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人已退出MiniBook小說誌,作品澄霧咖啡館為本人樂依(筆者)、插畫伊樈(繪者)所有,

謹以部落格公告,請各位見證。


卷一 內容下收

感謝閱讀



澄霧咖啡館

卷一 Audacity Calendula


抬起頭瞇著眼睛,窗戶外頭還是下著雨,不大不小卻很有規律的下著。

啊,又是五月雨的季節,出門不帶把傘就會成了落湯雞的時節,讓人更討厭的事情是那雨中帶著濃濃的霉味,搞得自己聞到也覺得自己快被這一連串的雨給悶霉了。

大概是這場雨也讓街道上比起平日更加的冷清,空空蕩蕩的,讓人看得有些寂寞。

手中還握著剛洗好的杯子,用白布輕拭著,這種時候店內總是很無聊,尤其是當一個人在櫃台前顧店時。

他是路克,很平凡的大學生,面臨失業而失魂落寞之際被這家店的老闆揍了一拳後帶回店裡。

老實說那一拳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會痛,路克卻很感謝老闆,因為除了找到了一份工作可以為自己的生活支出不用愁,在這間店中他也學了不少東西。

或許是老天聽到了他的哀愁,下一刻店內的開門鈴聲響了。

「歡迎光臨!……欸?原來是你們唷?」

 

「這雨有夠大的,有些食材都濕了不知道還能不能重買,希望都還可以用不然就要請小精靈多跑一趟了。唉,真是的。」

……嗯。」

走進店內的兩個人如果不說話感覺像極了一對母子,但並不是因為長得很像。如果要比誰像誰的話路克跟小直姐或許還比較會被誤會成母子,但是當她和眼鏡男站在一起時那股安詳的氛圍是其他人相比之下搭不上的。

路克有想過會不會是因為兩個人都是在專研茶類特調所以彼此的相合性很高,就如同他跟老闆娘小精靈一樣,目前正跟隨著她跟老闆的腳步開始學習製作咖啡特調。

不過自己沒有像小精靈一樣的個性瘋狂,應該吧?

 

「幫我遞一個杯子。」

不知道何時放好行囊的眼鏡男出現在路克的身邊,一邊用毛巾擦拭著被雨淋濕的黑髮,一邊用吹風機吹乾它。眼鏡男已經脫掉外套,估計大該也都濕透了,連腳下的鞋子都直接換成了室內拖鞋,如果眼前有一條長褲可以讓他換眼鏡男大概完全不會拒絕。

雖然偶爾會看他不爽,但是在這種節骨眼上還是不要太跟眼鏡男計較太多,畢竟誰沒有當過落湯雞呢?路克在心裡大笑個三聲後,將杯子遞給了眼鏡男。

「嗯,謝謝。」眼鏡男點點頭,將吹風機收好後回到吧檯內,開始調製一杯熱茶喝。

 

啊,對了,眼鏡男的名字叫派翠克,雖然第一次路克聽成是別的名字。絕對不是想到什麼雞排店的名字,兩個名字不同不同,差一個『翠』字。

不過路克大多都是『喂、喂』的叫,有時候還會被小精靈打頭說沒禮貌,但是本人也都沒有什麼意見,最後也就隨便他人怎麼叫他了,反正眼鏡男他有聽到有回應就好。

路克不算討厭派翠克,只覺得他是一位很悶的人,說話幾乎不太會超過十個字,簡潔有力,絕對不是聊天打屁的好對象。

所以路克的聊天對象幾乎是小精靈或者是小直姐,有時候老闆在的話也會聊上幾句。不過老闆常常在忙他的事情,幾乎事情都是給小精靈幫他做,然後就會看見一位身高不到一米六的金髮女孩在吧檯內忙進忙出調製咖啡,帶著燦爛笑容迎接每一位有緣進來店內喝上一杯飲品的客人。

 

