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莫名其妙就對了(呃

原本就一直放在草稿區(其實草稿區還有四五篇都打到一半##)

想說今天至少要把一個寫一寫,但結果是這種奇怪的結局我我我⋯呃(?

 

應該還要再來描述什麼但肚子餓了,然後也想不起來一開始會什麼會開了這坑( ;´Д`)

當做作者莫名其妙亂寫吧啊哈(x

 

 

當說了一聲再見之後與下一次相見的機會會有多快?或許沒有人會去在意那一兩句場面話,但對於開口說那聲再見也認定此生再也不會與那人相見的黃瀨涼太,再一次相遇到真的讓人尷尬無比。

例如現在,他黃瀨涼太正搭著某班飛機要返回久違的故鄉日本一趟,眼前的機上餐點雖然豐盛但他實在時沒胃口,因為坐在黃瀨涼太隔壁的是他完全不想見到的人。

說他孬、說他沒志氣⋯⋯說多也無濟於事,況且黃瀨涼太也沒有什麼好與他再相見的理由。

他們已經把話都說清,還能再說什麼?

 

**

 

其實黃瀨涼太目前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工作行程在他正式踏入國際模特兒的世界之後變得更加忙碌緊湊,能把握睡眠就得趕緊把握。黃瀨涼太並不是位睡眠品質好的人,但為了工作他也不得不改變,所以當他登上機,放好手提行李到上方的櫃子,立刻把安全帶綁著並拿著外套蓋在身上闔眼睡覺。

黃瀨涼太會醒來是因為空姐即將要遞過餐點,在機上的走道推著餐車,客氣地詢問每一位乘坐的客人們用餐需求,晃來晃去的聲音讓他微微皺起眉頭。

不適應原本是暗著的機艙內突然開啓了大燈,光線讓他沒有立刻張開雙眼,低著頭睡覺的黃瀨涼太瞇著眼睛掃了一下周圍然後⋯⋯很想找遮蔽物擋住自己但那是完全來不及的事情。

黃瀨涼太發覺到坐在他左手邊隔壁的人是位身型頗長的男子,腳上穿的是BRUNO MAGLI的黑皮鞋,西裝套裝是出自RALPH LAUREN的新款,但裏頭配的卻是休閒系的ABERCROMBIE & FITCH短袖,整體來說非常的巧妙的混搭卻很有型--職業病使然讓他忍不住看到衣物就會去回想是否在哪份廣告或型錄上看過,但視線看到肩膀之後黃瀨涼太只想繼續睡覺當沒看到,但躲不掉的事情是推著餐車的空姐已經來他們所坐的這排。

無論是聲音還是他那身上的特有味道,無論距離上一次說再見有多久,那些都讓黃瀨涼太想忘也忘不掉。

 

「您好,請問餐點部分是要魚肉呢?還是牛肉呢?」

「牛肉,謝謝。」

「那另外一位客人請問您要哪一種呢?」

「呃……魚肉好了,謝謝。」

「兩位請慢用餐,謝謝。」

 

看著放在自己眼前的餐點,想著等等還有飲品的餐車會再來一趟,根本就躲不開嘛。

放在自己眼前用白色陶瓷盤裝著的魚肉以及配菜的沙拉、麵包和甜點,從一上飛機就昏睡了三四小時的他,黃瀨涼太發現就算沒有食慾但再不吃他的腸胃一定會跟自己抗議。

當作沒看到吧,似乎也只能這樣⋯⋯噢,對了還有可以看影片!

慢條斯理地將外套拉下來放在膝蓋上並拿起餐巾紙攤開來墊在外套上頭,又拿起座位一旁的耳機暫時掛在肩上,手指點選著電影選單,等到一切都準備就緒後才開始解決眼前的餐點。這一切該是正常不過的舉動卻只是在掩飾著自己的慌亂,黃瀨涼太已經打定主意死都不去理會隔壁的人,把對方當空氣看待。

只是還沒動手開始吃飯,在自己還沒按下播放鍵開始播放電影,耳邊那多年沒聽見的低沉嗓子讓黃瀨涼太的手愣在半空中。

 

「原來你將耳環拆下來了是嗎⋯⋯」

 

黃瀨涼太下意識的摸了左耳的耳洞,原本在那裡的東西已經不在了,只剩下無法復原的傷口在那。

 

「⋯⋯算了,也好。」

 

隔壁的人沒再開口只是默默地吃著自己的餐點,黃瀨涼太放下手也開始他的餐點,但即使菜是熱的但吃進去卻有些乏味。

沈默的氛圍持續到另外一位空姐推著飲品的餐車過來才被打破,當黃瀨涼太正想要開口要一杯水來讓自己清醒點,隔壁的人卻早一步搶先。

 

「兩杯香檳,另外再一杯水跟熱茶,謝謝。」

「好的。」

 

雖然搞不清楚點香檳的意義何在,但黃瀨涼太還是接過了空姊遞來的杯子跟水,不太明白的看著隔壁的人。

後者只是淡淡的彎起嘴角舉起香檳杯對著黃瀨涼太說著:「初次見面,我是青峰大輝。」然後也沒等黃瀨涼太回敬或者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就直接拿起香檳杯一口氣喝掉,像是在泄憤似的。

黃瀨涼太想著這也太有青峰大輝的個性但也太對不起這罐香檳啊這樣的喝法⋯⋯雖然自己現在也沒有什麼心神去品嚐它。

 

「初次見面是嗎⋯⋯」黃瀨涼太輕笑了一聲,「我是黃瀨涼太,指教什麼的就免了吧,但很高興認識你。」

 

然後也像對方那樣,毫不客氣地將香檳一口喝完。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