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Winter,2014出刊預訂:全職同人小說本 喻黃《Those days with you.》

在水深火熱的課業地獄之中我還是趕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多多良生日快樂and情人節快樂(爽臉)

爽快地破了字數,非常爽快地打了一整個晚上,非常爽快地等待P網收圖收到手酸(耶)

第一篇【尊多】文,但比較偏向是【幹部組】,希望這樣的他們大家會喜歡喲,第一次寫還是有點緊張(乾笑)

如果有任何的建議指教,或者是心得感想都可以跟我說,這裡或者噗浪都可以,尊多萬歲~

那麼,就先這樣吧,我得回去寫報告了(淚) 真的報告太緊湊了,這幾個月發文時間很不規則嗚嗚。

 

感謝閱讀。

 

 

〖十束多多良 part. 〗

 

      其實十束多多良自己也沒有想過當他一聽見對方的名字時會如此激動,更沒料到未來將會與這個人形影不離直到生命的盡頭來臨前。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正在找尋一個方向,確切是要找什麼他不確定,可是那股壓住不住的煩悶心情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而在沒有方向的情況之下,十束多多良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總是會有一天會找到的,他堅信著。

      似乎就被他料中,當他開始在養父的照料之下一天比一天健壯,也來到要念國中的時刻,也是在學校內從同學的言論之中聽見那個人的名字——周防尊。

      第一次從同學們的口中聽起那個人總總事跡時似乎也造就了十束多多良這輩子無法將對方從自己心上捨去的頭號人物,幾乎是在聽見情報的第一刻就想要衝去找到對方,可是回神過來想一想手頭上一點情報也沒有,連對方在哪邊也不清楚,貿然抓路人問還不如先從同學之間多收集點情報再去找對方。

      想了一想自己的策劃沒有缺失之後,十束多多良就會在下課時間之餘和班上的同學或者其他班的同學探情報,希望能從同學們的言論之中找到關於『周防尊』這個人的蛛絲馬跡。 

      好在他本身給人的感覺很無害、很安心,人品也在學校內有一定的尊敬,只是有時候會脫線一下,但大體而言是個相處會很舒服的性格。所以同學們也只是當他對這類的八卦很有興趣,也沒有太多疑慮便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一告知十束多多良。

 

      在終於收集到不少有力的情報之後,才是十束多多良正式踏上找上對方的行動。他特意找了一天學校放半天的假,背著書包搭上公車到對方所就讀的高中去蹲點等人。

      一路上十束多多良難掩興奮的心情,抱著開心又期待的心情坐在巴士的雙人椅上,等待下車。他沒發覺自己的眼神帶著無比的歡愉,想要立刻衝下公車去找對方。

      而當公車終於來到高中門口,十束多多良快步地下公車,來到學校門口附近,思考著要用什麼方式去找到對方的時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從思考之中回神過來。

      是三名他不認識的人,但卻是穿著那所高中的制服。

      穿著制服人卻不在學校,再笨十束多多良也知道對方會是什麼角色,可是他來的目的還沒達到,他不想要浪費這個機會,這個或許能夠見到『周防尊』的機會。

 

      先發制人,十束多多良先行開口:「你們是那間高中的學生嗎?周防尊是不是在這裡唸書?」

      那三個人看著彼此再看著眼前比自己個子還矮小、穿著國中制服的小鬼頭,一點也客氣地大笑說著:「什麼,又是一個來找那個傢伙喲。真是笑死人了,連你這樣的貨色也敢來挑戰嗎?小心命不夠活啊,哈哈哈。」

     「不是,我不是要來挑戰他的。」

     「噢,那你這個不在學校唸書卻來這裡鬼混的小鬼頭要找他做什麼呢?」

     「見他一面。」十束多多良認真地回答著,「要見周防尊一面。」

      三個人面面相識,又再度大笑,嘲笑似的像是剛剛聽見一個超級好笑的大笑話般。

      看著眼前的狀況這三個人似乎對自己不會有什麼幫忙,十束多多良想說乾脆轉身離開因為他的時間快不夠,沒有回去家裡的人會替自己擔心的時候,忽然對方笑夠了回他一句話:「好,我們帶你去見他,去見見你說的『周防尊』。」

