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Winter,2014出刊預訂:全職同人小說本 喻黃《Those days with you.》

充ちるさん的年代別パロディ【腐・木日】這篇整個被打中了,一早醒來就看見兩人撒糖該怎麼辦(笑)

最近在寫英文Essay所以中文語感有點抓不太住,想多先回歸最簡單的寫法慢慢抓回中文語感。

現在如果馬上回去我英文就寫不出來了那我整個就完蛋了哈哈。

 

短短的撒糖篇,畢業很久在上班工作的兩人,外加一點194Q中的兩人感情情節。

感謝閱讀。

 

日向順平瞇著眼睛從溫暖的被窩中探出頭,沒戴眼鏡而不適應找不到聚焦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盯著天花板看。

房間內雖然是暗著可是聽得見窗外的鳥鳴聲,日向順平相信現在時間並不晚,或許更有可能性的事情是他又睡過頭,他明明睡前定了鬧鐘啊,真詭異。

自己習慣性每天晚上拉上窗簾,據說能擋掉夜晚時會從窗戶縫隙中溢進的寒冷。試了幾次的感覺還頗有效果,但卻也造成每當冬季的早晨醒來看見房間內烏漆嘛黑,頓時會覺得時間還早還能再多睡一會兒,就如現在一樣。

今天預計要早起床去附近健身,好不容易放連休假期可以不用穿著西裝打領帶的日子,他可是計劃許久要來貫徹始終。要日向順平這個人放假什麼事情也不做根本不合他的理念。那只是在虛度光陰,有休息時間並不是拿來休息而是做平常因為工作而無法做的事情有了好的時機可以去實行,最重要的是不會被打擾到。

 他的目標就是到公寓附近的球場去打一場籃球,站在久違的三分線上投入最滿意的空心球入袋。

 

已經不再年經的他沒有本錢成為專業的職業選手,而且習慣凡事都往現實面的想法去想的日向順平早早就跟自己說打籃球這件事情是他的興趣、他的娛樂,但不會成為他的正職。

他可以在高中時期帶領著誠凜闖入賽程,也可以在大學籃球隊上跟著隊上的同仁去挑戰更多來自他校的籃球好手,可是絕對不會將籃球作為人生唯一。

就像他人生還有很多事情也在他的眼中是很重要的,例如:他所收集的戰國公仔們。不過現在可以不用再擔憂沒進球一個公仔會被折斷,謝天謝地卻偶爾有些點寂寞的心情竄出心頭,讓日向順平更加感謝在誠凜高校打籃球的日子,因為他遇見好的隊友、好的經理以及一位好夥伴。即使沒有直接有交集他與隊友之間還是會打電話,偶爾約出去見見面喝一點東西吐嘲近日的生活,大家之間的關係依舊好。

那是用錢也買不到的珍貴東西,但是人生沒有錢卻是萬萬不可,畢竟要生存,而且日向順平很早就在規劃未來的方向。

在大學畢業之後日向順平也像大多數的人一樣,投履歷、想辦法進入面試的程序,然後苦苦尋找後進入了一間還不錯的公司一直做到現在。

這樣的人生沒有好與不好但符合自己的需求,未嘗不可,日向順平是這樣想著,卻倒是沒想到另外一個人也會跟著自己的腳步前進,硬是把交集限無限延伸到現在,還多了一層新的關係在其中,人生處處意外果然不是說假的。

譬如現在,在這稍為陰暗的房間裡頭日向順平還是聽得見隔壁人輕聲的打呼聲,手和腳都硬是環繞在自己身上似乎是不想要放棄抓住自己似的不讓自己起床。

怎樣算都不覺得自己有可能脫離枕邊人纏繞自己的方法,日向順平非常乾脆就放棄思考,畢竟原先想要去健身的方案應該實現不了,那晚點等這個大木頭睡醒後在傍晚十分、天氣較為涼爽再去打一場籃球。

順著視線,日向順平將身體轉向隔壁,在沒有眼鏡的隔閡下目光凝視著還在睡夢中的人。

他頭髮是很好看的棕色,每次看見都有一股溫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有很好看的五官,鼻子有些圓圓的,臉頰很光滑的樣子很想要捏下去,而嘴唇連在睡夢中也是輕輕的上揚,有那種很安心的感覺。

這一切讓日向順平很想要親下去,將那擾亂自己思緒的視覺感受給關掉。

其實他也就這麼順著直覺親下去了。

日向順平沒有像對方總是在自己臉上亂吻亂親的搞得自己一身喘吁吁的狼狽,而是直接吻上那嘴唇上揚的邊緣,還偷偷咬了一小口視為是懲罰,只不過他倒是沒想到才做完這兩小小步驟之後會反被對方奪回主控權。

