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Winter,2014出刊預訂:全職同人小說本 喻黃《Those days with you.》

取材『相愛相殺』三十題:HERE

末日梗第三篇,但我沒打跟末日有關(ry 只是單純想表示我眼中這對CP的相處模式,因為我一開始沒打中這對阿。

好久沒有這樣一口氣連打點文了,感覺還不錯下次還能再來試試看(笑)情人節好了!

其實我以為我第二篇RotG會是兔冰說(還躺在草稿夾),結果阿殘點了PJ這對,對我而言有點挑戰性XD

依舊簡單短打(但幹為何又爆字數了我不懂|||)有前後穿插的劇情(我有盡量分隔了嗚)可能要分段慢慢看?

不確定讀者們能不能懂我的意境但我會加油的(淚

阿殘快簽收XDD

 

感謝閱讀。

 

 

Jack Frost茫然地看著那在自己眼前不到一公分的細長手指,並不曉得對方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卻更在心底深處對於自己這一趟來訪感到不值。

 

戰後他對於Pitch Black在南極對自己說的那一番話一直忘不掉,無論何時何地都會讓Jack Frost想起來,導致嚴重影響到他作為守護者的工作職責。

他才剛被接獲這份偉大的責任,而且他發現他也想要好好保護著每個小孩們的寶貴笑容,卻因為那三言兩語搞得有時候會在工作上出了差錯。雖然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可是接二連三地出狀況也讓Jack Frost清楚認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分心下去。

所以趁著南北季節的暖秋時刻,他決定去找Pitch Black談談。

只不過Pitch Black比自己想像中的還難找,每一條線索似乎都讓他抓不到那個人的足跡。

原本想試著從人類的恐懼中去賭一把Pitch Black會不會現身,但總是都撲空,而且Jack Frost根本就沒辦法放下那些做了噩夢的人類,總是想辦法補救希望對方醒來時能夠發現那些恐懼不足為其。

Jack Frost找了好幾日都沒有結果,最後他實在是沒有辦法,飛到樹上站在上頭無奈的看著皎白的月亮神,想著到底還有什麼辦法能夠讓自己找到Pitch Black。

原來要找到一個想要見到的人這麼困難,很想要繼續抱持著希望找到他,可是,當自己找到後呢?又能改變得了什麼?Jack Frost們心顧問也知道,他想要知道的問題都沒有答案,因為那個答案只會讓他所守護的小孩子們全部被黑暗吞噬。

忽然月亮被一陣烏雲覆蓋住一半,光線暗淡了些但還是照到了Jack Frost半個身子。

Jack Frost抬著頭苦笑著,這麼明顯的答案他當然知道,即使月亮神讓自己成位新的守護神但也不能控制守護神本身的意志吧?他的職責是守護著小孩子,但不代表自己不能被黑暗啃食,找到平衡就行了。

遲遲不敢做這決定是因為Jack Frost沒有把握,他沒有把握能夠把握好兩者之間的平衡,導致自己兩方都做不成。

可是,沒試過怎麼會知道呢?

解決這一切矛盾的鑰匙本來就掌握在自己手上。

Jack Frost想一想,大概知道該怎麼找到Pitch Black。

 

所以他人才會在這冰冷的洞窟中,摀著被拉傷又受到撞擊後較為嚴重的左肩膀,憤怒地看著那舉著手站在眼前看著自己的Pitch Black。

 

自從那晚,Jack Frost便知道會在哪邊找到他一直找不到的傢伙,果真他真的在冰窟中找到了被黑暗包圍著的Pitch Black。但任由自己如何呼喊、如何說話那層黑暗卻半點都沒消失,對方似乎沒有聽見自己。Jack Frost也發現這件事情,他輕輕飛到那團黑暗的上方,試圖想看到底對方在不在裡頭。

沒想到他左手才剛碰到那團黑暗,整隻手便被緊緊抓住,Jack Frost那一瞬間想要透過冰杖發動攻擊脫離,可是想到那樣的話這一切的努力便會白費。他乾脆將冰杖丟到一旁去讓四肢都被黑暗吞噬,可是嘴巴上卻不忘記喊著Pitch Black的名字。

喊到喉嚨啞了開始疼痛連被抓住的手腳都開始痲痹痠痛,那股黑暗才逐漸淡去,可是在消失的那一瞬間卻將Jack Frost重重摔上冰窟的牆面,在撞擊過後順著牆面滑落到地面上。

雖然他已不再是人類,可是受到的衝擊力依然讓Jack Frost痛得皺起眉頭。

無力地靠在冰牆上,Jack Frost吃力地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Pitch Black,心裡那一陣憤怒與不爽讓他難以接受竟然會受到對方的攻擊,明明自己是來找人的卻被搞得成傷兵,慶幸現在是他的休假期間可是這簡直是莫名其妙。