      「呃,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但不能從正門,得從別的地方過去。想見他就跟上來吧小鬼頭。」三人組的老大笑咧開來,轉身邁步。

      當然沒安好心的,只是這個小鬼看起來一副就像是個傻瓜般,不知道尊老大會怎樣解決這個小鬼頭。他們可只是想看好戲的,可不是因為這小子的傻勁而被洗腦著,只是看看這個不自量力的傻小子到底見到面後要做什麼罷了。

      十束多多良也不是太傻,可是相信眼前這三個人並不會騙自己並且會帶著自己到那個人面前驅使著他跟著他們三個人的腳步走著。

      如果有事情再說吧,反正總是會有辦法的,他一直這麼認為的的。

 

      果真如那三個人所言讓自己見到那個名為『周防尊』的人。

      頂著一頭赤紅色亂髮的男子,雖然身上穿著高中校服卻影藏不了那一股讓人無法輕視、如同王者般的氣勢。雖然對於眼前的現實一點也不在乎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這個人卻會以他的方式照料他所想守護的人們,他不是個暴君,而是一位正在等待時機的King。

      這個人,這個人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十束多多良肯定他沒有看錯,就是眼前這位『周防尊』,自己的方向就是指向他,別無他人。

      對方的眼神中帶著些許的疑惑,但卻沒有表示任何的不悅,只是搞不太清楚眼前這位小鬼頭怎麼穿著國中制服就跑來找自己吧?十束多多良如此想著。

      不知道為何他就是可以感覺到周防尊的情緒變化,沒由來的。

 

      帶著些許尷尬但更多的是像發現了寶物般歡喜的心情,連思考也來不及思考妥不妥,就直接衝著周防尊說著:「啊,初次見面你好,我是是十束多多良,是要成為King你的臣子的人。」

 

      終於,讓他找到了,找到他的『方向』,而且他不會放開手的。

 

/

 

      想起來對方傻愣的表情還歷歷在目,十束多多良回想起來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抖動的身子連帶也讓大腿被當成是枕頭的周防尊注意到前幾時睡著的人終於睡醒來,而且不知道為何在笑些什麼,可能是做了一場好夢吧,之類的。

 

     「醒了?」

     「嗯,醒了。」十束多多良從棉被中探出頭來,向上看著坐在沙發的周防尊,依然停止不住笑聲。

     「做夢?」

     「不是,但也算是吧。夢到了第一次見到King的場景,看見傻住的King真的很有趣呢。」

     「嘖⋯⋯」似乎也是想起來最初見到面發生些什麼事情,周防尊一點也不想要繼續討論那個話題。誰叫那說出那番話的人竟然會直接在那種場景開口,任誰都都會錯愕的吧?

     「不過呢,還是很開心King沒有拒絕呢。」十束多多良闔上眼睛,繼續說著:「感覺你就會願意答應我呢,只是一直拖到那一次不小心進醫院才促和這件事情⋯⋯那還好我有進醫院呢,不然就不能跟King在一起當你的臣子了。」

     「你傻子嗎?」周防尊忍不住輕敲了對方的頭,「再進醫院試試看。」

     「好啦,至少現在沒有事情啊。King是在擔心我嗎?真開心。」

     「哼⋯⋯」

 

      周防尊輕輕地撥開散亂在十束多多良前額的頭髮,不著痕跡地檢查剛剛被自己敲的地方有沒有出現紅種。雖然有手下留情,但搞不好還是會腫起來。要不是他又亂說話不然他才不會敲呢,真是的。

      小小後悔自己剛剛動手太快,周防尊乾脆從口袋中摸出他的煙和打火機,點燃一根,淡淡的抽著。

      對於周防尊的動作十束多多良沒有什麼顧忌,一切就該要如此般地自然,也任由對方對自己敲弄,反正他是King的臣子,King想做什麼就給他做什麼吧。

 

      因為這麼溫柔的King怎麼捨得放手呢,對吧?

