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第一次寫敦(擦汗

時間大概是戰敗後過好一陣子吧(?)沒有特定想寫的日期

對敦這個人其實是角色中我比較沒有什麼起伏的,就淡淡的感覺,食客。然後辰也⋯⋯老實說這兩人根本是我完全應付不來的性格。

不過陽泉場卻真的有讓我動心到,只是抓不到怎麼寫就一直沒敢動筆。參考了一點生日性格,雖然還是有些難下筆但希望大家可以接受這樣的兩人。就算真的性格不對也請見諒啦拜託嗚嗚。都開坑就想把這篇打完不要斷掉(ry 

另外,敦的生日跟我媽一樣,雖然血型沒對上真是萬幸(?),但自從那場後我看到敦會想到我媽的表裏個性(白痴嗎###

 

啊啊,我不知道我在講些什麼了反正就祝敦跟我媽都生日快樂囉!

感謝閱讀。

 

      有時候,不是沒有感情起伏而是無法理解對於正在運轉中的世界,選擇了沈默。

      紫原敦不怎麼感興趣的看著眼前的狀況,如果自己出手那事情可會變得更麻煩,況且他本身的意願也不高,上前幫忙還要花力氣,那還是不要算了,他吃著先前預留在口袋內的美味棒,思考不到兩秒就這麼決定。昨天回家前經過轉角的便利商店剛好遇上季節限定的特別促銷商品,連喜歡吃的美味棒都有新口味,雖然價格上比一般口味的美味棒稍微高了一些,但咬下去的酥脆感,彌漫在口腔內的濃郁滋味,這些卻是不能以價格衡量的美味啊。

      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吃著那小小一根的美味棒,大大的手掌像是捧著最珍貴的寶物一般,紫原敦沉醉在於那酸甜的滋味。今天的他只帶了一條新口味出來,其餘的是之前去賣場買的混合口味限量大包裝特價款。想一想他昨天應該多買幾條才對,沒想到這麼好吃,只買一條實在是太可惜了,今天回家的路上要不要再去多買一點呢?路也是順著,紫原敦這麼想著。

      新口味美味棒吃完眼前的狀況只變得更無法收拾,即使隔了一層網子也看得出來裡頭在打籃球的兩方人馬快要打起來,籃球被冷落在一旁,原本該是籃球與球鞋在球場摩擦著聲響、場外觀戰看戲的群眾大聲呼喊的地方只剩下雙方大聲斥責著彼此,該是運著球的雙手不再鬆開而是緊握拳頭。

      嘛,這跟他目前無關就是了,目前。

      紫原敦打開另外一包帶在身上的洋芋片,咬下後的清脆聲音被叫囂聲給掩蓋,然而他並沒有停止進食的動作,繼續以相同的姿勢看著球場內正互相出手的人馬,直到另外一邊的口袋內傳出了震動以及手機鈴聲的旋律。

      啊,電話終於來了。

      紫原敦以較為乾淨的那隻手先將還沒吃完的洋芋片放在膝蓋上,然後才伸入口袋將手機拿出來,手機的螢幕上顯示著他正在等待的人。

    

      「啊,是敦嗎?可以再等我十分鐘嗎?我被耽誤到一點時間會晚點過去,不好意思。」

      「⋯⋯嗯,小室慢慢來。」

      「不好意思啊,回去的時候在一起去買零食當作賠償?」

      「嗯,好。」

 

      電話那頭已成無聲,紫原敦闔上手機將它放回口袋內,再拿起洋芋片開始食用時原本在球場內原本正在相鬥的雙方現在連一個蹤影也沒看見。

      今天是週末假期的最後一天,平常的紫原敦會睡到自然醒再起床,畢竟沒有平日需要一早起床到學校去也不需要放學後到籃球部活動,多一點時間可以補充平日無法睡飽的睡眠慾。但今天不一樣,更確切點來說這幾週都不一樣,自從與誠凜一戰之後至今這幾個月以來便是如此。週末他會與剛剛通話的人相約到附近的球場練習一陣子,有時候是一大早,有時候是接近中午時刻,結束之後會去附近的商店街走一走逛一逛,然後才互道再見各自返家去。

      紫原敦所屬的陽泉高校籃球部的素質並不差,即使在冬季杯上對上誠凜戰敗,日後的大大小小友誼賽以及正規賽中取得勝利的次數反增不減,高年級的前輩們光榮畢業而整個籃球部也換了一輪,多了很多一年級新血進入也有因為承受不了高三考試壓力而先行退隊的學長,但那些與他無關他並不在乎,誰當了隊長哪個新人要加入先發球員名單內⋯⋯只是,在時間悄悄流逝時他眨眼發現他升上二年級那個人卻只剩下一年的時間在這個球隊裡頭。

      自從那一戰,又是因為那一戰仿佛人生重新洗盤一次,紫原敦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想法,但那也只限於一小部份,對於籃球以及對於那位無時無刻笑著看自己,用像是在安撫自己但語氣中卻帶著不准反駁的意味拉著自己練球的人。

