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真的是給阿蟲的生日賀文。

但是因為我搞錯東西了所以只好砍掉重來在打一篇OZ

結果這一篇打下去結果沒辦法立刻結尾真的是失策冏

(這樣就有兩篇稿子等我結局啊啊啊啊(哀嚎))

 

關鍵字

YOU,懷疑,古裝劇,鬧鐘,監護人

 

這次是新的兩個人的故事,內含有部分的英文(很好笑的←懶得想),請小心食用。

 

感謝閱讀。

 

 

【自創】一點一滴 () 阿蟲生日賀文

 

 

我是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這麼突然的就和一個人這麼莫名的認識,然後從聊天慢慢地,到現在分了房租一起住。

或許是他的眼睛很漂亮所以這麼久以來就被他迷住了也說不定,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只是單純的聊得上的朋友。

我總是會懷疑當他一個人站在陽上吸著菸喝著酒是想要發洩些什麼,但是最後我只會燒一壺水放在一旁讓他等等進來時有水可以潤潤喉嚨醒一醒酒。

 

 

「先晚安了,你也早點睡。」我向他的所在地叫了一聲。

「嗯,你不要古裝劇給我看太晚,小心我去拔你的網路線。」

「唔,我知道啦,不用你擔心。」這麼小心眼真的是。

 

 

我不太會挑片子,除了恐怖片真的我看不下去之外,我幾乎什麼都看。但是碰上古裝劇,就算劇情是狗血到我都猜得出下一刻將會播出什麼橋段,我還是忍不住一定要看完它才行。

某種非得看完才行的完美主義性格,然後這個不知道算好還不好的個性就被他發現了。

他是三更半夜都會在外面流浪的人,感覺挺花心,但是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從他發現到那一天開始,真的,日子有一點點尷尬,不應該說危險才對。

 

 

 

「唔,回來了……嗯?怎麼還有聲音……你!」

……咦!?」

「你怎麼還不睡?都已經這麼晚了。」

「我我…………啊啊啊!!這個白癡閃劍要閃左邊啊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對、對不起……

 

 

然後就被抓包了,當場。

被他狠狠的訓了半小時,因為他知道我幾天後就是期中考,大學生還是學生本分,該念書還是要念書,然後便順手抽走我的網路線,嚴重警告我說再三更半夜不睡覺就要實施限制網路的設定,我一秒就立刻關機去躺平。

很多人覺得很奇怪,為何要跟他一起住,然後被當成是小孩子一樣的被他管制我卻一點也不反感,我只能說那種感覺比沒有人疼還要開心吧。

至少有一個人肯關心自己,而且是發自內心的關心。

即使他的生活背景我一點也不了解,他的一切我只有略知一二,但是當他知道我沒有足夠的錢付原本的房租,他問了我要不要一起住,其實我有鬆了一口氣。

當然房租一個月也才算我一點點,而且我也是猶豫了半天才下定這個決心。

畢竟面對一個陌生人突然告訴你他要幫忙總是會心理有些疙瘩,會不小心把這種得來不易的援手做合理的懷疑。

但是他叫我想一想,要為了生活而繼續在接一份打工而拋下課業,還是說將打工的時間縮短,好好的將課業顧好,未來找一份更好的薪水。

就只是這麼幾句話,我反反覆覆思考了很久很久,然後當他又來到店裡時,告訴了他我的想法。

 

 

而我,就這麼地住了下來。

一住,就住了三年。

 

   

 

 

早晨的鬧鐘響個不停,我轉身按掉它,翻了身又滾回棉被中睡覺。

悠閒的周休假期,果然還是睡覺最舒服了,不知道他回來了沒?

昨天將畢業的論文終於打到了一個段落,又將要投稿專欄的文章做了修正,熬到了凌晨才存好檔案關機要去刷牙睡覺,而當我看見時間已經這麼晚時才發現說原本會敲敲門跑來威脅我的他竟然今天沒有來叫我滾去睡覺。

走出房間到客廳,空無一人,我又走到他的房間燈卻也是關著,今天這麼難得這麼晚才回家,已經很久沒有這個樣子了。

從我搬進來,他夜歸的時間漸漸的減短,好聽點是說要趕我去睡覺,其實真的原因他沒提我也沒問。

我只知道在我眼中他是一位靠得住卻又抓不住的人罷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又睡了多久,我被一聲巨響驚醒,然後就有人突然在我耳邊說話。

 

 

Well well well. Look what I’ve seen, a little boy…..Hmm, Did you ate him already?

Fuck off! Don’t disturb him sleeping.

So unusual……Are you really the one I’ve known? You aren’t his guardian, right?

Can you just stop and get out of his room, okay?

 

 

門又被關上了,我的腦袋還沒有醒來,但是似乎是他的外國朋友來拜訪。

思考了一下應該不干我的事情,我也就不理會繼續睡下去了。

只是剛剛那個人說了些什麼啊?吃掉什麼東西……

 


   

 

 

又醒來是快要中午的事情了,拖著還沒開機完畢的身體,我走下床離開房間到浴室,然後我差一點沒有尖叫。

因為因為有個陌生人正在裏頭敷面膜,而且還是個外國男生!

 

 

「啊!」

Little boy you slept late, very late.

 

 

他臉上還敷著面膜,然後對我愉快的笑了一下。

正當我整個人佇在浴室門口不知道該回些什麼話,背後便傳來他有些無奈的聲音。

 

 

「我說你在別人家也不要太隨意吧?嚇到人怎麼辦。」

「上次來可沒有Little boy啊,而且你又沒有說,反正才一兩天,將就一下就好。」

「你……唉,算了。說好的,兩天就走。」然後他拍拍我的肩膀,輕聲在我的耳邊說:「讓他好好休息兩天。」接著回到了客廳。

 

 

我看了那位開心在敷著面膜的男人在鏡子前弄東弄西的,忍不住在心理想著,剛剛他跟我說那一句話的意思是什麼?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