      真是三生有幸讓他遇見他的方向、他十束多多良所存在的意義。

 

      「吶,King,陪我喝一杯咖啡吧。」

      「嗯?」

      「咖啡啊。是說King你已經很久沒有喝咖啡了對吧?這幾年看你都只在喝酒呢。」

      「嗯⋯⋯」

      「所以陪我喝咖啡吧!草薙哥也是,一起來喝咖啡吧。」

 

      十束多多良從原本躺在對方的腿上坐起來後,大大的伸個懶腰後,站起身子拉著熄掉手上才點著不到一分鐘的香煙的周仿尊拉到吧台前的高腳椅坐下,帶著一股睡完午覺的清爽感,對著眼前兩個人燦爛一笑。

 

      「結果一起喝咖啡還不是由我來泡,真是的⋯⋯」草薙出雲無奈的笑出來,他走到偏角落的櫥櫃中拿出咖啡豆,然後將咖啡豆倒入研磨機中,「因為臨時起意,所以得先等咖啡豆磨過才能泡,再等等吧。」

      「當然沒問題。」十束多多良舉起招牌的剪刀手,笑了出來。

      「只是怎麼突然想要喝咖啡啊?」

      「因為我有很多種興趣啊!」

      「⋯⋯嗯?」周防尊略帶疑問的看著坐在自己隔壁的人。

      「其實是前幾天在找資料的時候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單詞解釋。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但聽起來很有意思。」

      「那跟喝咖啡有什麼關係?」

      「就是咖啡的英文『Coffee』啊。」十束多多良拿出終端機輸入了【Coffee】在畫面上,遞上吧台繼續說著:「你們看,『Co』表示『一起』的意思,『ff』表示『兩個真正的朋友』,而最後的『ee』則就表示在一起『enjoy』。跟朋友一起愉快地喝咖啡,不是很棒嗎?」

      「真虧有人能想到。」草薙出雲忍不住笑出來,看見旁邊的咖啡已經研磨好便起身去泡咖啡,留下兩個坐在吧台前的人。

      「King不想喝嗎?不想喝也得要喝喲。」

 

      周防尊雖然皺了眉頭,但最後還是點了頭沒有說話,但也算是給對方一個回答。

      見狀,十束多多良笑了出來,舉起左手戳了戳周防尊的額頭,說著「一直皺眉頭的話King會變成老公公喲」然後從戳變成輕揉,想要舒緩周防尊的情緒。

      後者也任由對方去,反正他也從來沒有搞懂過眼前這傻瓜想要做些什麼,總是會出其不意的冒出奇奇怪怪的想法,拉著自己去做。

      反正只要他不要再度受傷就行了,其餘的都無所謂,周防尊是這麼想著。

      只是,忽然竄出來的不安讓周防尊忍不住多看一眼眼前的十束多多良。

      感覺,他似乎隱瞞了些事情,不願意說出來的事情,而且這一次是會造成大麻煩的事情。仿佛下一秒就會離開這個地方飛到另外一個遙遠的地方去,不會再見到面似的。

      周防尊意識到自己的不安感而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舉起手抓住了原本在揉自己額頭的那隻手,透過那隻手的主人的瞳孔映入自己難得瞪大雙眼的窘態,一瞬間放開了對方的手,搔搔頭對著十束多多良說著:「最近小心一點,不要單獨出門。」

      十束多多良看著自家的King認真地對自己勸告,愉快地笑著回應:「好⋯⋯」我盡量。

 

      明明是在吠舞羅是被認為是最沒有戰鬥力、最弱小的人,連攻擊也做不到的人卻處在最核心的中央。是吠舞羅的氣氛製造者,也是制約著最不穩定力量的赤王的守護者之一。

      先天似乎就有某總先知者的判斷力,才在國中時期不顧一切也想要成為周防尊的小弟、成為他得臣子,即使站在這個人的身邊會遍體鱗傷也無所謂,他十束多多良這輩子就是要跟定他的King了,打從聽見他的名字那一刻起。

      無條件的百分之百支持著他的King。

 

      或許,這次做不到答應你的事情呢,King。

      莫名地,我感覺到這已經避免不了啊,King。

      你會生氣嗎?

      會生氣的吧?