      這次他沒有選擇冷眼旁觀,縱使在他人眼裡他似乎依舊是那個樣子。

      將手中的零食垃圾袋投入一旁的垃圾桶當中,紫原敦從原先坐的木頭椅子上站起來,以緩慢的步伐走到球場旁的洗手台。打開水龍頭將有沾到零食碎屑的雙手洗乾淨,若沒事先洗一下運球的時候會帶著粘膩感讓人厭煩,他沒有帶手帕的習慣,所以他們才選擇一旁便有洗手台的球場當作是假日練習的場地。

      而紫原敦再一次抬起頭時,那晚到十分鐘的人便提著袋子與籃球出現在他的對面,臉上帶著些許無奈與抱歉的笑容對著自己。

 

     「等很久嗎?」

     「倒沒有。」

     「那來練習吧。」冰室辰也將籃球從網子中拿出,帶著愉悅的笑容遞給剛關上水龍頭的那個人,「說好的今天要把昨天沒研究完的動作練習一遍唷,敦。」

      啊啊,好冷吶,連從嘴中吐出的氣都帶著一些白煙。

      秋季的天氣有些微涼,原本還熱著的身體漸漸因風而感到些與寒冷,紫原敦縮起肩膀試著將臉都埋入外套中,巨大的身子做著這種像是小孩子的可愛動作讓原本走在稍為前方的冰室辰也撇過一眼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運動完畢後就算全身在冒汗也不能直接讓皮膚接觸到冷空氣,必須將汗擦掉立刻套上外套穿著,這是以前就被教導的步驟,不能讓身體冷到免得一下子就中標感冒,如果不幸感冒除了養病之外什麼事都不能做。在球場上練習完畢後冰室辰也從袋子中遞出毛巾拿給自己時紫原敦忽然想到小時候參加籃球比賽時教練叫著他與其他小孩子趕快穿上外套,上了國中在帝光也是一樣,進入陽泉更是如此。

      他們一前一後的走在喧嘩的商店街上,縱使是週末的最後一日街道上還是頗熱鬧,或許是因為還在下午時刻,成群結伴的人們嬉鬧著,商家的促銷吆喝聲皆全部混雜在一起。紫原敦並不知道走在自己眼前比自己還嬌小的冰室辰也想要帶自己去哪邊,只因為練完球後那句『敦練成了呢,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陪我去一個地方吧?還有一起去買零食。』就點點頭跟著他的步伐前進。並不是他順從,而是小室在電話裡頭答應自己要帶自己去買零食。

      冰室辰也帶著紫原敦繞進距離商店大街有兩三條外的巷弄裡頭,走著平常不太走的路,後者並不太在意因為帶頭的人會帶自己回家的。從東京搬家來到秋田這區也將近要兩年但對於路況還是無法理解的紫原敦來說只有幾個地方他知道就好了——自己家、學校家、有賣點心的便利商店以及小室的家,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跟著小室在走,理所當然地對方也會帶自己回到原本熟悉的道路上,他並不擔心。

      只是走這麼遠到底是要去哪邊?有沒有點心可以吃?小室到底要買什麼肚子好餓啊⋯⋯紫原敦微微皺著眉頭,運動過後肚子傳來的飢餓感更加讓人煩躁,煩燥得讓人想要⋯⋯

 

      「到囉,敦。」走在前面的冰室辰也似乎也感受到後面那肚子餓得很不耐煩正用眼神瞪著自己背後的大孩子,微微轉過身指著在轉角處的點心屋。

       似乎是新開幕的,紫原敦對於這間店沒有印象,但這跟他無關他只想要吃東西,其餘的事情輪不到他花力氣去煩。

       跟著冰室辰也走進那間點心屋,即使店面的設計採用挑高建築讓整間點心屋的空間寬敞許多,但對於一位身高過於兩白公分的人來說似乎還是有些壓迫感,只是不需要完全壓低身子還真的不錯,紫原敦稍微分心想著。他看見眼前的小室跟著服務小姐確定訂位的資料,那位小姐看到小室嘴角都要翹起來,紅著臉緊張地幫他們兩人帶位到角落的沙發區座位後將Menu遞上就迅速走開,而當事人本人則笑笑地對著自己說不用客氣選想要吃的點心吧。

     

      「但要先吃鹹的才能吃甜的知道嗎,敦?」

      「小室好囉唆⋯⋯」

      「不行,先吃鹹的好嗎?這裡的義大利麵聽說還不錯呢。」

   

      坐在對面的人打開Menu逐字的看著菜單上的菜色,Menu上有些還有圖片可以讓顧客觀看餐點的樣貌是如何,紫原敦還是習慣性先翻到點心區看著上頭寫著點心吃到飽的標題下方滿滿各式各樣的點心圖片簡直在考驗著他的理智線,他才不怕吃不完只怕沒有他想要吃的點心罷了。

