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Winter,2014出刊預訂:全職同人小說本 喻黃《Those days with you.》

挖的發我星期二的時候去電影院看了啊完全值回票價啊啊啊啊啊~~~~~~ 

Jack Frost他媽的超帥,HIS VOICE IS SO HOT AND SEXY!!!!!! (硬要用英文強調(喂XD)

改天來打個比較正式一點的電影心得今天純碎推廣啊## 拜託請求同好找我(快來噗浪突襲我),湯不拉根本是天堂(張開雙壁!

哪來的帥氣美少年回矇一笑就殺死一票人啊啊啊!!

「You Call Me?」[YES, OF COURSE SWEETIE!!]

大推Jamie x Jack,成人Jamie一定腹黑屬性啊啊 

 

事前注意

Jamie是研究生,主攻兒童英語文學,痴情腹黑性格(只對Jack啦,喂XD) <基本上視角是他唷

Jack雖然當了不少年的守護神但還是很調皮,但對Jamie很有印象(只是一直不敢去找他)。

 

因為只是單純的推廣文就短短的劇情這樣嘿嘿嘿(?)可能有點小劇透+150%的自我流妄想

然後我的文風改了(抹 文末來懺悔。 

感謝閱讀。

 

 

      Jamie拿起一旁那張染著白色雪花片的深藍色書籤插入正讀到一半的頁面,闔上參考用書並且輕放在被堆滿A4橫條紋筆記紙的書桌面上。他正在找尋論文的研究資料,好不容易在兩天前預約到他這一次題目所需要的參考書籍,畢竟這讓他等了整整兩個月才到手。
      原本是考慮要不要自己去買一本比較快,但又怕內容不是自己要的書籍,忍下購買衝動等到圖書館的書輪到自己的借閱時間後再來考慮要不要買一本保存。其實他手邊有童話版本的──那是小時候苦苦要求母親幫自己買的童話書籍,直到現在都還是他的最愛。但寫論文總不能只拿童話書當參考。

      拿下框邊有似雪花圖案的黑色粗框眼鏡,揉一揉略微痠痛的鼻樑,Jamie的視力在日常生活上沒什麼問題,走路也不至於看不見的程度。以前有一陣子太喜歡在被窩中拿著手電筒偷看書本,導致有輕微的近視跟散光,升上高中的時候發現黑板上的字看得不是很清楚才選擇配一副眼鏡,在唸書的時候因有時看不清楚而讓他出了不少次小糗。
      自從買了這副眼鏡後Jamie的視力就一直保持在這個樣子,除了兩三年前眼鏡太髒去換了鏡片之外,這眼鏡就一路戴到現在研究所。

      老實說Jamie也沒想過自己會唸到這種程度,他沒有認為過自己會是唸書的料,更別說他從來沒想過要研究的主題是兒童文學。

      依稀記得小時候調皮搗蛋的他腦袋總想著長大以後要當消防員或者警察伸張正義、打擊壞蛋,或多或少也是被電視新聞吸引住而單純地覺得那些人好厲害也想要成為那些人一樣。小孩子的想法都很異想天開,坦白說就是非常不考慮後果跟條件地去做想要做的事情,這也包含容易相信許多故事與信念──可能只是一個動作或者一個事件,但卻能對於小孩子造成莫大的影響力。

      對!就是『故事』。
      以歷史改編或是自我創作出的故事,改寫成益於兒童閱讀的故事觀,在其中寫入讓孩子能夠擁有面對困難的勇氣,近而去面對它或者是將世俗的禮儀教養以輕鬆趣味的方式寫入情節中,讓孩子在閱讀的時候記在腦海中達到社會化現象的『故事』。
      那些都是兒童文學中總是一而再出現的劇情,當然也會有其他類別的,像是童話故事或者節慶故事等等,而這偏冷門系的兒童文學領域卻是Jamie正在著手研究的部分。

      研究的動機在研究報告上寫得很專業、很有探討性,但那只不過是以黑白字體掩蓋住實際作為罷了。長大之後誰沒有做過這種事情呢?