      呵,說的也是,因為你是King啊。

      可是,別為了我而亂了步伐,你可是我最仰慕的King唷。

      你的力量是為了守護而不是破壞,我們約定好的。

 

      所以才會去接觸許許多多奇怪的事務,想要豐富King的生活不再只有壓制力量,能夠在自己能夠幫上的範圍內減輕King的急躁。

      所以才會想去買一台古舊的攝影機紀錄King與小孩子們的日常生活,將這些時刻的記憶能夠有個記錄、有一個保存的方式,當未來播放時還能夠回想起那些快樂的歲月。

 

      所以,再讓我任性一回,陪我喝這杯咖啡吧King,感謝我能夠與你相遇。

 

      To my only King,謝謝你。

 

 

 

 

〖周防尊 part.〗

 

      「再給我最後一杯吧。」

      「尊⋯⋯」

      「再一杯就好。」

      「⋯⋯唉,你的性格從以前到現在依然很不討喜啊,又常常惹麻煩,每次還是由我來做善後。」草薙出雲又氣又笑,「可是,依然有這麼多人願意追隨你呢,尊。」

      「⋯⋯嗯。」

     

      見昔日舊友不想要繼續談論這個話題,草薙出雲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轉身瀏覽著身後那一面酒櫃牆,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而周防尊也沒有想再另外開新話題,只是握著已經沒有液體在裡頭的空酒杯,看著玻璃杯因為吧台光線照射而映出了他打在左耳骨、屬於那個人的飾品,靜默。

 

      有時候有些情感是沒辦法用言語來說明一切的。

      壯烈的、歡愉的、鬱悶的、無奈的,一個無法定義的習慣混雜在許許多多的情愫中。

      或許哪一天才會發現那到底可以稱之為是什麼,但這輩子他是沒有機會找到了,周防尊想。

      主角失蹤不知道去何方,留下來的配角們能夠撐起剩下來的劇本嗎?他不知道,也不原意回去攪和那一潭早已染紅的池子。

 

      「啊,終於被我找到了,沒想到還有留一罐下來。」草薙出雲開心地轉過身子,右手拿著一罐未開過的愛爾蘭威士忌,「還記得這個嗎?」

      「當年那瓶?」

      「沒錯,就是當年那一瓶。」

 

      草薙出雲拿了兩個新的酒杯,在杯內放入些許冰塊,直接開了那罐威士忌,倒入酒杯中。而當他兩杯都倒好後,周防尊便將原先拿在手上的酒杯放到一旁,伸出手拿起來就直接酌了一口。

      穀物的香味在入口時撲鼻而來,嘴腔之中也殘留著一些,其餘的雖然順著喉嚨一併下肚,等待一兩秒之後隨著後勁而來的後味讓周防尊頓了一下,試著去適應那瓶威士忌附帶的效力——飲下後令人全身舒爽的灼熱感。

      看見自家老大依然沒辦法對這個產地的威士忌習慣,草薙出雲笑了出來。

 

      「『生命之水』的感覺如何?尊。」

      「⋯⋯普通。」

      「跟你第一次喝的時候的反應一模一樣。」

      「吵死了⋯⋯」

 

      由愛爾蘭出產的威士忌味道不像蘇格蘭出產的那般喝起來很華麗,更多是樸實平淡的口感。兩種相比較之下,或許香氣上愛爾蘭出產的威士忌並不如另外一種濃郁,口感也比較薄弱,可是,喝起來卻有給飲用者帶來寧靜的作用,像是在療傷、在鎮靜。

      這種威士忌是要慢慢花時間品嘗的,樸實中也是可以找到令人意外的地方,就如生命一樣。

      生命是如此弱小與短暫,有些人終其一生在為那一兩年的生命苟活著,有些人坦然地面對那不可預測何時會到來的死亡而把握擁有的歲月,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

      每個人的方式並不相同,有些人會追求越來越高的地位,有些人卻只想要開開心心地過日子,因人而異,沒有好與壞之分,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生命該怎麼發揮、怎麼享受。

      釀酒存放越久越醇,生命也如此般。

      擁有生命之水之名的威士忌,是草薙出雲在周防尊獲得到王權者的力量時,當晚遞給對方的酒,目的之一當然是恭喜他,另外,也像是一種祝福,祝福他未來的王者之路。

      擁有了未知的力量,相對的,壓在身上的責任也更加重大,做出任何一種決定時都得再三考慮。

      周防尊的個性——討厭忍耐、控制這類的事情——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所以草薙出雲才想提醒他。

