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途中。想寫不太一樣的伏見,雖然他在我眼中沒有表面上那麼堅強就是了(笑

有點想要寫那種友情至下一階段之間、灰色地帶的兩個人的複雜關係,或許是因為我自己也有遇 上類似狀況吧哈哈。

極短篇這樣,單純聽到丼桑唱歌所以打了一段這樣哈哈,不好意思最近在忙寫期末報告。

PS:(...) 意思=省略 

 

注意:

BGM:【Da-little】Undefinedを歌ってみた【てぃあら】 中文歌詞 | 【Lily】 Prototype 【オリジナル曲】  中文歌詞 

相關使用資料:伏見資料兩人生日花花語、生日靈數、他人與本人自我流設定參考有,個性OOC可能性有。

 

感謝閱讀

 

 (...)

 

伏見猿比古靜靜凝視著那在八田美咲的肩胛骨位置、被自己砍了一刀的傷口。

傷口並不深,但那一瞬間從血管噴出的血液依舊染紅了純白的上衣。

那刀並不是有意的,雖然先挑釁的總是他本人,但伏見猿比古只是忍不住也壓抑不住『對方眼中只有自己』的強烈情緒。

明明我站在你的眼前,為何你卻不願意多看我一眼?

所以,只要當看見八田美咲的眼神一飄走,伏見猿比骨就是停不下來內心中那狠狠敲著心臟的聲音,逼迫自己要做更多更多讓對方發怒的舉動,阻止不了自己開口說著那些令人反感的言語。

然後,從對方的瞳孔當中看見自己的存在。

那便會是伏見猿比古他那一整天加總起來遇上最開心的事情了。

只是,他總是在八田美咲的眼中也看見另外一種情緒混雜在那美麗的紅色當中,令他竄起總總、名為『』與『』的情緒。

明明中學時期的兩個人無論怎樣聊天都可以接續話題,做什麼事情都意外的合拍,一起承擔打架後的風險、一起解決那些來自找麻煩的同學⋯⋯可是為何畢了業進入那組織後卻什麼都變了樣呢?

明明兩個人是一起進去的,單純只是對方認為在那個組織內能找到更多有趣的事情,而為了能夠與對方繼續有交集,伏見猿比古也欣然跟隨。

他想著,只要兩個人不要斷了聯繫就好了,況且在同時,厭惡著這世界的時候至少還能夠讓彼此相依為靠。

伏見猿比古這麼單純的想著,就連要握上那團紅色火焰前那一絲猶豫都因為站在一旁八田美咲毫不猶豫的態度感染到,而間距兩秒的偏移,最後也握上那拳頭。

他不想要放棄好不容易找到人生中與自己擁有相同想法的人。

那種喜悅、那種感動是無法用言語說出來的,倘若在汪洋大海中飄流著,在瀕臨滅頂時卻有人向他伸出援手將他從『孤獨』中救起來。

縱使彼此都是站在世界之外看著世界醜陋的運作著,但卻也讓他們在邊緣之外發現了彼此而相聚在一起。

 

(...)

 

可是啊可是,為何他們之間的關聯性越來越⋯⋯不明確呢?

 

想要將你整個人都綁在我身邊,想要你的目光只繞著我旋轉,想要你的笑容只留給我一個人。

只不過想要這麼微小的願望⋯⋯

 

 

吶,みさき,何もかも失くしてゆくなら・・・

 

 

僕の事も忘れます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