      Jamie看了一眼橫條紋紙上那被自己寫得亂七八糟的論文草稿大綱,反覆劃掉又寫上新的句子,想一想不太客觀又劃掉重想,但這並沒有打亂到他的主要理論跟主角是誰,因為他所想要寫的東西從確定要踏上這條研究之路後始終沒有改變過。

      那一次的童年記憶深刻地影響著他的人生理念,Jamie訝異著那經驗對自己造成如此巨大的迴響卻又在心底深處感謝著他是那幸運的男孩。

      即使過了十幾多年Jamie依然相信著,進入冬季的前奏就是當早晨醒來時看見窗戶被染上雪花的時刻。

      那個人,正努力作為孩童們的守護神並且帶來雪祭來臨的愉悅。

      不過,即使已經不是孩童,但卻依舊相信著那個人存在,而自己是否還有機會看見他呢?
Jamie
在每一個雪花降落後都會想著這個幾乎是沒有機會實現的可能性。但就算只有0.001%的機率他都不想要放棄,寧願相信著有一天一定能夠再一次相會相見,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放在口袋的手機響起,Jamie掏出來看了一眼,下午六點半,他跟以前的鄰居同學們有見面會,難得大家都因為聖誕假期而返鄉過節,一同戰鬥過的夥伴即使長大了那友誼還是沒有改變太多,可能是因為那次的經驗實在是太驚人,所以不論跟誰說都不相信,只有當年親身體會過的人才能理解,而更讓他們之間的向心力凝聚起來。
      但是否依舊真心相信著那些人Jamie就不得而知了,他看見太多朋友長大之後因為現實狀況而遺忘那童年一小點驚喜就能帶來的幸福,他管不著這種想法,因為那些依舊是他的朋友們,且每個人選擇相信的事物不一樣。

      從椅子上起來,到衣櫃裡頭拿出他的棕色外套,Jamie思考著要不要圍著圍巾出門。雖然從窗戶內看外頭天氣頗晴朗但這只不過是假象,被晴朗的藍天白雲加上大太陽給騙過的次數已經數不清,才一開大門就能感受冷風強而有力地的風勁向自己撲前而來,上當無數次之後Jamie才學乖冬天出門還是乖乖圍著圍巾比較保暖,因為為了這種事情而染上風寒的次數也數不太清,想起來就有點丟臉。
      所以Jamie拿出了那條深藍色的圍巾,上頭的圖案是染著細細雪花的圖騰,就像是那一年他在那個人身上穿的衣服圖騰一樣,簡單卻絢麗奪目。

      嗯,準備妥當,那就出發赴約吧! Jamie看了一眼書桌上那本參考用書,笑了一下後便離開那只有比小時候少了些玩具但多了許多書籍的房間。

 

 

      踏出去門外果不其然一陣冷風直接向自己迎面撲來,Jamie反手關上門後思考著是否該去買一頂帽子擋風算了,之前用的已經被自己摧殘到都脫線露出裡頭內層的羊毛材質。
      低頭縮進去圍巾裡頭卻也沒擋住多少,要不是因為這是無意間看見很美的海軍藍顏色,他才不會狠下心花比預期還要多且是必須掏出上頭有班傑明富蘭克林圖像的紙鈔,那時候的自己也才不過高中的年紀,那價格還真是不便宜,但Jamie覺得很值得就買下手一直圍到現在。

      將雙手插入口袋之中保持溫暖,Jamie走上街前往赴約的美式快餐店。雖然天上依然是晴朗的天空,地面上卻比昨天多些雪霜積在隨處可見到的東西上頭,例如:一旁的樹叢、行人道路上、停在一旁的車上,還有很多很多地方。
      眼前不遠處的小型社區公園也是小小積起了雪霜在空地以及遊樂設施上,一群孩子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冬季紛雪而喜悅地歡笑著,而那些笑容與笑聲也感染著Jamie。果然,小孩子其實跟天使沒兩樣啊!Jamie忍不住將嘴角輕輕上揚起。