      如果說十束多多良是防止周防尊暴走的一個鎖,那麼草薙出雲便是抑制周防尊力量的劍。

      兩個人都會守護著身為最不安定的赤王,成為其左右翅膀。

      然而,這份平衡卻被打破了。

      當鎖被解開時,即使劍可以試圖再將他的力量控制住,但卻無法將那些溢出來火焰給澆熄。

      沒有任何牽掛時,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他踏上毀滅這條路。

      可是善良的王還是想出了最低限度的傷害辦法,他只要將他這輩子最後一份責任做完就行了,他並不想再讓歷史重演,所以只好拜託身邊最能後信任的人,讓他再任性一回。

 

      「你這麼做那個人一定會很生氣你這個傻瓜不聽他的話。」

      「就讓他生氣吧,多一點氣色也無妨,反正他不在。」周防尊酌了第二口威士忌。

      「⋯⋯尊」草薙出雲認真地看著陷入沈思的周防尊,「⋯⋯真的確信嗎,你所要做的這個決定?」

 

      周防尊沈默了一下,闔上雙眼。

      而當他再一次張開眼睛時,草薙出雲便知道眼前這位老朋友已經下定決心,無法再回頭。

 

      「嗯,太久了這一切⋯⋯」周防尊又酌了一口,嘴角輕輕地上揚,「讓他等這麼久,一個人太孤單了。」

 

      見狀,草薙出雲也不是那麼不通情理的人,一人做事一人擔,他所認識的周防尊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那麼他還能替他做的,也只有他能做到的事情。

 

      「你跟宗像說一聲沒?好歹你做的事情不也是得請他幫個忙?」

      「嗯。」

      「唉,當你朋友真是不好當啊。」草薙出雲忍不住搖搖頭替對方哀默了幾秒卻又在心底某處感謝著青之王,無論對方出手是於公或是於私方面。

      「以後他的帳算在我頭上,老方法去拿吧,就給你了。」

      「是是是。你真的欠大了,尊。沒有好好向他道歉的話,小心多多良發現也不會饒過你。」

      「他們才不會在意那麼多呢。」周防尊將視線轉到一旁。

      「呵,嘴硬的傢伙。」

 

      草薙出雲無奈地笑了,在心中替周防尊對宗像禮司小小的道歉一番,畢竟這明明是自己家的事情卻因為周防尊選擇的最低傷害方式必須由青之王出面幫忙一手。誰叫自家老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連最後一刻都還想要跟好朋友狠狠打一上一場才甘願。

      只是,能夠在最後一刻幫上朋友的忙也是一種無言的信任吧?與身邊夥伴的那種朋友關係不同,而是在成為王之後彼此站在相同的立足點上的那種朋友。

      因為相同的立場、相似的力量而產生交會的平行線,即使是敵對的關係,對於周防尊而言,認識宗像禮司或許也是在成為王者之後一個不錯收穫。

      如果換作在另外一個時機、另外一個世界的話,兩個人或許還能夠會有更多的交流吧?但現在他沒有辦法等待那一天的到來,他還有更急迫的事情得解決,一刻也不容緩。

 

      「去吧,反正我每次都在幫你們兩個長不大的小鬼頭收尾,所以放心的去吧,尊。」草薙出雲出聲打破了片刻的緊繃氛圍,對著皺起眉頭的周防尊眨了眨眼睛,「別讓多多良等太久。」

      「嗯。」

      「還有,記得幫我告訴他,這輩子很榮幸認識他以及你,你們兩個人。」

 

      周防尊低下頭沒有回話,但是嘴角輕微彎起的表情出賣了他的情緒。

      那抹短暫的笑容沒逃過草薙出雲的眼睛,多少也讓他感染到一些,忍不住也彎起微笑。

      已經,沒有機會再這麼輕鬆的說話了呢。

      所以才要好好把握僅有的時光,好好地記住在心中,保存著。

 

      舉起酒杯內剩下不多的威士忌,周防尊舉起來,說著:「敬。」

      「敬。」草薙出雲也舉起酒杯,兩個杯子碰撞而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敬,連夜的噩夢即將畫下句點。

      敬,擾亂著每個人的事情將迎接結局。

      敬,艷紅色的赤色天空將會落下。

      敬,一路順風。

 

      就快了,再等我一下吧。

      即使你不同意,也讓我再任性一回,誰叫失蹤的主角是你呢?而我得幫你把這齣戲的劇本演完才能拉下幕簾,你說我能不做嗎?不過其餘的再讓那個人幫我們一回吧,我想你也會懷念對方那抹無奈的笑容,是吧,呵。

 

      就快了,就快了。

 

 

 

〖草薙出雲 part.〗

 

      到底怎麼樣能定義『相愛』呢?

