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這裡又是樂依,更新最後一篇的試閱!!!!!!!!

相關預定請至此→四季。資訊頁

 

感謝閱讀:)

 


今天天氣非常好,無論是陽光照耀的熱度或者是雲彩的厚度。

空氣中不帶濕氣,有別於故鄉的悶熱氣候,這裡反倒讓人覺得舒爽。

不過這種天氣卻由不得坐在書桌前睡著的青年出門享受,陽光只能意思意思透過紗質的窗簾漾於青年的背上。

這一陣子是學校的期末考前準備期,又加上青年本身所就讀的科系基本上都是理論居多,看資料寫報告搞上三四天沒有睡覺,會忙得焦頭爛耳也不是不可能,況且肝都爆到沒東西讓青年爆了,所以當事人也就無暇管住那些五四三要養肝的步驟,眼前的作業比較重要,持續過著這種生活。

與青年原本就讀的學校教學方式大不相同,來到這陌生的異地求學,先天語言上的劣勢讓青年每一堂課都不敢輕易鬆懈,深怕一個恍神,教授就不知道教到那邊去了。

每周的課後作業也不少,但是下一堂的預習卻更重要,如果沒有先預習,十之八九上課一定會更為吃力,所以青年的周末時間幾乎也都奉獻在圖書館或者寢室內與書本為伍,被稱之為是書蟲也不為過。

如同現在,已經趕一個星期的小論文,從選定主題、找相關資料還有比較等等的前置作業考慮完畢到開始動手打起了鍵盤讓觀點換化成實體印於電腦頁面上,青年沒日沒夜的寫著,到今天也差不多要開始進入結尾。

 

青年的房間門被輕輕推開,走進來的人有著一頭柔和的棕色短髮,臉上掛著眼鏡,右手上還拿著似乎是參考用書的書籍。

正要準備大聲叫青年起床的男子從書本上抬起頭,看到青年以不太自然的姿勢趴在書桌電腦前,周圍也都被一本又一本厚重的參考書包給圍住,書桌上還有一兩杯沒清洗過的杯子。再往青年書桌後方床鋪一看,果然,上頭也是被堆滿著書連被他拖出來的大型行李箱上也是書本,一看也知道這人昨天又不知道打到凌晨幾點連床都沒有躺上去睡覺就直接趴在電腦前了。

男子小聲嘆了口氣順手將書本合上並將眼鏡拿下,向趴在書桌前睡覺的青年一看。

或許在這種天氣中睡上一覺也是一種幸福,這是開門進來準備要叫青年起床的棕髮男子心聲。

只是就算作業寫不完或者只是青年的完美主義心態氾濫,充足的睡眠以及良好的睡眠品質也是非常重要的,棕髮男子一直都是這樣認為,所以當他跟青年一同住進這間公寓後發現青年為了作業也不要命的作息習慣,兩人也為此事做在餐桌對面小小爭辯過將近一小時,雖然對話內容非常不服合兩個大男人。

對於他這來自東方的室友兼被拐成自家情人(他自己認為)的白紹然,諾爾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婆媽性格有如此的發揮。

 

『……我半夜才有靈感嘛。』輕敲放在桌子上的馬克杯,阿然的上半身趴在餐桌上,瞇著眼睛小小的為自己的作為而辯解,『而且半夜比較沒人吵。』

『早上起來也很安靜,就算晚上有靈感寫東西那為何要一周以上?!難怪你的身體這麼不好。』諾爾倒入剛加熱好的牛奶到阿然的杯子中,也順勢為自己添一杯。

『唔,不是咖啡嗎……』趴在桌上的人聞到不是自己想要的味道有點哀怨。

『不准,連續七天每天至少兩杯,就算我只是個實習醫生也知道這樣太超過了。』

『那,改成一天一杯好不好?』

『怎麼不說不要為了一份報告搞那麼久?』

『……總是會東摸一下、西摸一下,然後不小心延遲嘛。一個星期多找資料什麼的也差不多啊──』阿然從桌面上起身,雙手合掌,『拜託。』

『……想要吃到魚香茄子的話,就把工程壓在一個星期,過了一星期你要這樣搞壞你身體你等著自己下廚。』諾爾不理會對桌上那已經垮下臉皺起眉頭在思考的人,繼續又補了一槍,『今天只有牛奶,不喝拉倒。』

『算你狠。』阿然憤恨的將手上的牛奶喝下去,他不說會其實這杯牛奶暖了他的胃真的很舒服。

 

雖然爭論的內容很無理頭但彼此都妥協了,青年最多只能壓縮在一個星期這種作息,而男子則會包辦那一整周的掃除跟下廚工作。

而那魚香茄子是因為諾爾有朋友在川菜館當廚師,有學上幾道菜,當有一天心血來潮晚餐換他掌廚時煮了那道菜後被阿然封為是心中的第二名,有事沒事就想坳他煮,而發現他的室友愛吃茄子的程度倒是出乎諾爾的想像。

將書本夾在腋下,左手收起那些沒洗還留有咖啡汙垢的杯子,諾爾拍了拍睡著的阿然。

 

「喂,起床了。」

 

但書桌上的人沒有動靜。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第一,這人才剛睡著沒多久在深眠期間;第二,醒了但在裝睡,而諾爾可以合理的推斷是後者因為趴在桌上的阿然的呼吸起伏有點大,比一般睡覺時的頻率還要快速。

這時候該怎麼辦呢?意想不到的是阿然對於諾爾的手藝非常著迷,即使只是一盤簡單的沙拉也可以被他讚賞到不行,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

 

Eric,你不起床我就把早餐拿去餵狗吃。」

「好,我起床了。」裝睡的人立刻從書桌上坐起身子,帶著一絲緊張,匆忙奔去浴室盥洗。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