      然後Jamie將視線轉回到自己的步伐上,幸運地在斑馬線前看見紅燈轉綠,一個大跨步他踏過街口。不意外看見那些像是惡作劇般的痕跡遺留在過了下個街口的一排商店街櫥窗上,Jamie想著那個人是不是又偷偷來拜訪過,原本揚起的笑容又上升了些許。

      真的,再也沒有看過那個人了呢!自從那一次之後。

      每當想起這種事情,縱使嘴巴上頭說著不在意,心底深處依然會因為想起一次而惋惜一次。難道沒有放棄相信過嗎?捫心自問Jamie不敢說他沒有過。
小時候他就已經破一次戒,他思考過那到底是不是只是個夢,即使孩提時期經歷過那一夜,但因成長道路上的驚喜與意外,讓他曾經迷失過、迷惘過,可當自己看見小時候自己所畫出對於那個人印象的蠟筆畫,那疑心的種子就又被拔除掉一次。

      日復一日,直到有一天Jamie在徬徨未來大學要踏上哪條路的初冬,他的窗戶外頭像是帶給他力量般出現了那個人的痕跡,就像那一年一樣,在窗戶上小小畫著雪花片。但當然Jamie看見時已經是隔一天早晨,那個人一點蹤影都沒有出現,可是這簡單的雪花卻深深地影響著Jamie,讓他毫不猶豫地踏上英語文學這條道路上。

      然後一走就走了將近五年,距離那一年也過了好些日子,Jamie感覺自己變得比以前還更要相信著這些事情,無論是那個人或者是這世界上是充滿保護小孩子的守護神們。

      經過一個左轉角,Jamie看見商店門口站了一些人正在聊天笑得很開心,帶著還沒垂下的笑容舉起手揮著示意自己來赴約,換得那昔日的夥伴們一陣驚呼聲後,好幾個大大的擁抱。
      上次見面應該是開學前,結果才過五個多月這些朋友有些又變了一些,Jamie訝異人類成長的快速,而反過來思考著那個人是否也有所改變。可能還是像當年一樣調皮吧?Jamie猜想。

      「欸!Jamie你笑得很詭異耶!才幾個月沒見,你是論文寫到昏頭嗎?」

      「少來了,你才變太多好不好,上次見面沒看見你留鬍子,結果現在根本換成另外一個人。」

      「是是,老天你們倆別在外頭吵冷死人了,快點進去吧!我還沒吃任何一餐呢!」

      一群人笑嘻嘻地進入美式餐館,Jamie走在最後頭再在關上門前看了一眼餐廳玻璃門上那兩三片雪花。

 

      那,沒有改變且依然堅持相信的大人們呢?我們還能夠看見嗎?Jamie對於這個問題的疑問從來沒有停止懷疑過。

 

——

 

      忘記哪個人忽然心血來潮點了酒精飲品,結果一群人便一發不可收拾地開始東喝一罐、西喝一瓶的,餐廳非常合拍播放著時下最火熱、最上癮的流行音樂,忽然興起的喝酒遊戲便在這種歡樂氣氛下被開啓。
      沒有一個人逃離這場遊戲,但老實說也沒有人想逃,難得不見的老朋友以及各自的生活壓力都想藉由灼熱的酒精消除那些煩心的念頭,連Jamie也忍不住多喝些,微微紅暈掛在笑顏肌上非常可愛。

      他也不是那種乖小孩,該瘋該玩的時刻他可不手下留情地玩下去,但年紀這回事多少還是克制著他不能再像大學時期那樣瘋瘋癲癲的不管後果瘋下去,即使沾上酒精自己的底線是多少也清楚,喝得剛剛好就好,喝多造成他人麻煩也會引起身體不適,不划算。但那並不代表其他人會像Jamie他那樣有理智,就像眼前那對兄弟早就已經嗨到全身泛起紅色,一唱一和地在高歌哼唱。

