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兩個人已經是情侶關係|與原作無關|OCC可能|砂糖甜|搞笑|幸福感

*原為灣家CWT36無料。

*《幸福本》推廣文。

 

雖然聽了不少事,但理論跟實踐仍然有一段差距。

即便杜明早也不是年輕小伙子,看過不少片子,也聽見不少週邊朋友毫無顧忌地分享著他們的親密故事,但實際上他可一點經驗也都沒有,尤其是當他處在眼前這種狀態中——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最心愛的女子時。

「怎麼了?」

「沒、沒事⋯⋯!」

「嗯⋯⋯」

聽見唐柔淡淡地回應,杜明此時此刻只有想一頭撞牆的念頭——

——為什麼在如此尷尬的時間點上,偷偷地停在某個偏遠且黑暗的私人停車場中,兩個人坐到後座,喬好姿勢準備就緒後,終於可以不被打擾地接吻?

啊,想到就鬱悶啊,杜明在心裡悲憤地想著。

尤其是在這種不曉得可以去哪邊不被他人打擾,確保有自己私人空間可以做些比較親密的動作,又加上是離開熟悉的城市時,這簡直是一件難以達成的任務!

光是要找到不會被路燈照到,還要夠隱密可以不用擔心被行人看到,杜明開著出租車在巷弄中打轉許久,終於在某座橋下邊的私人停車場中找到一個好位置。

也幸好還有這麼一個位置,不然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因為再過一小時多,他要送唐柔回到她的家。

身為一個正直新好青年,讓女士在半夜歸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而且對方還未過進自己家門,當然要好好保護她的名譽才行。

而這種想法也被杜明周圍的朋友笑了一番。他的隊友也是,對於他的思維在這麼現代開放的社會中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仍表示尊重,畢竟每一個人的價值觀不相同,並沒有辦法能果斷地判斷誰對誰錯。

然而現在杜明又出現了新的挑戰,讓他有些難以啟齒,卻有更多的害羞與期待。反觀坐在他身上神情柔和的唐柔,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整個慌亂到不行的另外一半,真是有些趣味。

唐柔是不曉得杜明到底確切在想些什麼,不過可以確定的事情是,肯定是有關於她。說實話她是到賽後才察覺到杜明對自己的興趣,雖然是有些晚,不過她並不討厭,甚至⋯⋯或許在她沒有驚覺的情況下,也將他放在心上頭了吧?

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他們從明星賽開始一路到冠軍賽中都交過手,也有電爆彼此的機會過,要說完全沒有印象是騙人的,只是那些「在意」在唐柔身上真的是沒有什麼極大的影像性。

真要說她對杜明有更進一步的興趣,或者也可以稱為是「有好感」,則是杜明在十季賽後特別飛來H市來找她吧。

一個大男人,卻連開口約喝杯茶都講得結結巴巴,真是太傻氣可愛了。而這無意間的舉動也逗樂了唐柔,也讓她動了點心,想要多認識一下這個男人。

然後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兩個人在兩個城市中,遠距離地相處著,直到某一個節日,終於杜明鼓起畢生勇氣向唐柔開口問那麼一句關鍵,一對鴛鴦終於湊和在一起了。

這對情侶終於送作堆成功,最為開心的卻是一直擔心著自家女兒幸福的唐爸爸,一點反對的聲音都沒有,但這一點或許得歸功於葉修。

要不是他在唐爸爸偶然有一天過來興欣附近看見自家女兒正和杜明坐在附近的咖啡館中喝茶時,順適和唐爸爸閒聊了幾句,還拍胸膛保證杜明是一位好男人,搞不好還會有另外一陣大風暴出現。

當然,葉修這麼好心地幫杜明這麼一個大忙,當事人或者是輪迴付出了哪樣的代價讓葉修開金口,這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在沒什麼紛爭中,杜明和唐柔便挺順利地在一起了。

而成為情侶之後,必然地總是會想要與心愛的人有更多地擁抱、撫摸與接吻。杜明當然也想,所以他和唐柔的「第一次」都非常地讓他回味——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肩並肩走路,第一次挽著手,還有第一次睇接吻。

久了也有了一些心得,但現在杜明卻面臨更進一步的掙扎。

想要在對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想要在沒有衣物的隔絕下好好地撫摸著心愛的人的身體,想要在底線之上做出更多令人害羞的親密舉動。

這些想法光是想就足以讓杜明燒紅了雙頰,氣息有些混亂,連帶跨坐在他身上的唐柔也能感受到杜明的不安份。

「你到底是怎麼了?」唐柔捧著杜明的臉,不解地說著。

而在掙扎許久,內心的小惡魔勝過了內心的道德線,杜明原是緊緊地抱著唐柔,忽然就拉開了些距離。他咽了口水,壓抑著那一股羞恥感,鼓起十萬分勇氣在唐柔耳邊結巴地說著:「我⋯⋯我想要摸一摸你⋯⋯這裡⋯⋯」

聞言,唐柔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笑什麼!」

「沒想到,沒想到你想了這麼久就是這件事情」唐柔親了親杜明的嘴角,在他的耳邊說著:「想摸它就摸啊,純・情・哥。」

在這小小地車後座中,杜明無比慶幸地感謝他停到了好地方,除了讓他能和心愛的女子親暱些相處,也讓他漲紅的雙頰能躲入這黑夜中。

這大概就是幸福吧。

雖然他一點也不想要被叫為是「純情哥」!!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