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黑化Jack Frost設定,Jamie大學生設定,人物OOC有。
x請找小煌算帳 (快速連結
x今天哲學課上了Plato認為的三種官能,現學現賣(欸XD
x呃⋯⋯這有需要標級數嗎(咦
⋯⋯讓我懺悔一下我竟然是在聽SHINee的Dream Girl打這篇我的天⋯⋯
xHint: BGM中的歌詞是提示(?) 
 
 
好了嗎?好了吧? Let's go!

 

 感謝閱讀

 

「柏拉圖認為人具有三種官能:理性、意志、以及慾望。唯有理智支配意志並且節制慾望,使之各盡其性,才能符合正義,才會是理想的人啊⋯⋯(轉:貓不羈解讀)」Jamie思考著這一番話,想著這套論點套用在其他事物上是否還能夠使用相同的解釋方式。

當然這不是Jamie的本科所需要閱讀的書籍,只是湊巧某天在餐廳吃飯時聽見和自己修同一堂課的同學提到了他修了一堂外系的課程。內容還蠻有意思的,討論古代希臘哲學家們的思想,Jamie覺得很有趣,順勢問上課內容是什麼、在討論哪一位哲學家的論點,打算手邊的報告寫完之後,找休閒時間來看看。

趁交出去報告後的空檔,Jamie去學校的圖書館借了翻譯版本借出來打回家看,在回家的時候發現路邊的雪霜比早上還要更厚了一層,或許那個小子今天又會跑來也說不定?Jamie想著。

明明都要邁入三月的春天,天氣卻還是很冷,偶爾還是會出現暴風雪的預告,然後就不意外看見那個小子又溜進來自己的房間。

算了,反正自己也管不著,他可是調皮搗蛋的Jack Frost啊,自己也不過是一介凡人罷了。

可是曾經也是人類的Jack Frost,即使現在是非人類的形態,是否還擁有人類般的情感?還是說因為蛻變而喪失了屬於人類特有的一些思維與行為?

啊,聽起來很有意思呢⋯⋯

 

「⋯⋯Jamie你在笑什麼?你手上那是什麼東西?」一陣寒冷的觸感從後頸傳來,連那小子開口說的話在自己耳邊都能感受到那股冰冷。

 內心所想的人果不其然來了,順勢附帶一個極為挑逗的行為在自己耳邊吹氣著。見狀,Jamie只能苦笑著推開那小子的頭遠離自己的耳朵,自己想要實驗的事情還沒開始怎麼能先被干擾呢?況且他還得找這小子算帳。

「從前偉大的哲學家討論出來的事情。」

「聽起來就很無聊,嘖。」Jack Frost不以為然的瞥瞥嘴,忽然想到什麼似的,皺著眉頭說:「你該不會又要寫報告了吧?因為你說前幾天要繳一份很重要的報告我這一陣子才沒有過來。可是今天交出去了,對吧?」

「⋯⋯嘛,是啊。我今天交出去報告了。」讓世人知道因為最近晴朗或者又忽然下大雪的原因來自於我本身有沒有報告要繳,大概會被⋯⋯唉,真是的,Jamie忍不住嘆一口氣。

「那你看這些做什麼?」

「沒有為什麼,想要看而已啊。」

「既然那本書『沒什麼』,那麼『不繼續看』也沒有關係囉。」Jack Frost抽出被Jamie拿在手上的書籍,隨意地丟到房間的角落去,然後坐到Jamie的大腿上,俯視著眼前的人,舔了舔嘴唇。

被調戲的Jamie則想著現在再不快點問等等場面無法控制時就沒時間問了,抓住Jack Frost正在解自己襯衫扣子的手,抬著頭問著:「你老實招來,你是不是給了沙人什麼好處還是要脅他?」

「怎麼說呢⋯⋯」白髮的男孩眯起了眼睛,彎起了大大的笑容,整個人趴上Jamie,在他的耳邊輕聲說話:「我可是費了一番心力才讓那棵木頭幫我的忙呢。難道Jamie不喜歡我準備的『禮物』嗎?在夢裡的感覺也不錯吧,嗯?」

當兇手不反駁且還認真地坦誠是自己的作為,Jamie還能說什麼,左手環住Jack Frost的腰,撇過頭在對方的左耳邊喃喃:「惡作劇的孩子,該罰。」

「不惡作劇我就不是我了啊。怎麼樣,在夢境我還夠賣力嗎?」

「我想我還是比較喜歡現在。」Jamie的右手鑽入了對方的衣服,沿著脊椎一路往上,然後再往前前進。

 

因為知道這小子若真的跑來找自己,那可不是一兩個小時就能解決的事情,這樣的話手邊該要繳出去的報告肯定會變成遲交。關於這一點,Jamie還是存在理智,不能太寵Jack Frost也不能每次都讓他為所欲為,所以Jamie老早就先行告知那小子他真的會很忙,只要讓他將報告平安交出去,之後的時間就能夠更彈性。

Jamie以為那小子還會對自己耍脾氣,腦袋還在想該用什麼方式哄騙對方,結果出乎意料之外,Jack Frost只是嘖嘖嘴,說了一句:『知道了』,然後繼續啃著Jamie的肩胛骨。

可是Jack Frost可是公認的搗蛋鬼啊,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放過Jamie呢?

他可是很守約定,這一陣子都沒有再過來找Jamie,也沒有讓這一區的風雪更佳劇烈,可是這可不代表說不能到『夢』裡頭碰頭啊。

還覺得那小子忽然善解人意起來,沒想到根本在耍詐,白天讓Jamie好好地把握時間寫報告,晚上則讓他夜夜欲春夢,想碰卻碰不到,想吃也吃不到。

真夠狠心的,Jamie想著,所以現在他要懲罰一下那幾天讓他夜夜難眠的凶手Jack Frost。

 

心中的慾火燃燒起來,也要有人來熄滅,尤其是將那把火挑逗起來的得負責這一切。即使所碰之處都帶著一股冰冷,Jamie他的想法倒是覺得那也是增加情趣的一種方式。

不過看見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懷中那小子蒼白的耳朵悄悄地染紅,心情也好了不少,或許得給對方一點回禮才對。

想著想著,右手也攻略到Jamie所想的地方。

時揉時捏著那一處,在等待來自對方更多的表情時,也不放過另外一處,左手伸入對方的褲子內,沿著內褲的外圍,讓手指慢慢遊走在邊緣。

Jack Frost雖然滿意他所送給Jamie的禮物附帶而來的回禮,在Jamie的耳邊發出了一陣一陣輕聲的喘息,可是他還想要更多,還要、還要更多只屬於Jamie的味道⋯⋯

 

「⋯⋯我想我也成不了高尚的人類。」忽然Jamie開了口,但正在做的探索卻沒有停下來。

 瞇著眼睛歪頭看Jamie,Jack Frost不知道對方為何說出這番話,只是臉頰染上粉色紅暈的樣貌,倒是讓Jamie更確定自己的想法沒有錯。

「因為你啊,Jack Frost你這個搗蛋鬼⋯⋯」Jamie舔了舔對方的冰冷的嘴唇,輕咬著:「別在夢境的轉角就消失了,你這個只在夜中出現的Dream boy⋯⋯」

 

Jack Frost笑了。

 

「呵,那麼就緊緊抓住我吧,別放開我⋯⋯」

 

 

永遠都不要放開你的手啊,只能屬於我的Jamie。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