      玩瘋的人搞到餐廳將要關閉才不情不願地離開餐廳,那些人還想要繼續到兩條巷口外的酒吧接著第二攤,但Jamie帶著抱歉地笑容婉拒後續行程,再喝下去他可沒膽保證會不會就直接睡在酒吧裡頭,那太尷尬,所以揮揮手Jamie與朋友的方向背道而馳,走上返家的路途。

      夜晚的街道上,高掛在夜色天際的月亮比平常還要再更明亮些,所以月亮神今天心情好會不會讓自己看見那個人呢?Jamie抬著頭看見時看那皎白的月亮,想到自己竟然去懇求月亮神,嘴角又想揚起,結果一陣強勁的冷風吹過後才恍然想起自己到底在胡亂想些什麼。

      不得不說冷風對於醒酒的效果非常好,Jamie將圍巾拉鬆一點讓風能透入他的身體降溫,放慢腳步在無人的街道上行走。

 

      忽然鼻子傳來剎那的冰冷,Jamie從口袋伸出左手摸了一下,他摸到了一陣溼冷,然後眼前那原本不明顯的白色細雪漸漸變得清楚。

      下雪了,這座城市,在半夜時分,月亮似乎又明亮了些。

      Jamie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想不出來任何原因解釋為何要跑起來,但如果不這麼做會後悔一輩子,這種強烈的預感充斥著他全身,要趕快回去,不快點就會來不及了。
      原本能走上十分鐘的路途,Jamie硬是用三分之一的時間完成,好一陣子沒有激烈運動讓他一時之間消受不起,大口大口喘息著,一直到走到自家門口前,Jamie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連嘴巴都忘記合起。

 

      「Jack Frost!

 

      那個人錯愕地回頭看著不應該還會看見自己的人,臉上也明顯帶著吃驚的表情,原本遲疑要不要立刻轉身逃跑,但都已經不是小孩子竟然還能看見自己,Jack Frost為此感到非常意外,卻有股鬆一口氣的感覺讓他搞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

      綜合以上幾點因素,Jack Frost從惡作劇完的窗戶邊離開,緩緩地降落到已經不在比自己矮小的Jamie的面前。當年的矮小子竟然已經長得這麼高,比起那時候還要更穩重,雖然外表改變了,但那一臉傻氣樣貌讓Jack Frost不會認錯這就是堅信自己存在的那位小孩。

      一直到現在還是一樣相信著他們的存在。

      到底要哭還是要笑,Jack Frost的心情有些複雜,他沒想過Jamie會一直相信自己到現在,他見到的小孩子都在成長期間漸漸被社會化、被剝奪了勇敢做夢的翅膀,過那時段不再相信他們的人只會多不會少,但他們這些守護神還是持續守護著世界上的孩童們,一代接著一代,而以成人樣貌卻還能夠看見他這還是他當上守護神後第一次遇上。

      當Jamie意識回來的時候早就已經喊出那個人的名字,站在他眼前。

      Jack Frost依然如那天一樣,穿著帶著雪霜的深藍色連帽上衣以及棕色的七分褲,即使赤腳踩在雪地上也沒看見他為此覺得寒冷。

      只不過比起自己抑制不住的笑容,對方卻意外地沒有那時候痞痞的眼神,也沒有愉快地做完一場偉大盛會般的惡作劇後的那種壞笑。
沒有,Jamie沒有從眼前的Jack Frost身上看見,反而更多的是屬於『驚訝』的表情,相似當年兩個人在房間那樣。

      「你、你還看得到我?」Jack Frost無法相信地指著比自己高大許多的Jamie說著。

      Jack Frost語氣中明顯的顫抖讓Jamie稍微平衡了一下多年來的鬱悶,原來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回憶著過去,對方也沒從忘記過自己。

