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回頭寫以前喜歡CP(但現在可能比較沒再追的)還真的是......大挑戰(ry

而且我習慣有出本的CP就不會再寫文了,怎麼破戒兩次都給あさまっく了(大笑)

簡單短打吧我想,因為點文者要看灑糖所以依舊灑糖,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跟前年的文筆有落差。

小吐嘲一下:從MAC轉到W7系統,連鍵盤打字都不習慣了,整速度超慢的w(誰教你要要玩天翼#)

 

感謝閱讀。

 

 

じゃっく瀏覽著習慣性會去逛的網頁,思考著今天晚上的生放窗要跟在另外一端的あさまる聊些甚麼話題。

毫不猶豫、當然是飲酒窗聖誕夜生放,じゃっく一點也不退讓這次的主題,雖然他倒是不認為あさまる會反對這提議,對方沾上酒後喝起來的傻勁可沒比自己好上哪去。

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無論是聽眾,周圍的朋友或者是じゃっく自己都見識過醉了的あさまる一連串的奇妙舉動。而且說不定會講出什麼可愛的句子,感覺就像是開啟神祕的開關後,あさまる就變成另外一個人,每次都會讓大家笑個不停。

過節就是要好好放鬆一下,即使平日窗他也會開梅酒來喝不過這次可是要慶祝聖誕節呢,當然不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或許又能看見不一樣的あさまる呢,じゃっく壞心的偷笑著

從喇叭傳來的音樂是じゃっく要錄音的曲目,有點難度但對於他來說並不是問題,而且他背後還有信賴的混音師呢。

隔了非常多時間都沒有再上傳曲子,這些日子基本上錄的都是唱碟,能有一天發行自己的演唱CD當然じゃっく是非常開心的,只是他沒料想到會一直持續做到現在。

當年作為小小的來賓與あさまる他們一起錄製了PointFive(.5)的第一張專輯後,已經是超出じゃっく的料想之外,更別說後續與あさまる一起製作了一張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合唱專輯『Gift』。但看看現在,再過一些日子又將出現他們兩個人的CD,這些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想那時候在生放窗上悄悄公布著Gift的消息後立刻看見聽眾們瘋狂刷著米,那還是前年的事情呢。

說道專輯的誕生就不得不提起他們的Com,這點讓じゃっく又想到他與あさまる一起合開的あさまっくらじお,從正式成立到現在也已經度過了三年多,而且再過一個多月就是Com的四周年紀念呢。

沒想到時間過這麼快,快得像是在做夢,一點也不真實。

『但我們走過來了,而且還要繼續走下去。』じゃっく默默在心底想著。

還會有好多好多日子可以與彼此渡過,不只是透過SKYPE也能透過面對面的方式交流。

他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他們,而是在相處的過程中,逐漸成長。

今天晚上要聊些什麼呢,好期待吶,彎起笑容的じゃっく已經迫不及待夜晚的到來。

_______

 

あさまる注意著手機上的時間,在從電車下車後加快腳步前往站外的便利商店購買晚上一定會喝到的啤酒跟零食。

他原本以為家裡冰箱還有,但似乎不巧的被家人們喝掉,想一想反正是要自己喝的就自己花錢買吧,才匆匆忙忙趕快去補足貨源免得晚上會不夠盡興。

果不其然主題是飲酒窗,あさまる一點也不意外じゃっく會選擇這做為主題,好日子就該要好好慶祝啊,不是嗎?不過,兩個人在開生放窗時喝得醉醺醺後說的傻話、做的蠢事的次數,似乎也都讓聽眾們習以為常。另外,可愛的聽眾們還會打打米請求保護者出現保護他們這兩隻沾上酒就整個人賣瘋賣傻的,以免真的再生放窗中不小心說出了些驚人的話。 