對方走到Jack Frost面前,蹲下腳步,舉起了他的左手到他的眼前,止住不前。

這一連串事情搞得Jack Frost一頭霧水,他不懂Pitch Black想要做些什麼,他不懂這些事情的意思是什麼,他只不過是來找這個人想要談談而已,這麼簡單。

時間似乎凍結了在那一剎那,兩方都沒有人有近一步的動靜。

Jack Frost想要開口,而當他抬起頭看著對方時卻說不出話來,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看見對方漆黑的眼睛當中藏著更多他讀不出來的情緒在裡頭,嘴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但在Jack Frost眼中那笑容看起來實在是很討人厭。

要笑就笑得開心點,那笑起來卻像似要哭出來的樣子,真的讓人厭煩。

「你⋯⋯」

「沒想到你又來了啊,Jack Frost。」Pitch Black抱持著同樣的姿勢,帶著笑容說:「真令人意外。」

「你搞什麼鬼?莫名其妙就開始攻擊是怎樣?」Jack Frost不甘心地回嘴。

「嗯⋯⋯見面禮?」

「去你的鬼見面禮⋯⋯唔嗯!」一瞬間來自右肩膀的強烈疼痛讓Jack Frost哀嚎了一聲。

三度撞擊的右肩膀讓Jack Frost無力扶助原本受傷的左肩,兩隻手臂都癱軟在身邊,毫無力氣能在短時間舉起。

「嘴巴這麼壞該受到懲罰啊。」Pitch Black滿意著眼前的情況,笑著更燦爛。

原本在Jack Frost眼前的手指緩緩移到他的右臉頰,然後他便被Pitch Black輕輕地撫摸著。對方的手掌傳來給自己的不是溫度,而是一陣一陣傳遞而來的恐懼感,讓Jack Frost摸不著對方到底在想些什麼,而只能保持這樣的姿勢任由誰先打破這份僵持。

相信著對方不會拿自己怎樣的自信心,Jack Frost從原先的憤怒、不安、無力到現在只是很平靜的看著眼前的Pitch Black。老實說他累了,因為稍早之前那一陣莫名其妙的攻擊,疲倦感緩緩從腳趾間開始緩緩竄上,眼皮開始痠痛有些睜不開。

連原本讓他恐懼的手掌心也在疲倦中顯得溫柔,Jack Frost確實感受不到體溫,但如果彼此都是人類的話,他會說他確實感受到Pitch Black傳來的黑暗中帶著一絲的溫度在其中。

在快要闔上雙眼的那一刻,他看見對方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不解、困惑以及害怕。

他在害怕什麼?真是奇妙,明明是自己該要害怕的,結果角色顛倒了呢,Jack Frost笑了出來。

這一笑也讓他動到全身帶著傷痛的部位,痛得他忍不住呻吟,但更可笑的事情是,Pitch Black在聽見笑聲的那一秒移動他的右手,換作緊緊勒住Jack Frost的頸子,但著不甘的語氣說著:「你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人到底在做些什麼Pitch Black一點也不懂,從踏入那一刻,喊著自己、受到攻擊也不回擊而且白痴地丟下自己的冰杖在一旁只在那邊笑著。

試著用自己的黑暗力量吞噬著對方,Pitch Black以為受到這麼多攻擊後Jack Frost會竄出心底的害怕,只想要快點打發他走人所以攻擊也毫不留情。撫摸上他那慘白的臉龐,用著眼神以及從掌心傳遞出的力量要抓住對方恐懼的心情進一步讓他退縮、離去。可是這一連串的行動一點也沒有效果,反而還讓對方的恐懼感逐漸消逝,留下來的,是Pitch Black不敢去猜測的事情。

Pitch Black害怕了,眼前的Jack Frost到底在打些什麼主意?明明冰冷的他為何也能傳遞給自己一股他早已遺忘的溫柔?為何他的眼神中不是害怕,更多是對於自己的信任?這哪來的自信心讓他可以對自己這麼放心?