為何要說『有緣』?路克進入了店內兩個月了雖然還是有些懵懵懂懂,在這段不算長也不短的時間內學習時,也在一旁認識了很多事情,尤其是會進來店裡的客人們還有老闆合夥開這家店的經營模式。

真的很特別。

 

「歡迎光臨。喂,醒來。」派翠克將喝完的杯子洗好後拿起原本是路克拿在手上的白布,當杯子擦拭好放回原位後,又是一陣鈴聲響起。

又有一位『有緣』的客人進來了店裡。

「路克,要上工囉。」在後方整理完帶回來的食材的小直姐突然冒出到路克的身邊,輕聲的笑著對路克打氣。

「唔……好啦,我知道就是了。」搔搔頭,路克拿起了一個空玻璃杯倒入了七分滿的氣泡水,拿著菜單走到了客人所坐的位子上。

當他回到吧檯時,原本在裏頭的兩個人已經準備好了。

「來吧小路,雖然對你來說還是很陌生,但是熟能生巧,不練習就不好掌握到訣竅。我先到裡頭去準備。」小直姐愉快的寫下一些訊息,然後走到廚房後頭開始準備餐點。剩下滿臉不確定與困惑的路克,以及依舊是那副面癱臉的派翠克兩個人對看著眼,後者給了路克一個很隨意的『請』手勢後,拿起了剛剛小直姐寫下的訊息的便利貼。

派翠克一邊看著小直姐寫下的訊息一邊從吧檯後方的櫃子中拿出陶瓷杯,放到調理區的準備桌上。

「隨和是感覺的出來啦,嚴謹這一點會有嗎?」路克懷疑的問著。

「從穿著上頭可以大約推敲出來唷。看那位小姐乾乾淨淨的,沒帶不必要之物但該帶卻都帶了。全身都準備好了但是卻很隨意的穿了一雙夾腳拖出門,可能是在某些點上並不要求或者苛求。」小直姐從廚房走了出來,托盤上頭已經是煮好的料理,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道出了派翠克未說出的後續。

「是嗎?」路克還是滿臉疑惑,接過小直姐手上的托盤,拿去給還是撇著頭看著窗外的小姐。

而當路克上工去,小直姐便轉過頭詢問了在一旁的派翠克:「怎樣?小路這個孩子。」

「馬馬虎虎。」

「半前年你也是這個樣子呢,小翠。」

「不說了。」

「你這個孩子真的是喔。難怪小精靈最喜歡捉弄你了,小路還直接把你取名叫『笨木頭』。」小直姐毫不掩飾著說了路克私下取給了派翠克的『暱稱』,笑得很燦爛。

這個暱稱被小精靈得知後,也常拿這個對派翠克開開玩笑,惹得後者連說話也不想說。就連現在也是,被小直姐虧說自己是棵『笨木頭』。

「小姐快吃完了,小翠你先去調製吧。記得糖不需要加太多。」

「了解。」

 

* *

 