其實,聽眾們都很寵他們兩個人呢,あさまる想著,溫柔的讓人覺得被保護得好好的。有時候會覺得能有這些聽眾真的非常感謝,無論是從一開始就陪伴著他們或者是新加入的朋友們,在聽眾們的保護網下,他與じゃっく才可以這麼安心的在生放窗中聊天,當然,還有喝酒了。

回憶起偶爾打開時光機去聽前一晚自己到底喝醉成什麼樣子,あさまる聽見自己那已經是胡言亂語的發言都忍不住害羞。原來自己可以這麼放心的在這些人面前喝那麼多還賣傻起來,那種安心感真的很奇妙,雖然也很不好意思那些替自己擔心的每個人。

 從便利商店結了帳走出來,現在走回家應該來得及洗個澡、醒醒腦。嗯,這次不會再像前幾晚到家就不小心睡著的,あさまる提醒著自己別再犯同樣的傻事,至少也不要在這一天上犯傻。

在走回家的路上あさまる想起了一件事情,前一些日子吵得沸沸揚揚的『末日說』兩天前過了,雖然他也沒相信過會有這種可能,不過那個問題卻成為前些日子的聊天話題。沒話題就從這點開啟,大家講一講自己會做些什麼然後對著彼此大笑一番後乾一杯,讓聚會的氣氛更加熱絡、更有趣。

但有一天下班後跟同事聊天聊到這個話題時,あさまる還蠻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一方面是對方也回答蠻嚴肅的,另外一方面……因為不覺得會發生所以也不想去考慮,可是實際上あさまる還是會害怕如果哪一天無法再與相識之人相遇,該怎麼辦?那真的很可怕。

見不到家人也見不到朋友,在生活周圍所認識的人哪一天都變得無法再見到面該怎麼辦?這個問題啃食著あさまる的腦袋,只能透過苦澀的啤酒沖淡掉那份害怕,帶著尷尬的苦笑,あさまる沒有正面回應那分『如果』。

人生中沒有出現『如果』的,嚴格上來說也只有兩種:有與沒有,看大家相信哪一方罷了。

あさまる寧願相信這種『如果』不存在,因為他好不容易才擁有『現在』,寧願把握現在也不要去猜測『未來』。

他很擔小沒錯,可是與其在這種事情上去揣測還不如將眼前的日子過好,あさまる覺得還是後者比較重要。

況且,他還想要再跟じゃっく一起開創更多的可能性,去挑戰更多不一樣的音樂曲風呢,怎麼能因為一件『世界末日說』就放棄了呢?

從一開始他與じゃっく的初次見面、開啟了共同生放COM、出了各式各樣不同曲風的音樂類型以及因為錄音所需而不減反增的見面次數,這些都是幾年前あさまる不敢想想像的。

可是他們卻做到了,一步步挑戰著自己的極限,試著從原本保護好自己的圓圈圈,向外踏出去。

即使是一小步,那也是他們兩個人皆嘗試過的。

而且,他們還會再繼續走下去。

想著想著,あさまる便走到自家門口了。

在開門前在家門口先發了封短訊到じゃっく攜帶電話上,說著自己『平安到家,會洗個澡再上線,晚點見』以免對方又以為自己犯傻睡著進入森林或者在暖爐前,才從自己的大衣口袋中掏出自家鑰匙,打開門進入。

而在關上大門那一刻,あさまる收到了對方的回訊,連鞋子都還沒脫就站在玄關門口看完那一句短短的訊息,臉上的笑容散不去,那股打從心底期待的愉快心情又再度染起。

まるたん,不要睡著!(*´▽`*)

嗯,不會睡著的,因為與じゃっく約好了今晚要一起開飲酒窗慶祝聖誕夜的來臨,所以會記得的。

收起手機到口袋裡頭,あさまる將剛買來的啤酒連同塑膠袋暫時放入冰箱二度冰鎮,千交代萬交代家人別偷喝後,帶著愉快的心情上樓打算洗澡。

呼呼,不知道今天晚上會有什麼情況出現呢,好期待啊。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