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4發放的無料小說,渚怜的部分。

很簡單的小短篇故事啊,吵吵鬧鬧的兩個人果然很可愛:)

 

感謝閱讀

 

      他絕對不是因為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看見那個總是圍繞在自己身邊,嘰嘰喳喳自顧自得說著話的人而感到陌生,也不是因為那個人的關係使自己在上課時被老師點名,卻慌了神沒有聽見進而被班上的大伙人譏笑,更不是因為中午時刻當松岡江跑來自己的教室說七海學長與渚兩個人都染上風寒沒有來學校所以今天社團停課一次。

      『完完全全跟這些理由無關——!』龍崎怜大聲地在內心自我催眠著,『這、這只是因為松岡請我幫忙去看那小子的病情有沒有好一點才會來的,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擔心才來的,絕對不是!!』

      深深吸一口氣,指尖緩緩接觸到門鈴,龍崎怜重新做好準備,然後按了下去。

      「叮——!」

      過了一會兒時間,龍崎怜聽見屋子內傳來一陣騷動聲音,像是東西掉了下來的聲響。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玄關門隨即被打開,龍崎怜看見的是一位身上穿著厚厚大衣的葉月渚,臉上戴著防止傳染感冒用的口罩,額頭上似乎還貼著疑似是退熱貼片的不明物體,雙頰紅通通的,不曉得是不是還在發燒什麼的,整個人比起平常的朝氣模樣,顯得不怎麼有精神。

      兩個人站在門口,互看兩瞪眼。

      『原來這人也會有這種病懨懨的模樣啊⋯⋯』龍崎怜想著。

      而打開門的葉月渚也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是誰來響他家的門鈴,他以為是提早下班的雙親,所以沒有打理好自己就直接出來應門。

      即使燒到有些昏頭的腦袋,在看見來探訪自己的人是意想不到的龍崎怜時,瞬間瞪大雙眼,佇在門口處,不曉得在這種情況下該說什麼。

      但先打招呼總是對的,這是做人的基本禮貌,媽媽總是這樣教導自己。

      況且,對方還在放學後特別跑來一趟⋯⋯

      「呃、嗨?⋯⋯小怜你怎麼跑來了咳咳⋯⋯」

      「你快進去!到時候又加重感冒該怎麼辦!」龍崎怜立刻將腦袋中那些原先設定好要說出來的話拋到一旁去,看見眼前的人咳得亂七八糟的,先把人推回到屋子內關上門比較實在。

      至少感冒不要再吹到風這件常識他也是知道的,絕對不是在下課時用校內電腦上網查詢夏季感冒該有什麼注意事項而記得在腦海中。

      在葉月渚的微弱指引下,龍崎怜半推半拉地將對方推回到他的房間,逼他躺回去床上蓋棉被,嚴重警告不准下床。

      「⋯⋯可咳、可是小怜⋯⋯咳咳是客人啊⋯⋯也是要招待的咳咳⋯⋯」

      「你咳成這副德性還談什麼招待!快點躺回去!」

      「但⋯⋯這是小怜第一次主動來我家耶咳咳⋯⋯之前約你,你都不來⋯⋯咳⋯⋯」

      躺在床上的人眼睛也是紅通通的,搭配上他虛弱的身子與原先在臉上的那些東西,整個人顯得更加地可憐,連說話都帶著斷斷續續的咳嗽聲,讓龍崎怜原先極力掙扎的內心也忽然竄出一陣嚴重的罪惡感。

      自己到底是惹到了什麼?才會讓自己無論如何都拿眼前這個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呢?平常那副樂天樣就算了,連現在對方處在這種有氣無力的模樣,自己卻也無法冷靜下來。

      然而在龍崎怜恍神的瞬間,葉月渚則又想從床舖中坐起來,順勢帶著咳嗽聲喊了對方:「⋯⋯小怜⋯⋯咳咳⋯⋯」

      「幹、幹什麼啊你!快快、快點躺好啊!你這個笨蛋!」龍崎怜手忙腳亂地壓住對方。

      「我要起來咳咳⋯⋯」

      「都跟你說了不用招待,躺回去,才會出汗。」

      「⋯⋯咳⋯⋯不是,不是啦咳咳⋯⋯」葉月渚緩了一口氣,「是我要吃藥,時間到了咳咳⋯⋯」

      『⋯⋯這人果然是自己的災星吧!』龍崎怜摀著臉,在心裡嘆息著,『即使是位病人也依然是個災星啊⋯⋯』

      打從第一眼被葉月渚這個人纏上後,龍崎怜早該知道,認識他絕對、絕對會讓他的理智線崩壞!這小子根本沒有邏輯可言啊!全然憑自我感覺行事的傢伙!