Pitch Black試圖趕走那些迷惑自己的想法,只要對方開始害怕就沒問題了,沒錯,只要對方眼中有恐懼⋯⋯所以他勒住了Jack Frost纖細的頸子,緊緊的,快將指甲都深入對方當中卻不曾見任何變化。

Jack Frost不在意從頸部傳來的刺痛感,他真的很累,很想要睡覺,但似乎快達成他的目的讓他忍不住在這種情況下又挑釁起對方:「⋯⋯真是寒心,特別來找你,而你卻是這樣對待我呢⋯⋯咳咳⋯⋯」

誰叫他是調皮的惡作劇大王,讓對方氣得說不出話來可是他最拿手的絕活呢。

「⋯⋯再不放手我真的就要睡下去了喲,咳咳⋯⋯」

「你⋯⋯唉⋯⋯」

似乎是認了對方早就下定決心要來找自己,Pitch Black很乾脆的放下手,依舊保持原來的姿勢,靜靜地看著闔上眼的Jack Frost在喘息著。

眼前的人,仿佛像是以前的她一樣,堅強、勇敢、即使在恐懼當中也不放棄希望,正視著恐懼而不逃避,還想要挑戰它。

在Pitch Black策劃著要全世界的孩子都要相信自己的存在時,他的對手是眼前這個人Jack Frost。其他人他並不看在眼裡,但對於這位新的守護神,而且是根本就只是個愛惡作劇的人卻也能能成為讓孩童們相信的,這些讓他感到不甘心。

嫉妒與憤怒充斥著他的想法,想著只要破壞那些節慶讓孩童們不再相信他們,讓孩童們的夢中都有著自己的身影就能讓他們相信自己是存在的,Pitch Black以為自己是正確的,直到被那群守護神以及相信著守護神存在的孩子們打敗才逃離這一切。

Pitch Black還是不甘心,他打算再一次策劃更恐怖的行動,讓全世界的人都再一次恐懼自己,只有這樣自己才有生存的價值。

可是,當他再次回到他的地下堡壘中,卻發現有一個保存牙齒的盒子遺落在角落邊。

微微發著光的盒子誘使著Pitch Black撿起來,而在他看見上頭那小孩子的照片,愣住,然後想要找回記憶的心情讓他忍不住打開來一探究竟。

Pitch Black看見了孩童模樣的自己,也看見了逐漸長大後的樣子。各式各樣情況下的自己,以及再也沒看見過的、『她』的笑顏。

在盒子關上的那一刻,Pitch Black無法克制地放聲大哭。

為什麼他要被大家怨恨?為何他要被他們害怕?為何他們不相信著他?為何他要背負著這份不見光的職責?Pitch Black無法理解。

他只不過是受不了獨自一個人、想要找些人陪啊。

感受到自己所遺失的是什麼,Pitch Black離開了保壘,漫無目的地走在這世界間。哪裡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那不如就這樣一個人吧,他想著。

他的工作還是得做,偶爾放出自己的力量到孩童們的床底下,但並不持久,一下子又離開了一個區域換到下個地點。

最後他累了,躲到遙遠的寒冷極地藏著,這裡不會有任何人也不會讓自己打擾到他人,或許是唯一能容許自己生存的地方。

然而,讓Pitch Black意想不到的事情是,Jack Frost那曾拒絕自己提議的傢伙卻事後跑來找他,而且又再一次把他的世界搞得一團亂,連同他的心也是。

 

輕輕揉著Jack Frost的白色頭髮,比想像中還要柔軟的觸感讓Pitch Black忍不住想起『她』。

「呵⋯⋯原來你也有這麼溫柔過啊⋯⋯咳⋯⋯真是想不透⋯⋯」Jack Frost沒有張開眼睛,但從Pitch Black指尖他確實再一次感受到溫柔,嘴巴不想放過任何吐嘲對方的機會,忍著疼痛也要說出來。

「你不知道的可多得呢,嘖。」

「是嗎?⋯⋯咳咳、那拭目以待啊⋯⋯Pitch Black。」

「別再說話,吵死了。」

「是誰把我打這這副模樣的,嗯?」

「⋯⋯」

「⋯⋯讓我睡一下,別吵我。」無法支撐住意識的Jack Frost放任自己在這種情況下進入夢鄉,也不想管後續會有什麼情況,現在的他很累。

反正他相信Pitch Black會想辦法的,畢竟是他的錯,對吧?

那就安心地睡吧,會有辦法的。

Jack Frost相信自己能夠平衡得了兩方的,這是肯定句,而且他會做到。

 

 

將昏睡的人抱入懷中,Pitch Black將他調整到一個適合睡眠卻不會傷到傷口姿勢,自己則靠在到冰牆稍作休息。

算了,看這小子醒來後到底想要幹什麼吧,Pitch Black看著Jack Frost睡著的臉龐在心裡想著。

 

只是,當你再一次接近我,那我只好毫不猶豫的吞噬著你。

這是你所選擇的路,而我也沒有辦法控制這股慾望。

我可以試著為了你而控制,但我的要求只有一個,

 

只要你陪在我身邊。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微風
  • 好吃超好吃ww這麼久才發現這裡有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