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Winter,2014出刊預訂:全職同人小說本 喻黃《Those days with you.》

手癢突然想要開工,其實很想要寫寫黃瀨可是矛盾的是我越喜歡的角色就越寫不出來(皺眉

昨天去上班跟同學聊了一下關於他跟他家女朋友的感覺,感覺也像在為自己做坦白(?)

 

(途中)好啦我錯了獅子座應該沒有完全那這麼貼心拉(幹),明明自己昨天說過那一句但打成文章時卻很想駁回。

還是男女有別,男獅子座還是跟女生不太一樣啊。揣測得出女性但男性有點難抓--算了管他的(?)

火神我只有跟你差一天生日我們連血型都一樣但我卻猶豫著該寫你的表性格還是裏性格而糾結了一整個下午獅子怎麼這麼難搞(幹(你


話題歪了,我只是想單純地想寫一寫新好男人的火神君:)

反正不是火爆份子啦,今天只有霸道跟溫柔沒有火爆(?)

*成年設定有,同居有,火神君超溫柔完全性格不對有啦(欸

 

感謝閱讀,請慢食用。

 

嗯,外頭有點香。一股甜甜的,但卻不會讓人覺得黏膩的香味緩緩飄在屋子裡頭。

窩在被窩裡只露出鼻子可以呼吸到空氣的人,忍不住皺一皺鼻子,真的好香。

昨天晚上在實驗室內待的比平常還要久,即使有先發封短訊說自己會晚點回家不用來接他也等他進門,對方還是忙完他的工作然後開著車在時鐘的長針指向十點時把他抓回家去。

回到家中,除了被趕去洗澡,出來睡前餐桌上還有一杯溫熱好的牛奶,這些微小的體貼都暖得讓他忍不住微笑。

明明個子那麼高大,長相也時常被他人誤以為是為脾氣兇狠的個性,可是真的認識他之後才會明白那都只是表面的功夫,其實他的內心卻是無比的傻。

 

房門輕輕被推開,床沿下沉了一些讓早已被那香味薰醒的人知道對方要進來把自己叫起床,但他還不想離開溫暖的床鋪,依舊縮在被子裡不為所動。

蓋在頭上的被單一角被拉開,雖然闔著眼但些許的光芒還是令他忍不住眨眼。

現在肯定時間不早,不然對方不會走進來要叫自己起床。

睡過中午那是很難得的事情,原因不外乎是時差或者是連續熬夜工作的可能性,其餘時間他們兩人早上太陽出來沒多久就會自動起床。

一方面是生理時鐘已經習慣性的早睡早起,尤其是對方身為專業的運動員,保養自己的身體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個沒注意或許就錯失了上場比賽的機會。

 

「起床,別再賴床了。」被長滿繭卻又溫暖的大手撫摩著頭髮,溫柔的讓人不要那手掌離開自己。

「……好累。」黑子哲也蹭了一下那隻手。

 

為了新的研發而與系上教授、學長們一起為這份研究準備好幾個月,最後這幾周是要揭曉結果的時刻,工作量也會比之前還要多,有時候忙到回不瞭家而直接睡在實驗室的經驗也不是沒有,但對方沒有直接的抱怨而是路過時帶不少杯熱咖啡進去實驗室旁的休息室中給他們慰勞,貼心的程度真的讓他人意外。

可是這就是別人誤解他的部分,雖然貼心總是會伴隨著一些霸道。

 

「不是快結束了?今天換你休假但還是不能賴床。」火神大我一口氣連人帶棉被的抱起來,讓黑子哲也能夠從床上坐起身子。

「唔,你幹嘛……?」窩在火神大我的懷中的黑子哲也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樣比較快醒來。」火神大我揉一揉懷中的人的冰色柔髮笑著說:「Morning,雖然快要中午。」

 

被偷親幾下後火神大我將他丟到浴室裡頭盥洗,又剩下他自己一個人時,黑子哲也刷著牙想著那一天的慰勞品。

那天他如果沒有記錯火神大我是有一場比賽的,不過正確的時間他沒有記住,當時實驗的資料早已讓他的腦袋無法負荷容納其他的資訊,而且他相信火神大我自己會有分寸。

早就不是那懵懵懂懂的小鬼頭,這幾年的生活壓力早也讓當年的衝動都緩了一緩,雖然某些部分也將曾經擁有過的夢想也一併被暫緩。

所以當中午的吃飯時間黑子哲也發現休息室內有兩大袋的現煮熱咖啡及一張給自己的紙條上頭非常瀟灑的字跡寫著:『記得吃飯』時,被學長們猛虧都沒能影響到他的嘴角緩緩上揚。

明明自己昨天晚上及凌晨時發簡訊說回不去跟明天午餐會自理,卻特地多跑這一趟過來送咖啡,那個不善表達的笨蛋。

黑子哲也怎麼可能不會知道,實驗室跟球場的方向完全不同啊,就算用順道過來這種爛理由都騙不了他--

--可是很溫暖。真的,很溫暖。

 

