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伏見猿比古十九歲生日快樂啊(笑) 臨時看到官方推特爆出伏見今天生日(內心無限髒話##但今天根本完全適合伏見啊##但太突然了拉靠)

另外也將世界觀目前的日期帶了出來,感覺還不錯拉(?)還好有一點點小空閒可以打打賀文(欸 並沒有好嘛##

 

設定是⋯⋯因為原作的真實劇情還沒出來只好自己妄想一下了,應該還蠻好猜的(欸

參考生日個性跟自我流推測,所以與事實不符合、OOC狀態的話請見諒ˊ_>ˋ

一起love love猿美吧哈哈♪(´ε` ) 

 

感謝閱讀

 

 

「喂喂,你白痴啊,這麼大聲會破功的啦!」

「欸,那也是八田哥你自己踩到線的啊⋯⋯」

「囉唆,小心一點啊⋯⋯」

「好拉好拉,別吵了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真是的⋯⋯」

 

伏見猿比古聽見在門外那些人正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似乎是準備要做些什麼事情,但今天的他超疲倦,出門去搜集情報差一點誤闖對方陷阱,雖然安全脫身卻多花兩三小時才解決,比預期的時間還更長實在是太沒效率了有待改進。而離開之前還不忘把對方的系統資料搞得亂七八糟作為這一場鬧劇的小小的回禮,嘖,希望那份資料有點用處不然根本虧大啊。

在外頭的餐館吃完晚飯伏見猿比古便回到酒館二樓的休息區躺一下,那裡是草薙出雲特別為組員開設的臨時休息區,有時候懶得回住處或者其他因素都可以上二樓睡一下,不過離開的時候要整理乾淨要不草薙出雲會狠狠揍一頓沒整理的組員,要他們好看。

伏見猿比古打算晚上來分析今天到手的那些情報,似乎是個很有趣的程式不知道破解出來會有什麼令人期待的資料,但不先瞇一下一定會沒精神處理,那樣之後處理事後的收尾動作會延誤到啊,那可不行。

伏見猿比古確定自己睡了好一些時間,他張開眼睛往牆上的時鐘一看,果然將要午夜,再過五分鐘。

他還想要再睡一下,沾上床就不太想離開棉被,只不過外頭那些人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麼,從一樓酒吧區傳來似乎是物品在搬動的聲音,縱使聲音盡量被壓低在說話,但中圖夾帶著笑聲以及那個人的怒罵聲在伏見猿比古耳裡聽起來還是非常大聲啊,尤其是在這種半夜時分,當全世界似乎都進入睡眠時一點點聲響都能被聽見。

不行,那份資料真的太讓人感興趣了,還是立刻起身工作吧。破解完還可以跟那個人炫耀一番,因為那個人絕對不會找這種工作逼瘋自己,以他那不太靈光的腦袋去思考這些事情,多爽。哈,想到那個人的表情就會很愉快。

又摸了一兩分鐘,伏見猿比古才慢條斯理從床上起身,將被子摺好,穿上外套打開門到隔壁的浴室盥洗一番。

滿意自己又有些精神可以動手研究那資料,伏見猿比古帶著興奮的笑容打開了浴室的門。

然後,在踏出去的那一剎那,向後退了一步並用右腳拐住那前一秒向自己出拳頭的人將他給絆倒。

「唔哇啊——!」

再來,一個側身閃過那個人對著自己使出的拳頭,在對方因為慣性定律而向前傾的兩秒內又再一次用右腳向後拐住那個人的腳並將他拉到自己的懷中。

這在搞什麼啊他們,伏見猿比古低著頭看著懷中那個人異常憤怒卻又不敢發脾氣的模樣,糾結在一起的臉根本一付被欺負的模樣,到底是誰在欺負誰啊。

「啊啊啊!可惡連偷襲都沒成功嗎?!」

「八田哥!」

「嘖,煩死了,算了反正我也不覺得這招行得通。」八田美咲認了剛剛要偷襲的策略完全失效而且反被對方壓制住,但今天不跟他計較,這帳下次再算。

「嗯,你們在幹嘛啊,在樓上都聽得見你們的聲音。」

「什麼你聽見了?!啊、沒有,你什麼都不知道⋯⋯」八田美咲驚了一下,隨即告訴自己要保持鎮定,好戲還沒上場不能破功啊。

「嗯——?不過みさき臉上不是那樣講的啊⋯⋯」啊,生氣的美咲真的太有趣了,尤其是逗一下後更讓人興奮,此時此刻伏見猿比古早上出任務的鬱悶一掃而空,心情大好。

 

然後,

 

『リマインド:さるひこ,お誕生日。』


被自己攬在懷中的那個人的電子錶發出已經敲響午夜的提醒,還貼心的附帶著今天到底是什麼大日子。

那個人尷尬的低著頭死都不敢再抬起來,巴不得立刻將手錶丟掉,衝進馬桶裡頭一勞永逸。

呵呵,難道他會不知道樓下在準備些什麼嗎?11月7號,是自己的誕生日啊。

那些在樓下搬東搬西的大概是在準備些什麼慶祝會吧,如同三個月前幫那個人舉辦的一樣,只不過那時候自己狠狠地整了他一頓,這次他想要報復自己吧,雖然手段還是太嫩了。

不過,真是愉快呢。

 

「這時候應該要說點什麼才對吧,みさき?」

「吵、吵死了!還有,死猴子快放開我!」

「不-要-!みさき先說出來才放手。」

「蛤?!不要叫我的名字找死啊你!混蛋!」

「八田哥!伏見哥!⋯⋯」

 

 

 

 

 

 

 

 

⋯⋯

⋯⋯⋯⋯

 

啊,又做夢了呢,夢到那時候還帶著些許童真的年少他們。

伏見猿比古躺在自己住處的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前一刻那一場夢。

夢裡的人似乎很快樂,喧嘩聲、吵鬧聲、鬥嘴聲,仿佛歷歷在目,就在身邊發生一樣。

但現實與夢境就是如此不同。

 

伸手取放在床頭邊的攜帶電話,上頭時鐘顯示著凌晨五點半。

伏見猿比古從床上起身前往浴室盥洗,刷著牙透過鏡子反射看見那一處在左肩骨上那一道被蓋住的印記。

 

那時光已經不會再回來。

再也不會。

 

差不多該上工準備呢,今天不知道會不會遇上那個人啊,唉。

 

 

——八咫烏啊,何時你才只為我一個人指引呢?

 

 

Fin

 

 

 

伏見猿比古君、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