      但在這種節骨眼上何必跟病患計較這麼多呢?龍崎怜換了個念頭。既然人都來了,不幫忙好像也過意不去,就當作是前一陣子指導自己在游泳技巧上的報答,雖然他不認為對方會將這兩件事情連貫在一起。

      打定好主意,龍崎怜才又開口詢問:「那你的藥包放在哪邊?」

      「咳、餐桌上⋯⋯小怜要幫我去拿嗎?不、不用咳咳⋯⋯」

      「唉,什麼不用!你現在這副德性還是躺回去吧!」

      話說完,龍崎怜便立刻起身下樓去尋找餐廳,而被強烈要求要躺回到床上的葉月渚也乖乖地聽話,隨手拿了床頭上的手機,虛弱地打了一則短訊傳到了某個人手機後,又將手機放回到原位,把被子蓋到脖子。

      當葉月渚將一系列動作做完後,下樓去拿藥的龍崎怜也上樓回到房間內。

      「我倒了一杯熱水上來,小心燙。」龍崎怜將水放在一旁的書桌上,將藥包拿給坐起身子的葉月渚,下意識提點了一下對方。

      葉月渚點點頭,拿出一包藥、撕開、先喝了一口水後、張開口將藥丸一口氣倒入,然後頓了兩三秒才連同水將那些藥丸吞進入肚。而後,便將龍崎怜倒的熱水,一口接著一口小心翼翼地喝著,直到喝到見底為止。

      「啊!真舒服⋯⋯」滿足地喝完一整杯熱開水,身體頓時充滿一陣溫暖,讓葉月渚開心地傻笑起來,「這都要謝謝小怜唷!」

      「謝、謝謝什麼謝啊!這有什麼好謝的⋯⋯」龍崎怜不自在地瞥過頭,對於葉月渚的直白道謝,感到一陣不好意思,原本自己沒有打算來的⋯⋯

       ⋯⋯但如果自己今天沒有來的話,那會怎麼辦?這小子該不會就這樣東跑西跑的?連要吃藥的時間都沒注意到?

      「可是真的要感謝小怜啊咳咳⋯⋯因為你是第一個來探病的人喲!」

      此話說完,龍崎怜轉回頭要看葉月渚時,忽然對於眼前景象看傻了眼。

      眼前葉月渚因發燒而燒起紅通通的臉頰,搭配上一雙笑眯起的彎眼睛,再帶著上一抹真誠的微笑,整個人⋯⋯整個人看起來真的——

      『——好美!』龍崎怜忽然在腦海中浮出這詞。

      明明對方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卻能讓自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關於『美』這一詞的魅力,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或許,或許這個人真的很特別吧?龍崎怜看著葉月渚的眼睛,在心裡想著。

      雖然他總是不按牌理出牌,說話也總是顛三倒四的,可是他整個人很靈活、很自由,是與七瀨前輩那種自由感不相同的,也是與自己總是牢記那些理論公式的做法截然不同的。

      似乎能從他的身上、能從他帶領自己踏上游泳這條完全不熟悉的領域中,領悟出更多關於「美學」的辦法吧!畢竟自己可是實際看過這三個人美麗的泳姿,而他自己也正慢慢捉摸著那種感覺,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游得像他們一樣優美。

      但現實總是無情,沈醉於自我回憶與為了進步更快而做得自我催眠時,另一邊的葉月渚則忽然用雙手拍拍自己的臉頰,作事要從床舖中起來。

      「等等!你、你幹什麼!不是說不要下床嗎?你怎麼都不聽啊!」龍崎怜急急忙忙回過神,又抓住葉月渚的手腕不放,不曉得對方到底又想要做些什麼。

      「⋯⋯咳咳,我⋯⋯」

      「你、你怎樣?哪裡不舒服?還是需要什麼?要什麼我幫你去拿就好,拜託你躺好,這樣感冒怎麼會好!」

      對於不聽話的病人是不需要客氣的,龍崎怜表面上有些慌張,但回想起下午找到的資料,讓感冒趕快治好也就只是補充睡眠與多喝熱水。前者的話現在自己正在和對方盧,後者的話自己再下樓一趟裝水就行,但對方到底還想要幹什麼?龍崎怜滿臉不解地看著葉月渚。

      一陣短暫的沈默從兩人身邊流過。

      而無法再忍下去的葉月渚則比龍崎怜早一步有了反應。見狀,他一臉視死如歸的模樣閉上雙眼,帶著些許尷尬的語氣,開口說道:「⋯⋯小怜,我要去洗手間⋯⋯」

     「⋯⋯好,快去快回⋯⋯」聽到答案龍崎怜立刻敗下陣,鬆開手,讓對方趕緊去辦事去。

     「好——!」

      當葉月渚離開房間直奔隔壁的洗手間時,龍崎怜則無語地看著有些凌亂的床舖。

      會在夏天染上風寒的,只有笨蛋才會被染上。

      那麼這股「風寒」是否也會一併傳染「笨蛋」給患者周圍的人呢?龍崎怜似乎已經知道這個問題的解答⋯⋯

 

 

     『這個人肯定是個笨蛋,竟然在夏季感冒,』龍崎怜咬牙切齒地在心裡大喊著,『果然是笨蛋加三級的超級大笨蛋——!!』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