從房間出來走到餐桌坐定位,黑子哲也看著在廚房內忙著不知道在煮些甚麼的人而恍神。

他們公寓內的廚房是開放式的,客廳跟飯廳都是在同個空間,只有臥室、浴室還有書房是有獨立空間,給像他們這種的兩人生活還有黑子二號,空間分配上剛剛好。

只是今天沒有看見二號,會不會在睡覺呢?這種暖洋洋的天氣真的太適合躺在被窩裏頭好好的睡覺。

在黑子哲也恍神的時候火神大我轉過身將溫好的牛奶放到餐桌上,又遞上一碗生菜沙拉與剛煎好烤好的荷包蛋、吐司、培根及香腸。

 

「將就點吃,冰箱沒什麼東西可以煮。嘖......等等找時間多跑一趟。」火神大我看著空蕩蕩的冰箱,搔搔頭說著。

「嗯。」

「啊,然後放在爐子上的那鍋晚點放到冰箱,現在還是燙的。」

「好。」

 

一把抓起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外套跟包包,火神大我回過頭對著剛吞下一口香腸的黑子哲也迅速在嘴角偷得一吻,眼睛裡滿滿的笑意。

 

「肚子餓那鍋可以撈一點喝,我走了。」

「別太晚回來。」

「我知道。」

 

當公寓的門關上那剎那,黑子哲也還是坐在位子上細細咀嚼著那份火神大我親手做的早餐。

鍋子裏頭的綠豆湯很香,灑上黑糖的湯汁瀰漫著甜味在整個公寓內,這種暑季喝上一碗綠豆湯能消暑解熱。

這條資訊是某一天黑子哲也上完課後回家時無心提到一句的話。

然後某位應該賽程和練習的行程都不比自己還少,照理來說也是很忙的運動人士卻在上次去超市時多買了一包綠豆跟黑糖,在黑子哲也這幾天忙著做實驗時火神大我也在廚房中研究怎麼煮綠豆湯。

總是在不經意的情況下流露出屬於火神大我的溫柔。

想起高中那一年撿了二號回家,明明是超級怕狗的火神大我卻一直努力讓自己不要再害怕。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就不想要改變自己所厭惡的事物,可是火神大我卻沒有。

過了一些日子在一次的放學練習完後兩人走到習慣的速食店吃著晚餐,黑子哲也隨口問火神大我一句為何要改變,對方那時候在喝著速食店飲料,撇過頭雖然小小聲但在黑子哲也的耳裡是聽的很清楚:『眼神太像了,你們。』然後拿起一個新的漢堡大口咀嚼,不想要再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總是在自己還沒發現之前就先將手放在自己頭上,毫不客氣的揉著,用著堅定的語氣對著自己說:『沒問題的。』

就算淚水積在眼眶中也忍著不願意落下,咬著牙,要帶著大家一起向前進,一個大傻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站在最前方要開路。

嘴巴上說著贏才是重點可是卻是要帶著大家一起邁向勝利的那種贏法,不會放下身邊的隊友要贏就要一起贏。

輸掉比賽很痛苦可是曾經與最有默契的搭檔、隊友們在賽場上揮灑著汗水,輸球的失落也會被沖散,因為一場輸了的賽事會讓他們看見自己的缺失與不足,再接再厲,為下一場比賽而準備。

火神大我的光芒就是如此的耀眼,耀眼卻不會炙熱得讓人想放手,而是溫暖的讓人一不小心就跌入其中。

 

只是,越想要堅持的東西越容易被破壞,這莫名其妙的定律也發生在他們兩人身上過。

尤其是當那高大的身子跪在自己身邊訴說著與他外表完全不相似的害怕時,黑子哲也也不是不明白。

高校的無壓力打球已經度過,沒有學長的陪伴而帶領著下一屆、下下屆的學弟們上場比賽也是已經回不去的時光,在其中發現彼此的心情也不算是意外,但當得直接面對現實中那些無知的未來,他們都徬徨過。

該怎麼走,該怎麼延續?那已經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決定的事情。

相愛是容易的,愛上一個人,想要與那個人分享著自己的世界,想要對方為自己而展開笑顏。

但現實的殘酷是會磨損著名為愛情的情愫,相處的道理卻是一輩子的課題。

 

輾轉輾轉,他們也懵懂的走著,碰了壁、為無能為力的時刻抱緊著彼此痛哭過。

口中說著一定會有辦法的,上頭落下的淚水黑子哲也不敢抬起頭拆穿火神大我的堅強,不想要讓人擔心都將事情包攬到自己身上的傻瓜,怎麼能不心痛?