      所以自己在他的心中是屬於『特別』的吧?Jamie想著。

      「嗯!我看得到喲!Jack Frost。」

      「怎麼可能⋯⋯等等,你真的是當年那小鬼頭嗎?那只不過在這裡這麼高的棕髮小孩?」Jack Frost不信邪地用手比了比自己約莫腰部的高度,然後仰起頭挑起眉頭疑問地看著眼前的Jamie

      「我有那麼矮嗎?」看著那似乎有點矮的高度,Jamie苦笑著。

      「小鬼頭都矮冬瓜啊!」

      「那你就是小鬼頭的老大囉!」

      「當然!我可是帶來雪季的Jack Frost呢!」Jack Frost自豪地說著,那壞心的調皮笑容終於出現了。

      嘴角的笑容從看見那白髮的身影就沒有消失過,但Jamie想到的卻是另外一件事情。

      眼前的Jack Frost不像那時候帶著不確定的語氣再三詢問能不能看見他,而是立刻承認即使Jamie早已不是孩童的模樣也看得見他。從與他的對話之中感覺到,他不再對自己感到迷惘,是真的為他守護神的這份職責而自豪著,真心喜歡這份能守護著孩童笑容的責任。看見這樣的Jack FrostJamie打從心底為他感到開心。

      那自己可以是作為是唯一守護Jack Frost臉上笑容的Jamie嗎?他想著。

      即使只有0.001%機率能夠再一次相見也不願意放棄相信他的存在,在回到家抬起頭時看見那個人拿著木製的冰棒透過風精靈的幫助漂浮在自己窗戶外頭,就算再怎樣不可置信、驚喜到連吶喊那個人名字的音量都沒有降低,只深怕那個人又再一次消失在自己眼前、再一次錯失與他相遇的機會。

      Jamie掙扎了這麼多年在那一瞬間徹徹底底地認輸投降,原來自己這麼思念著這個人,思念到無法用任何言語表達出自己的激動。從文具用品、服裝配件,甚至用上自己未來的研究道路試圖證明著這個人是真實的,用盡他所能夠回憶起與那個人短短幾個小時的相處時光,不放過任何一次讓自己有動力一直相信著Jack Frost的存在。

      他還看得見他,已經不再是兒童的Jamie還看得見那依舊抱持與當年相同外貌的Jack Frost

      所以,只要一直相信著,就算機率多麼微小都有可能有實現的一天,對吧?

      Jamie笑著將Jack Frost緊緊抱入懷中,在心底深深感謝月亮神聽見自己的微小願望。

      「果然,只要一直相信著就算不是小孩子也能看見你呢!Jack Frost。」

      「Jamie你是傻瓜嗎?唉──真是的⋯⋯真是服了你。」

      Jack Frost不是笨蛋,他每個冬季還是會過來這個地方,他可是雪季初始的帶領者怎麼可能會遺忘這區的小孩子呢?但自從事件過後經過Jamie房間窗口探訪卻只有某一年的冬季,他們守護神是不太能出現在人類面前,但那一晚他卻忍不住偷偷跑過去看那時候的小孩到底現在在做些什麼。

      輕巧地偷偷潛入Jamie的房間,本人躺在床上睡得像一頭豬,毫無阻撓的進入。一般人倒是沒想過多年不曾見到的守護神會再次來進來到他的房間,童年時期時還會準備著捕獲守護神的工具,長大則因為釋懷、大概沒機會見面就沒再做那些蠢事。
Jack Frost
看見房間少了許多玩具但牆上那同樣位置的兒童蠟筆畫改變了,上頭原本只有Jamie在空中乘坐著雪橇,底下是他的朋友們,但在空中卻多了一抹穿著深藍色連帽衣的身影。