      可是如果不先吃點鹹的小室會生氣⋯⋯而且好吃的東西不分甜的鹹的,如果聽話之後小室還會帶自己來吃,想不到三秒紫原敦翻到前面的鹹食區,看著參雜最奇妙內餡的菜色,毫不猶豫地選擇,而冰室辰也並不意外,相處一年多的日子對於敦的伙食習性也掌握八九分,若敦沒選那道菜才會讓他吃驚。

 

      「小室感覺很開心的樣子。」紫原敦沒有遺漏冰室辰也眼內那一抹得逞的喜悅,即使他只露出右眼也一樣。

      「是啊,因為敦有先吃鹹食。

      「才不是這種理由,又騙人了。」

      「那不然敦覺得是什麼理由?」冰室辰也難得反問。

 

      紫原敦直直看著對面冰室辰也的眼睛。

      他並不是傻子,只是很懶、很懶的去想事情而已,無論是他的事情、打籃球的事情、未來的事情或者是眼前這個人的事情。其他人都不怎麼管他但只有這個人會,用溫容的語氣對著自己要求,用哄孩子的感覺還過分地拿著零食誘惑著自己陪他去很遠的地方看很多球賽或者買東西,還有三不五時提醒著自己要做那些事情。

      老實說他本身是個及時行樂的個性,對於小室那種做每一件事情都要考慮再三思幾乎是全方面都思考過一遍的性格,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有點像小赤司的感覺卻有點不像,至少小赤司不會讓人起疑心,但小室做事總是會被自己察覺到異樣⋯⋯明明什麼都不想要管的,可是從那場賽事之後好像不管也不行了,對於他自己,也對於冰室辰也。    

      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那為何還要做出垂死的掙扎?紫原敦一直以來都不懂世界上的人怎麼都這麼愚蠢。他與身俱來的天賦讓他沒有任何的動力就上了球場,因為天生體格就適合打籃球也就這麼打下去了,看著那些怎麼努力越得不到成果的人,他嗤之以鼻,那些都在浪費時間,何必?乾脆放棄不就得了?放棄比什麼都還來得簡單啊不是嗎?當根本就達不到目標時。

      可是那天,即使時間已經過去這麼多些日子那一天在自己眼前哭泣的人對著自己大喊著他的嫉妒他的不甘心,似乎在那天才又認識一次另外一面的小室,紫原敦討厭從他嘴中說出那些讓人想起那群不自量力的愚人的話,卻又對他敢赤裸裸地說出他的內心感到敬佩,兩種心情矛盾交雜在一起——

      ——啊啊,打籃球怎麼這麼囉唆,贏了不就得了。

      那礙眼的淚水掛在小室臉上不好看,小室的臉應該都要掛著笑容才對,只要上場小室就會笑,那就上場吧。

      人生第一次,紫原敦對於『上場』這件事情多了一份執著而不是轉身離開,也不是沈默。


      「吃飯吧,別想了。」

      服務生將兩人剛點好的鹹食遞到兩人面前,冰室辰也並沒有打算要從後輩的口中得出什麼答案,想事情這種事情敦是懶得去想的他知道,只是惡趣味突然興起,看著比自己巨大的後輩皺著眉頭像個大孩子的帶著不耐煩的表情看著自己實在是有趣,但到底是誰才在跟誰玩這個問題冰室辰也從與紫原敦相處後一直對這個問題打了大大的問號。想破頭也沒有頭緒那就算了吧,難得他也想要任性一次。

      兩個人都餓了,當第一口吃進嘴裏那誘人的香味與口感讓雙方都不再交談,先將眼前的食物吃進已經飢餓許久的肚子中。

 

      「小室性格好差。」

      紫原敦將盤中的食物全部都吃進肚子,拿著Menu瀏覽的點心的頁面,帶著抱怨的語氣說著,可是在冰室辰也的耳裡聽起來卻多帶著一份撒嬌的意味。

      「我該說謝謝誇獎嗎?」

      「帶我來這裡還不夠,小室還是欠我一份點心。」對於點心這件事情紫原敦他可是會記得清清楚楚。

      「欸,不能抵消嗎?」冰室辰也拿起Menu上頭的飲品類頁面,苦笑的詢問。

      「這兩回事喲,小室。」紫原敦放下已經選好的Menu,笑得很開心像是偷吃到一顆糖的小孩般,「並不只是這樣而已。」

      

       冰室辰也完全服了眼前的人,幹嘛跟他計較至少今天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不能相抵的賬就下一次在還清吧,這個讓人放不下心的敦。

 

       「生日快樂,敦。雖然還有兩天。」

       「下次還要來⋯⋯吃點心。」

       「好,但要練完球才行。」

       「⋯⋯煩死了。」

 

 

       接下來還有幾次可以『一起上場』?差距一年的他們。

       算了,這對紫原敦他而言有點複雜,反正現在在一起就這樣過吧,上課、放學打球、週末練球還有一起去買點心,及時行樂。

       還有先將眼前的食物吃完其他的以後再說。

    

FIN.

 

我,我原本還想要加一點什麼進去的結果重看一遍還是無解(昏)

不管怎麼樣敦生日快樂啦(r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