原本在邊緣的輕啄變成炎熱的深吻,原本在兩人之間的空隙被拉近到沒有隔閡,日向順平被吻得腦袋沒轉過來,只有身體隨著慾望誠實的回應對方的反應。

良久,直到日向順平忍不住用手用力捶著對方的結實胸膛,偷襲者才罷手,眼中的笑意不言而喻。

 

「沒想到順平也會搞偷襲啊。」

「呼⋯⋯才、才沒有!是誰偷襲誰啊,而且你人都醒了還不醒來!」

「被情人這樣炎熱的目光一直盯著任誰都會醒來吧,我知道你想我。」

「笨、笨蛋!誰誰誰想你了!混蛋!你這個笨蛋鐵心!」

「欸,跟你說過不要用那個名稱叫我,真的很討厭耶⋯⋯」

「笨蛋鐵心、笨蛋鐵心、大笨蛋⋯⋯唔嗚!」

 

討厭的話語現在的他們可以用別的方式解決了,木吉鐵平二度吻上日向順平時竊喜著。

他想起了高中那一年與海常的對戰,那時候的他們還忍不住在場上吵了一架。

其實在木吉鐵平的心中那不算吵架,只是自己與日向順平這個人的溝通方式比較特別罷了。就像剛成立誠凜籃球部時他也和對方吵了很多次架,有時候是場外吵,有時候是邊打籃球時吵,但最後會因為習慣性的信任感而去接受對方的建議以及回頭檢視自己的錯誤並且作修正。

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的心已屬眼前這個人,但卻又諸多原因遲遲無法將關係移到下一步。木吉鐵平可以盤算很多事情,但對於日向順平這個人他卻只想用最原始的方式與他交往,就是順其自然。當然其中還是忍不住耍了一些無傷大雅的小手段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也有請偉大的監督幫忙勸導的工作,也不算輕鬆但費了些功夫將日向順平拐到手。

現在的日子是木吉鐵平沒有想像過的,但他覺得這樣的世界也很好,定時的上班也有自由排定休假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只要有日向順平在的日子。

第二次的接吻主控者很好心地放走在臉上染上一層紅通通顏色的小傢伙,後者喘得連話都說不清只能用怨恨的眼神瞪著還環住自己、笑得很燦爛的人。

 

「睡過頭了呢。」

「呼⋯⋯才、才知道⋯⋯呼呼⋯⋯」

「可是難得的放假日嘛。」

「笨蛋,放假日很珍貴啊!咳咳⋯⋯」

 

反射性聽見對方嗆到口水,木吉鐵平順順地拍著日向順平的背,也沒錯過他又更紅了滿身的模樣。

好想吃下去啊⋯⋯可是那樣的話就會被唸了呢,真傷腦筋。

那該怎麼辦呢?

 

「既然放假日很珍貴那我們去打籃球吧,我有看到你昨天晚上睡前在擦球呢。」木吉鐵平乖順地說著。

就先滿足對方原先的計劃再說吧,好情人都能忍著,就希望晚上回來對方不要喊累倒頭就睡,雖然不至於沒戲唱而且還能有另外一種趣味在。

「你明明知道我想去打球也準備好要去健身你竟然給我按掉鬧鐘!」日向順平沒逃過對方那笑容中的一抹得逞的思緒。

「哈哈,想那麼多幹嘛。走拉,去打球。還是說⋯⋯」木吉鐵平停頓一下後並湊過身在日向順平的耳邊低聲喃呢:「⋯⋯你想要現在來嗎?」

日向順平忍不住揍了一拳在對方肩胛骨上,喊著:「笨蛋鐵心你給我差不多一點現在還是早上!」後,一個用力便掙脫開對方的懷抱,氣呼呼地離開床上去盥洗,而那臉上的紅暈經過這一連串的折磨根本消不掉。

還躺在床上的人也沒憋住的大笑起來。

想那麼多幹什麼呢,這樣的生活很簡單、也很溫馨,why not?

他木吉鐵平已經開始在期待晚上兩人間的餘興節目了。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ue〝Yukio
  • 喔喔喔喔木日超讚的! (冒愛心)
    老夫老妻模式太讓人欲罷不能了啊##
    太閃太耀眼了(#
    然後說實在的這篇其實看很多很多次了(竟然),但是不管看幾次都覺得會甜到心坎裡去(攤死在地)
    大大真的是寫得太棒了OwO!!!!! (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