瀰漫著紅茶的香氣,茶葉剛泡好的香味都還在,搭配著很輕很淡的吉他音樂,店內呈現了一股放鬆的氛圍。

唯一的客人將最後一口菜吃下後,最讓人期待的飯後餐點終於要端上了,而這也是這間店內最有名的事情。

不可思議的表情在小姐喝下那第一口茶時流露,她很訝異這滋味會如此的與自己的心情相符,像極了是專門為自己特調一般的口感。

「不好意思,可以請問一下這杯是?」

「小姐,這杯是『榭莉瑪紅茶』。」

「『榭莉瑪紅茶』?」

「是的,榭莉瑪紅茶。在壺中與杯中放幾片柳丁片,將剛沖泡好的紅茶直接倒入壺中,等待紅茶在壺中充分釋放出它的成分後,再將此注入杯中。」小直姐淡淡的笑著解說。

「竟然可以在紅茶中加入柳丁,沒有聽過加入柳丁可以得到如此清爽的味道。不過『榭莉瑪』的意思是什麼呢?」

「榭莉瑪是在印度北部的一座花園名稱。印度人認為柳橙、橘果類的豪華香氣很像一座花園,所以便把這種飲品名成取名為『榭莉瑪紅茶』。」

「好有趣,真特別。」小姐聽完解說後又露出了驚訝的眼神:「先聞到的是柳橙香味,但喝的時候就有紅茶的味道了!不過最後回甘的味道卻是苦苦的甜味呢……

小姐露出了一抹苦澀的微笑,沒有逃過在店內其他三人的雙眼。

「真的,很像我現在的心情。」

見狀,小直姐拉開了小姐對面的椅子,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她。

「下一次再回來時請務必記得帶著這張名片,可以享受免費消費一次。」

「真的?」

「不過呢,代價是你要告訴我一則小小的故事才可以拿走這張名片。天下沒有免費的食物,希望妳能諒解。況且,這個小小的交換其實也沒有什麼損失。可以邊喝茶邊說沒關係。」

小姐晃了一下燦爛的金橘色長髮,收下了名片,再開口說之前又喝一口茶,婉娩道出她所帶來的『故事』。

 

她初次張開爽眼看見的是他那抹爽朗的微笑,燦金色的短髮、有些蒼白的臉頰美麗的面貌讓她無法將目光移開於他。

他真的是一位具有紳士風範的金髮男子,從見面開始的打理都是很輕柔的、很有分寸的,沒有任何的對她不禮貌的舉動。在她的心裡,除了男子之外大概再也沒有人會對她這麼的寶貝,即使自己覺得不需要這麼多的關懷,但是男子卻總是幫她把每件事情都想好,想到最適合的方式。

 

當她開始陪伴那位男子一起生活後才發現男子身體狀況並不樂觀,三不五時就必須躺回床上休息,無法時常離開房間,連最簡單走出屋子外也很難。

男子的心腸很好,從平常的生活的大小事情上頭就看得出來,這棟屋子內的所有人沒有一位不喜愛他,就連她也不例外。

只要情況允許他會親自帶水給她,將她抱起到陽台邊曬曬太陽,在她的耳邊輕聲的喃喃著希望自己能夠不要再吃藥,能夠和其他人一樣自由自在的到外頭去奔馳,更希望若曬一曬太陽舒舒服服的躺上一眠之後醒來便能痊癒。

多麼簡單的願望,卻是無法實踐的殘酷。對男子來說最奢侈的事情除了來到陽台上曬太陽之外就是將她帶回家陪著自己,度過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每一天。

幾個星期後男子的病情更為嚴重了,醫生無其他辦法只好將他直接搬到醫院去療養。

身上總是插著管子,已經蒼白的臉色又變得更白。過著每一天不知道該走或不該走的日子。

男子知道自己的壽命不多,他也看得很開,唯一的願望就只有等待著她的綻放,所以男子也將她來到了醫院陪著自己。

她看著男子躺在病房床上苦笑也很無奈的對自己說心事,然而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她一直無法綻放給他看。

 

「真的有些讓人無奈的『故事』呢。」小直姐遞了幾張面紙給了那位眼眶泛紅的小姐。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很想要幫他做點什麼事情但是卻什麼事情都做不到。」

小姐用面紙擦去了眼角中的淚水,帶著淒慘的苦笑,笑著說自己好笨。

當她的情緒漸漸地舒緩下來,小直姐又幫她重新倒了一杯新茶。

「不要放棄。」

……什麼?」

「綻放的美麗是需要經過很多很多的困難才會展現,所以不要輕易放棄現在。拍掉灰塵,繼續努力加油,一定可以的,只要你一直相信著。」

小直姐說完的臉還是一樣那溫柔,像是一盞解惑燈,將心中的迷惑、將周圍看不見的道路給照亮。說出來的道理沒有一句是不中聽的好話,但是最後的選擇權還是在自己的手中,沒有人可以取代那個做出決定而不後悔的權力。

