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酒精痲痹著神經之外也痲痹著我們所一直忘不掉的傷痛,像是暫時性的治癒著那逐漸結成痂,但最後還是留下疤痕,無法忘卻。

但可悲的事情卻是當我們讓酒精隨著血液流通於全身時副作用卻更是想起那該死的痛,更無法自拔的再一次對同伴說出來那該死的痛,再狠狠傷自己一次。

 

果然,什麼個性什麼情況的人就會聚在一起。無論是剛分手失戀的、正在談著可怕的遠距離戀愛的、還放不下舊愛的或者是害怕到不敢去愛的,我們都傻,傻得只會用酒精來讓自己勇敢地吐出來那股不安,讓夜晚的寂靜為我們開啟愛情吐嘲室的序幕。

是時間不對吧,是時機未到吧,我們總是想把我們最好的付出給對方,卻狠狠被對方賞了一巴掌。

 

都已經論及婚嫁的關係交往兩年多,卻只因為對方無法挑戰才短短半年的留學生活兩人不會相見而害怕而提出分手。

因為上一段遠距離兩年的交往但無法在持續所以分手了,但現任的男友卻與自己也是遠距離關係而有些不安。

無法再與另外一伴繼續相處下去再要出國交換的前夕果斷分手寧願專心於課業。

雖然有欣賞其他女性但知道自己有伴而會對其他女性保持距離卻反被自己女友自首坦誠自己去偷吃另外一個男生而果斷分手。

即使已經交往一年多卻不知道能否渡過長達快一整年的遠距離戀情而一直抱的不安。

對於愛情這兩個字因為周圍朋友的處處碰壁,不敢抱著期待且完全沒有經驗而似乎快放棄愛情兩個字怎麼寫。

 

 

白天我們帶著歡樂的微笑,努力在異國地唸書著 : 夜晚我們則也掛起陶醉的微笑,努力克制住那股害怕,強顏歡笑。

我們都像傻瓜一樣。

 

傻到不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