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喘不過氣的咳嗽伴隨著令人抓狂的流鼻水,人生中最想要砍掉自己鼻子大概就是當從喉嚨痛沒有立即吃藥壓制下去後一連串搞得你一整個星期都無法好好喘息的感冒週期。喉嚨痛、咳嗽,最後再來到流鼻涕,距離上次這樣嚴重的感冒似乎也過了一年多,該說你體力變好還是來到國外才兩個多月卻沒有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衛生紙無法離開身邊,熱水壺總是會有熱水,逼不得已立刻吞藥也是常有的事情。突然眼睛掃到凌亂的書桌上有一罐得來不易的川貝枇杷膏,你心想真的太幸運有這罐甜帖,治標不治本,但有總比沒有好。

 

      眼前還是空白到不行的投影片資料,你知道該要快點把單字都查一查免得明天早上十一點的正課你大概又會聽得一知半解。有時候還是很搞不懂自己幹什麼要拼了死命也要做出一番成績,到底為了什麼?捫心自問,其實你只不過是想要得到某些人的肯定罷了,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東西嗎?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這選擇也只不過是限制內下最大範圍的自我空間選擇而已。

      回頭想一想,你接觸到了這麼多來自西方各種不同國家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是課內也是課外,什麼都可能跟你說上一兩句,隨意開啓話題。而你自己到底在幹些什麼?可以聊些什麼?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根本沒有把心拿出去看看世界,還是繼續沈醉在圈子內享受著根本沒有人會幫助你的自我良好現狀?

 

     『沒有人幫得了你,你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樣,你有其他人得不到的經驗,所以你才特別。』

 

      到底你該是要用感謝的心情去看待這句脫離不開自己二十年的話語,還是怎樣?Fuck that shit. 我不想要我不想要我真得不想要可不可以?

      可是你卻不想要認輸,一點也不想要,不想要被看不起,不想要被看扁不想要再一次被遺棄。

      被遺棄的日子已經再也不想要再回去,忍受著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寂寞。

 

      所以只能一直往前跑,也不知道要去哪邊可是只要不留在原地就不會被遺棄,自從那一天起不知所措的你,想來想去只有這個辦法。

      可是向前跑了之後,好像也什麼都沒有抓到過。

 

      不,不可以抓著啊,你時時告誡著自己。因為你緊緊抓住過兩個人,卻兩次都埋葬了難得可貴的情誼。

      所以,你什麼也不會做,偶爾發發牢騷,耍耍笨想讓對方開心一點,做錯事情也不會僵著在那邊,因為你知道你看得出來你總是比其他人在第一時刻還要靈敏而感覺到不對勁,即使會被罵到臭頭、罵道心都碎了,但只要對方心裡好過一點,自己的錯自己擔,不是嗎?你想著。

      然而靈敏的時候也總是會有分心,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意外,你卻有時候想不起來原因在哪邊,更讓人不悅。

 

      明明什麼都知道,卻又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令人厭惡至極,你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的劣根性,無論是別人的事,或者是自己的事。可悲啊,你。

 

      突然間,視窗內閃爍著亮光判隨著音效。

 

     『喂,晚上有沒有約?』

     「沒啊,怎樣?」

     『要不要去喝一杯?』

 

      你遲疑了三秒,眼前還有兩本參考用書還沒看完預定的章節,有一本甚至也只不過翻了第一個章節但連單字都還沒查完。

      內心想立刻奔出去逃離這總是讓人感到煩悶的書桌,不,更明確一點來說哪股悶是來自成天在使用的筆記型電腦。三個多月前老媽對你說的那句話你嗤之以鼻,然後現在卻無比的感同身受。

      到底是誰在自欺欺人?慢性中毒往往比一劑猛帖還來得可怕,那股無形的毒藥,那無色無味卻讓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沈淪此中,渾然不知覺而墮落著,卻為此而感到驕傲。

      你我他都墮落著在那網際網路之中,何得來的驕傲?

 

      所以你開始利用各種管道逃離著,各種方式也好,唸書、下廚、閱讀、聽音樂、運動、出去逛街⋯⋯還有更快速的,再找另外一種毒,以毒攻毒。

 

     「走啊,幾點?」

 

      最爽卻也最可悲是水比酒貴吧,嘖嘖嘴,你穿起外套拿著私人物品,闔上電腦到校舍外十分鐘遠的酒吧去。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