像是頓悟了一般,小姐聽完了緊緊的握住了拳頭,點點頭示意,笑了出來。

「是啊,還沒有努力到終點就不可以放棄!謝謝,真的很謝謝你,老闆。」

「不客氣。妳才是說了一則很棒的故事給我們呢。」

「然後,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人會希望進來喝上一杯特調的原因了。謝謝招待,我下一次一定還會再來光臨的。」

「為妳服務是我們的榮幸。小路,幫小姐結帳囉。」小直姐從座位上站起身子,對著小姐點頭。

「是!」

 

送走那位小姐離開後,店內的播著吉他音樂的還在播放,滿屋的紅茶香味也被空氣稀釋淡了,而外頭的雨也下完了留下道路上頭一坑又一坑的小水坑,反照著天上的白雲。

此時路克已經將碗盤都洗好,有些無聊的坐在吧檯前思考著剛剛那位離去的小姐所說的『故事』。

「我說,她剛說的故事應該是真的吧。」路克皺著眉頭,詢問在吧檯內工作的小直姐。

「是唷。百分之百是真實的故事呢。」

「不過不覺得這樣聽起來有點詭異嗎?被一個男子照料什麼的。」

結果不說話的笨木頭開口句句是重點,不拖泥帶水,而且很勁爆。

「是『花』。」

「什麼?花?真的假的。」路克不相信的轉過頭看著面無表情的派翠克,又看見小直姐點點頭同意了派翠克的結論,他腦袋內一頭霧水。

「是『金盞花』呢。一年生草本的植物,喜歡陽光充足、溫暖濕潤的環境。適合種在陽台上的一種很美麗的花。」小直姐遞給了兩位一人一杯剛剛的『榭莉瑪紅茶』,然後又多放了一小壺冰牛奶。「喜歡甜一點的可以加牛奶或者奶泡變成奶茶,這是我的獨門配方。」她微笑著。

「這樣聽起來頗有道理的。但是她猶豫跟喝這杯茶有什麼關係?」

「人啊,總是會希望自己的心情可以傳達給對方,但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也是要看運氣、看時機。也要看許許多多的外在與內在因素才能有機會明白的說出口讓對方知道。一個不小心便有可能讓語意被誤解,最後卻什麼也沒說不出口。就像是紅茶製作過程,從基礎的培育、採收、製茶到我們手上再調製,看似簡單卻每個環節都要掌握好才能夠在最後呈現出一杯完美的紅茶讓人品嚐。舉例來說,最簡單的、紅茶沖泡的時間看茶色的濃度一個不小心太晚拿起茶便會苦。」小直姐説完喝著茶,淺淺的笑著看還茫然的路克,道:「或許當你自己碰到了你的春天就能體會到她的心情吧。」

「是嗎?」

「蠢。」

「喂喂,眼鏡仔你別以為我沒有聽到剛剛那個字。該說蠢的人是你吧!你這棵笨木頭。」

「嘖。」派翠克喝完了茶,背起了自己的吉他向二樓的休息室走去,留下吧檯的兩個人。

路克作了一個鬼臉,然後生悶氣似的將茶喝完。

「那個傢伙真的很討厭。不過,小直姐。那位小姐真的會成功嗎?」

「成不成功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不過給予一點信心我們倒是可以幫上點忙。」小直姐眨了眼,然後比了一個手勢。

路克愣了一下後才領悟。

「啊!妳不會跟我說妳加了那個什麼像是魔法的東西吧?」

「誰知道呢。」女人莞爾。

 

     

 

推開木製的大門進來店中,點選任何餐點都可以,但是餐後的飲品將會是隨機特調。

乍看之下這是沒有什麼不合理的,總是會有那麼一點特別才是驚喜之處。但是令人驚訝的點還不是在這裡,而是在聞到與喝到的那瞬間以及喝下後在嘴中的回甘才是重點。

你永遠想不到會有這麼一杯飲料能夠如此的代表你現在的心情。

『澄霧咖啡館』,真誠地歡迎您的光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