平常的生活。

嚴格上來說燐不會覺得不舒服,或許也帶著一點點的鬆了口氣的心態。

他其實沒有辦法想像如果兩個人分開之後的日子。

但是燐有意卻也是無新的觸碰到了雪男的底線,而像是滾雪球般,一發不可收拾。

 

 

「我、我說過了不準過來!」

「哥哥才是必須要要負起過錯的那個人吧?我有說錯嗎?」

「切,可惡……就跟你說我不是故意的,那也是別人……唔嗯……」

 

 

將喋喋不休的嘴巴閉上的最快方法,在燐撇過頭那一瞬間雪男一個箭步就將還在那邊掙扎的人狠狠地吻上。

他也懶得去管事後哥哥會對他說些什麼了,已經藏不住的東西他不想要在繼續掩埋住,就算被討厭也無妨,反正是哥哥自己自找的。

 

 

燐被雪男的舉動給嚇了一跳,嚇著連退開這個動作也沒有做。

或許在得知後反而才發現了什麼,所以燐在事後回想起來自己當下沒有覺得噁心或者揍了雪男一頓。

依照燐的力氣,想要逃出雪男框住自己的圈圈是可行的,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像是要吸走燐全身的力氣似的,當雪男離開了被他吻得紅腫的唇,燐光顧著呼吸便快喘不過氣來了,何況是說要怒罵雪男些什麼的。

有點腿軟的雙腳差一些維持不住身子,結果卻是靠著雪男的手臂才沒讓燐滑落。

潮紅的臉頰讓人看得入迷,尤其當眼前的人是那不可言説的『三個字』的他,殺傷力更是破表。

居高俯視著低著頭不願意看著自己的燐,雪男的眼角撇過了那沒有藏好的尾巴。晃動的幅度很慢,更精準點説是在微微顫抖著,有種特別的情趣。

不是說尾巴是動物的敏感點之一嗎?所以同理可證,對哥哥這招也行得通吧?雪男用一秒思考後,帶上了微笑,伸手抓住了那搖晃的黑色。

 

 

「啊!雪男你幹嘛!」才剛抓住,燐全身整個被震了一下。

那一震卻沒逃過雪男的眼。

「果然是這樣。」雪男玩弄著在手掌心的黑色尾巴,另外一手箝制著燐的左手,帶著滿意的語調說著。

「果然是怎樣啊你!快點給我放手!」

燐其實有些害怕,沒有來的,所以只好咬著牙,帶著不滿跟困惑的眼神對上了雪男的眼。

而透過眼鏡看過去的瞳孔,映入燐眼中的是一股悲傷和另一股他所不熟悉的熱度。

他看傻了眼。

 

 

見狀,雪男也不打算繼續在這邊僵持下去了,已經到手的獵物,怎麼會有放手的意願呢?

微微傾下身,雪男在燐的耳邊淡淡的說著:「哥哥,你以為你逃得過嗎?」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