      有人會認為是收到情人在特意節日或者出其不意地在自己正忙碌時送來一大束艷紅的玫瑰,有人會認為是收到情人最珍貴的禮物,當然也會有人不能認同。

      認為那些都只是一時的喜悅,並不能算是真整的相愛,真正的愛是會在日常生活中的小細節中顯現出來的,漸漸也有不少人贊同這一派的想法。

      即使是相愛依然難以割捨現實層面的種種問題,所以才會有人說過『相愛容易相處難』,一時之間的驚喜能否助於維持住一段感情、能否讓投資報酬率符合自己原先的目的呢?

      這些都可以視為是答案,因為每個人所選擇的『相愛』方式不盡相同。

 

      草薙出雲打從認識周防尊以及後來闖入他們生活的十束多多良以來一直都是站在一旁看著的。

      不是完全放任卻也不是完全插手,草薙出雲只是覺得當事人都已經下定好決心要去做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任誰去勸告大概也不能改變他們的心意,就連他本人開口相勸也無濟於事。

 

      並不是由草薙出雲出手就能讓對方打消念頭,尤其是那些在不能言喻的部分也不是一兩天就能說得開的,既然雙方當事人也沒覺得現況不妥,就隨便他們開心就好了。

      那是他們兩個人要踏的路,並不是誰都能干擾的。

 

      從第一眼見到那位躺在病床、腳上還打著石膏的國中生十束多多良,以及當他仗著他是病患因為想搔癢腳卻搔不到而請求周防尊幫自己的忙時,草薙出雲似乎就有預感這對笨蛋這輩子離不開彼此。

      又再加上自從病房事件之後,終於平安痊愈的十束多多良一出院後就成天窩在他與周防尊的身邊打轉,草薙出雲也完全見識到兩個傻瓜真的是笨蛋二人組。

      一個喜歡亂提議做些什麼奇怪的事情,另外一個則連思考也不思考的全盤造作,根本是天造地設的拍檔,但是自己卻是淪落成為負責收拾這兩個人惹出來的善後,或許用『保姆』一詞也很貼切自己的地位是什麼,草薙出雲自嘲地想著。

      即使長大了,還是沒辦法收拾玩耍的心情,但好佳在或多或少兩個人都有比以前成熟了些。尤其是當周防尊獲得了成為赤王的資格之後,那種氛圍更加明顯。

 

      在草薙出雲的眼中,周防尊或許不能作為像是宗像禮司那般『完美的王』,但他依然照自己的步調,選擇屬於他的赤王之道,以他的行事作風,樹立由赤王帶領的這個家——吠舞羅。

      而十束多多良也盡責地做著屬於他的工作,在日常生活當中透過各種方式轉移周防尊無法控制的暴躁,將那些負向情緒慢慢調適成平靜以及笑容,讓周防尊能夠處在一個穩定的狀態。

      當然,也因為十束多多良的目光基本上是時時刻刻注意著周防尊,那麼其他的周邊工作,尤其是交涉、雜物那類的便淪落到草薙出雲的身上。

      所以說即使周防尊成為赤王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還是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啊,草薙出雲想著,他依然是那位負責處理一切後續的保姆,解決那兩個傻瓜的爛攤子,雖然他也做得心甘情願就是了。

      果然習慣什麼的,想一想很恐怖啊。

      世界上若要提出什麼事情是最可怕的,草薙出雲絕對會說出那兩個字:『習慣』。

      一點一滴地侵入日常生活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當人忽然回想起來那份『習慣』怎麼突然就有,才會意識到自己早已與這份『習慣』分不開,而且習以為常。

      如沃維納格說過:『習慣就是一切,即使在愛情中也是如此』,相愛也是如此,如果用這種定義套用在上頭的話,草薙出雲想著。

 