      紙張已經泛黃卻依舊貼在那個位置,Jack Frost內心有些激動,忍住想要走近一點看的衝動,他環視有些改變的房間。

      多了一個書櫃,上頭擺滿著書籍也不乏許多兒童童話書,有些很新,有些則很舊。視線轉移到堆滿亂七八糟參考用書以及不少份文件的書桌上,Jack Frost瞥了一眼直接攤在桌面的文件,上頭是他不太懂的東西,但似乎是必須做重要選擇的事情,因為他看見Jamie寫了不少想要做的事情在空白處。

      然後另外幾個東西引起了Jack Frost的注目。

      一本關於帶來雪季的人,那是一本童話書,薄薄幾頁,但看得出來書本的主人很細心對待它。堆放在書本旁是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旁邊也帶著似雪花的圖騰,黑色配著銀白色,很漂亮。最後則是掛在椅背上,那同樣也是染著雪花圖案的海軍藍圍巾,Jack Frost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表示自己的意外與驚訝,只能傻愣愣地看著躺在床上那睡著的年輕人。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盯視的視線,床上的人忍不住翻了身讓處在傻愣狀態的Jack Frost回神過來,趕緊從窗口飛出去,悄悄地離開這間房間。而臨走之前將Jamie房間窗戶關緊,並且在窗戶上畫上屬於他的雪花。為什麼這麼做Jack Frost當下沒想什麼深層的含義,只是單純認為應該要做點什麼,自己能夠做的除了帶來雪季似乎也只能做這件事情,希望早上那個人醒來也能帶著笑容迎接這一年的冬季。

      後知後覺才到現在發現那時候無意間的動作竟然原因這麼簡單,雖然無法直接感受到,但在那似乎是溫暖的懷抱裡頭,Jack Frost也沒想要忍住,笑了。

      謝謝你從那時候起還一直到現在相信著我,傻瓜Jamie

 

Fin.

 

——

 

哇幹我沒想到會打這麼長啊靠腰囧!!! 感覺還有很多可以寫但⋯⋯我還卡在人類與精靈相戀(?)機率所以先以現實感來寫吧啊哈、而且我明明是掀開了兔冰坑結果一個大反轉我竟然跑去先來寫JamiexJack而且還是這麼爆掉字數的長度(ry

我的文風變了我要跟大力相助但連環砲我的校稿精靈雨晴懺悔,我中文英文寫作文根本更混亂了嗚嗚嗚(艸),謝謝你幫我糾正這麼多語病( ;´Д`)

我回台灣要去補一大堆中文小說找回語感嗚嗚嗚,中文為何沒有同位語的用法(你喲##

 

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喲,真的好喜歡好喜歡Jack Frost唷!!!

聽說今年北愛有機會有下雪,上上週看見雪霜的時候超興奮。然後早上醒來路面上都會有小小的雪霜,有時候能看見因為太滑了結果有人腳滑的尷尬場面(喂喂喂XDDD  

同好快來一起加入RotG的世界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柉茗
  • Jamie X Jack 太讚!!
    超愛這個配對的wwww
    雖然剛開始先看到的是Bunny X Jack
    但是之後看來看去最萌的還是雙J阿wwwww
    Jamie一臉就是腹黑阿阿阿阿!!!
    嗚喔喔喔人神戀(?)就是又虐又萌阿阿阿阿
  • 我原先也是先被BJ打中,結果看完電影不小心被雙j打中阿!
    雖然不可能走到最後(?)不過痴心一片的Jamie即使到老也會一直相信著Jack Frost的存在阿!!(可惡我開始腦補了該怎麼辦w) 

    Rakui 於 2013/02/02 09:36 回覆

  • 傑克...愛你永遠
  • 男男沒甚麼˙˙
    就因為如此我才這麼想推倒jack frost(本人的願望
  • Jack萌翻了(?)
  • (原本對RotG沒愛但一看到Jack就可以瘋狂看上上百遍的路過...
    雙j超有愛的啊尤其是美少男配上小正太(欸
    雖然我覺得Sandy X Jack也不錯(?)
    無限支持雙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