或許是上天也不忍心再愚弄他們,能擁有現在般的平靜已經是萬幸。

兩個人都有彼此的工作要做,偶爾有排休時能夠出去逛一逛也帶著二號出門透透氣,或者就在屋子裡頭享受難得的休息日。

表面上是火神大我霸道的將黑子哲也拉入他的生活,其實黑子哲也才是那將火神大我緊緊綁在身邊的人,不願意讓那抹光芒再一次消失於眼前。

忘記是從哪邊聽來的話語,雖然星座那檔是他沒有很深入去了解過。

 

如果擁有了一位獅子座情人而你也得到了他/她的心,那你就擁有了全世界。

 

而黑子哲也的世界只不過是火神大我罷了。

火神大我是他黑子哲也的光,而他黑子哲也是火神大我的影。

 

得來不易,而更加珍惜所有。

 

只是火神大我雖然細心但某些部分少根筋的程度也讓人想笑,無論是學校時期或者是現在,都令人發笑。

手機鈴聲在遠方的房間內響起,過了幾秒被鈴聲吵起來的二號叼著手機小步跑到黑子哲也的身邊。

 

『喂?黑子嗎?你有沒有看到--』

「錢包你忘在沙發上。」

『啊,果然,八成剛剛沒有注意到。』

「要幫你送過去嗎?」

『不用,放在你那邊就好。』

黑子頓了一頓,「那晚上我們在外面吃吧,在那家速食餐廳,附近有超市再一起買菜。」

『嗯。我練習完再打給你。Bye!』

「Bye.」

 

掛掉電話,黑子將杯子中最後一口牛奶喝下,也將吃完的餐盤洗一洗放回到烘碗機中,將火神忘記帶走的錢包放到褲子口袋裡,抱起睡醒來的二號來到堆滿資料的書房。

還有一點時間可以準備明天的實驗,就算是休假可是當自己的情人也在工作時也想要自己不要停下腳步。

將二號放在一旁捲起袖子,黑子哲也埋進資料堆中,嘴角的笑容卻沒減少過。

 

現在的一切是兩個人努力而來的,也要更為了『以後的現在』而努力。

 

Fin.

 

 ---------------------------------------------------

 

其實我很少後面也補FT只是我第一次打火神打得這麼糾結(呃)

當時知道跟自己生日只差一天的傢伙然後看著漫畫動畫,我內心只有一句:我似乎看見我自己的蠢樣所以看到火神就很恥。(認真)

也跟前面說的一樣,昨天有點小意外讓我今天很想要打火黑。

結果打到一半想要確認一下事情又發現連血型都相同是怎麼回事(搥牆)

像是再打另外一個我一樣糾結,寫一寫感覺又不太像但又想要呈現出我心中的火神真的他媽的糾結(幹

 

但真的獅子座的情人很貼心啦,不要看我們傻呼呼裝著不在意很冷漠但我們就是悶騷外冷內熱嘛!!!!!(大叫)

 

反正我生出來了(躺) 所以我可以OVER掉火神的生日賀文嗎(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蘋果頭的青蛙
  • 這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超溫暖的(喜
    居然阿www我弟也是獅子(笑
    感覺他們在一起的過程好艱辛 看得我狂揪心(抖
    二號叼著手機小步跑www好可愛
    阿阿 不過我有點小私心 把火神轉換成青峰了O3O
    不好意思 我更愛青黑一點 雖然火黑OK(喜愛度的高低真是="=
  • 青峰跟黑子的互動在我的感覺上會更沉默一點(?
    但都是默默為對方付出的那種ˊ ˇ ˋ
    反之火神跟黑子就一個願挨一個願打XDDD(x)
    兩隊的光跟影都有不一樣的心動吶XD
    我也喜歡青黑(雖然比例上不多) 寫火黑指是很想寫寫獅子座的個性嘿嘿w

    Rakui 於 2012/08/09 09:24 回覆

  • 沈彥伶
  • 真的好喜歡火黑><!!
    雖然有被青黑萌到但我果然還是更愛火黑(#
  • 哈哈,我也是,火黑大於青黑。
    青峰我想我還是保留給黃瀨吧(ry
    雖然現在青峰也吃掉我家火神了(NO啊
    ⋯⋯也想生生看青火但感覺寫不太出來(苦笑

    Rakui 於 2012/10/01 08: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