銜接hello那篇,然後之後還會再有一篇銜接,大概是短短的三部曲吧。

有參入自我流設定在裡頭(並不會影響到人物性格),應該會出現在下篇。

 

是說這篇我沒有標題囧,有沒有好心的提議嗚嗚?

感覺音音這個很搭就拿來用了(x)可以接著下一個(?)

 

一樣定義為莫名其妙區好了。

 

   在飛機上的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到黃瀨涼太太多,以不符合禮節的方式將那杯香檳喝完後兩人就沒有了互動。也好,黃瀨涼太並不想要跟對方多說什麼,而對方似乎也是秉持著相同的想法。本來這一趟回到日本名義上是放休假之外,也是要回家看看父母親以及⋯⋯他有個不大也不小的麻煩被拜託幫忙。

   大概每到這個時期就會被拜託一次,前幾年因為工作的檔期實在是推不開而婉拒,不過今年千交代、萬交代自家的經紀人大姐接工作時放他一馬才脫得了身回故鄉一趟。

   再不回來自己就會被滿滿的信件給淹沒吧,每次點開信箱查信的時候沒有例外總會有一排同屬名的人寫信給自己,但點開來信內都是亂七八糟的文字符號。

   下了飛機戴著墨鏡去排隊等入境海關簽章,但太耀眼的髮色以及時尚的穿著實在是難以讓人將目光不放在黃瀨涼太身上。很多也在排隊等過海關的人窸窸窣窣的交頭接耳,疑惑著是否看錯人,眼前的人是那位國際名模嗎?黃瀨涼太卻想著,自己只不過是職業上是公眾人物,但本質上他也只不過是一般人啊,真是可笑。

   向前遞上自己的護照並將墨鏡取下,帶著淡淡的微笑對著正在檢查身份的海關。

   後者抬起頭看了一眼也回敬簡單的微笑說道:「那位國際名模嗎?歡迎回國啊。」

   「謝謝。」接過已經蓋好入境海關章的護照,黃瀨涼太點點頭向海關道謝,而當他踏上電扶梯至下層前往取行李處的轉盤時,墨鏡早就已經帶上。

 

   不知道哪個人將風聲放了出來,當黃瀨涼太拉著行李正要離開機場內部到外頭招計程車時,還沒踏出去的步伐卻先被外頭滿滿的少女尖叫聲給止住。

   啊,這次是他自己私自回國的,經紀人並沒有陪伴在身邊,外加上也沒有特別通知機場需要保鏢擋人或者是誰來接送自己回家⋯⋯眼前實在是有點小危機啊,黃瀨涼太這麼想著。

   雖然粉絲中除了自己的之外還有另外那個人的也有,但對方大概不會去理會這些小事情吧。

   從出口處走到招計程車處的地方依照平常沒有人時,大約不到五分就能走到,可是現在踏不踏得出去是問題啊,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卻又不想要麻煩到其他人⋯⋯

   其他的旅客們拉著離開前都看了一眼遲遲沒走的黃瀨涼太,墨鏡下的他萬分無奈,正打算硬著頭皮走出去,頭頂上卻多了一頂鴨舌帽。

 

   「是笨蛋嗎?出門不戴帽子。」

   「呃?!小青峰?」黃瀨涼太錯愕的轉過頭瞪大著雙眼看著對方,墨鏡險些滑下。

 

   他不是先走了什麼?不過自己根本下了飛機之後就沒有注意他往哪個方向去,排過海關時也沒注意到,怎麼突然出現了?!

  

   「快點走。」

 

   靠著青峰大輝的身形的勉強檔住在護欄外的粉絲們的視線,護欄外大大小小的相機按鍵聲及穿插著『黃瀨』、『青峰』的尖叫聲源源不絕,就算兩個人都帶著墨鏡,高大的身材都難隱沒自己在人群中。而一離開沒有護欄的區域兩人便以最快的速度拉著行李箱往搭乘計程車處,估計現場還是會有保全會管理那些粉絲的動線不讓她們太過分影響到一般旅客,所以他們才敢衝出去。

   計程車明明該是有很多輛的,孰不知兩人到達招呼站時卻只剩一台車。

   黃瀨涼太詢問司機還有沒有計程車能再來一車,他不知道青峰大輝要去哪邊,也不知道順不順路,若能多一台車這台就先讓他上算了。

   但司機只能回給他一個無奈的笑容說著今天不知道為何人潮很多剛剛還滿多台的,如果要等的話要再等上十幾分鐘左右。

   正當黃瀨涼太轉過身正打算問青峰大輝要不要先搭乘這班自己再等下一輛,後者卻早就將他的行李放到計程車的後車廂中。

 

   「小青峰你⋯⋯」

   「走吧,順路。再不走就走不了,你我都是。」青峰大輝指了指機場門口內那些已經注意到兩個人到外頭的粉絲群。

   「⋯⋯嗯。」

 

   考慮到青峰大輝說的事實,粉絲如果追上了一定是脫不了身,礙於現狀黃瀨涼太只好認命眼前他必須又要跟青峰大輝坐在一起的事實。

   先行進到計程車內,當青峰大輝也坐進來並且關上門時,黃瀨涼太覺得一台車對他的身型來說就已經嫌窄,身旁又多了還比自己更高大的人,怎麼看都有點滑稽。

   司機詢問兩個人的下車地點是哪邊,禮貌上黃瀨涼太先轉過頭示意青峰大輝先講,但後者卻淡淡著靠在椅背上說著:『你先回去吧我不急』的話語就倒回去睡覺,帶著無奈的臉黃瀨涼太向司機爆出了離自己家最近的地點。

 

   「啊,是說可以請問一下你是否是那位國際名模黃瀨先生嗎?」司機開著車透過後照鏡詢問著。

   「是,呵呵。」

   「我女兒還蠻喜歡你的呢,放學回家的時候看到電視上的廣告都會在客廳叫一下,不過本人比較帥。」司機笑著說。

   「啊,謝謝。」

 

   黃瀨涼太客氣微笑一下後就阻止話題的延續,司機似乎也承載過許多客人也懂得坐在後頭的倆人需要一點安靜,並無繼續接續說話。

   車內的氣氛真的安靜得很詭異,但對於現況或許是好事,黃瀨涼太並不想開口說話。從上飛機後一身疲倦感便一直纏著自己,吃完餐點也沒能好好再入睡只是想著那句坐在自己旁邊的人為何要對自己那樣說而感到迷惑。不只有那此,還有剛剛的解圍。

   太多太多的東西攪亂著黃瀨涼太的腦袋,搖搖晃晃車子讓他感到暈眩,反正到家還有一陣子,睡覺吧。

   也像青峰大輝一樣靠著椅背臉面向著窗外闔上眼,疲倦的身體讓他很快就入眠,也就沒看見原本是睡著的人無聲地張開雙眼,伸出手將黃瀨涼太臉上的墨鏡輕輕取下掛到他的胸前衣服上。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