      每天會想看見他出現在自己眼前;會因為他的一句話而開心;會要求對方答應自己的任性要求;會想要撒嬌;會想要逗弄對方開心;在對方煩心的時候也是不吵不鬧,等到對方眉頭不在深鎖時再露出預備許久的微笑歡迎著對方從煩悶的心情回來。

      換個角度來看,會在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會在意著對方的身體狀況;會答應著對方三不五時竄出來的想法;會讓對方任意進出自己最私密的世界;會將無法表現出來的醜陋情緒在對方面前表露出來,而且只會在對方面前顯露出最真實也是最自私的自我。

 

      因為習慣使然,因為習慣而自然。

      他們之間沒有說過『愛』,卻不代表其中沒有『愛』。

      可以說是友情之間的愛、夥伴之間的愛以及——不需要宣示就能心靈相通——愛情中的愛。

 

      草薙出雲想了一想,從認識到現在,那些『習慣』變成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催化劑,加速催化了彼此之間無法割捨的羈絆,一眼既定。

 

      那麼他的地位呢?呵,他從來就只不過是個負責收尾的人罷了啊。

 

      然而,兩個人這次也是捅出了一個大嘍子,也不知道這份差事自己能不能如以前般處理到盡善盡美,反過來說也是在信任自己吧?但老子才不想要這種信任啊,你們這兩個拍拍屁股就瀟灑走人的混蛋啊,草薙出雲回神過來,望著手上拿著要擦拭著吧台的布,無奈地苦笑著。

 

      真的是,兩個笨蛋啊。

      或許自己也是個笨蛋吧,一個只在一旁看的笨保姆。

 

      聽見有人從樓上走下來,草薙出雲從酒吧探出頭,呼喚一聲剛剛跑上去拿東西的櫛名安娜。

 

      「安娜,準備好了嗎?」

      「嗯。我帶錄影帶了。」

      「好,那麼我看看⋯⋯嗯,一瓶威士忌、一包咖啡、一盒煙⋯⋯啊,我們是不是忘記買花了,沒帶花過去給他們似乎有些過意不去呢。等等在路上安娜有看到花店跟我說一聲,我們去買花給他們。安娜,你要買什麼花給尊和多多良呢?」

 

      櫛名安娜想了一想,淺淺的彎起來嘴角,說著:「玫瑰花,買一束紅色的玫瑰花給尊和多多良。」

      「⋯⋯唉,真是的,連這種時候也要閃給我看嗎。」草薙出雲笑了聲開懷,繼續說道: 「嗯,就買紅色的玫瑰花。安娜,東西都帶好了吧?那麼我們出發吧,我去拿外套。」

「嗯。」

 

      將手中的抹布沖水擰乾暫時晾在水槽旁並且將雙手洗乾淨,草薙出雲重新盤點一下他剛剛數好要帶上給那兩個笨蛋的東西。

      在確定東西確實都帶齊後,從沙發上拿起他的西裝外套穿上,草薙出雲一手提著袋子另外一隻手牽起櫛名安娜,離開Homra酒吧,臨走前順勢上了鎖並且將牌子從『Open』翻轉成『Close』。

 

      「安娜,我們走吧。」

      「嗯。去找尊跟多多良。」

 

      今天是小笨蛋的生日也是一年一度的情人節,看看你們這兩個麻煩,都連紅色玫瑰花都要幫你們買,好歹說出來那一句這輩子沒說成的話好嗎?傻瓜們。

 

 

      願你們在另外一個紅色世界一切平安。

 

      啊,還有記得要接個吻啊之類的,情人節接個吻不為過,對吧?

 

 

      情人節快樂。

 

      多多良生日快樂。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尊多x青黃x宗凜
  • 親寫的好棒………今天才又重複看了K一次哭到喘不過氣,
    現在再看親寫的文忍不住又淚崩一次……
  • 哈哈,我自己回過頭重新看去年寫的文也一陣新鮮感竄上身。
    其實我沒去看電影版,實在是有點怕,想讓劇情就停留在那一刻就好。
    對我而言,動畫的結束,就是個結束了,其餘的,就那樣吧。
    阿丫,我在胡亂說什麼,文不對題XDDD

    謝謝你喜歡喲,我自己也很喜歡這一章,過了這麼久還是很喜歡(笑)

    Rakui 於 2014/10/10 00: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