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夜趕死線都沒怎麼睡,果不其然昨天一早出門去學校交了作業後,當晚不到十點就躺床趴平,一路睡到隔一天中午才悠悠轉醒。

開啟電腦將要處理的事物都一一叫出來,順手也將學校一直在催的成績單掃一掃上傳給他們,然後播了Skype給我媽。

接起來時對方還在跟她的、我小舅子在談論一些家務事,所以便趁他們還在聊時便先去處理今日的作業量。

當她處理好後,回頭過來和我聊天。

我喜歡跟我媽閒聊,雖然她總是聊到一半就想要掛我電話因為她想睡了要不就是家裡那隻小的在鬧,但這些都阻止不了我盧著說『你這個壞人都不陪我聊天』的意念!

聊了許多有的沒的,忽然提到那隻老的今天去北京演講了,然後交代她要轉話給我。

瞬間聽見那老的又飛出去,其實也沒什麼感覺,反正他比我還坐不住,要他不出國說不定真的會要他的命呵呵。去北京演講也是一份機會,想去就去吧,我跟我媽總是這樣說著。

轉回原話題,我媽說那隻老的想要來接我回家。

當下我回了一句『難道他不用上班?』,我媽當時也問那老的,結果老的說夜間部的課都上完了,沒有問題。

 

「那這樣我得跟相見恨晚說一聲耶⋯⋯」我在電腦前哀嚎了一下⋯⋯

「我也有跟他說啊,說你那個住在烏來的朋友會去接你回來,但他還是想要親自去接你⋯⋯」我媽在視訊上笑著說,毫不留情地繼續賣那老的八卦:「欸,他想要去接你,你就讓它接嘛,讓他表現一下嘛。他聽見你朋友要去接你就在那邊說著:『為何不問我去接她啊?我有空啊,我可以去接她啊!』,能怎麼說,也只能說你怕他有課要上所以不想要勞煩他囉。」

「呃⋯⋯蛤⋯⋯」我還是在電腦前糾結了一會兒,「一回國就要開始吵架會吃不消耶⋯⋯肯定會在車上鬥嘴啊,要不然就是被他數落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很難熬耶⋯⋯」

「啊喲,你就讓他去接你嘛。我叫他自己來跟你說他拉不下面子啊,所以我只好來當說客遊說你了。」

 

看了視訊的另外一頭,我媽臉上的笑容真是燦爛至極,反觀我滿臉鬱悶與糾結。

我何嘗不想要跟那老的好好相處啊,但這不是一兩天就能夠將中間的疙瘩說一說就能解開的事情啊,不然這世界上哪來這麼多糾結人生?

我跟老的的關係是當兩個人一坐下,開始說話時,就開始開砲火對幹了。不是被數落就是被念英文文法不學精一點,每次的內容都千篇一律,砲到我都可以背得出他的台詞了。這種關係是怎麼用一兩句解決的啊,快昏倒了我。

 

「你不是前一天傳給他那隻影片?黃小琥那一首歌?」我媽意味深長地說著:「一早睡醒來去幫那老的買早餐回來給他吃時,他就跟我說你傳給他一首歌,然後打開手機弄出來給我看是哪一首。看到歌名《放不下心》我就知道我一定會哭得很慘,所以就忍住先不看晚點再慢慢看。結果那老的又坐回到沙發上吃早餐準備出門,唸著他懂你的意思,懂你傳給她那一首歌的意思。」

我在電腦前汗顏,哭笑不得地大叫著:「他是懂什麼啊!」

「他說他懂你的意思啊,也不知道他懂了什麼。」我媽又開始笑得花枝亂顫的。真是服了她,只要那老的出糗或者吃鱉她就會很開心地跟我說八卦,當然她父母(也就我外公外婆)也不會漏掉發送八卦的好時機。

「唉⋯⋯那首也是雷大師傳給我的,不然我不知道啊⋯⋯」

「噢,是雷雷傳給你的?」

「對啊,當我還在水深火熱趕死線時,她敲我FB傳了這首新歌給我,結果沒意外讓我在電腦前哭得跟什麼ㄧ樣。都知道我笑點哭點都很低還在這種關鍵時刻傳給我,不知道親情牌是我的軟骨嗎唉⋯⋯」我喝了一口剛泡的早餐茶,「結果她說她要傳給她家那位老爺(她爸)看他隔一天睡醒來看到的反應會怎樣。」

「難怪。」

「然後我回她那我是不是也要傳給我家那隻老的看他反應怎樣嗎?雷大師說可以試試看。但她傳給我看時你們台灣也才不過這個時候晚上八九點,這種尷尬的事情還是半夜再傳給他吧⋯⋯我們還討論了說,家裡那老的肯定會在我們這群丫鬟出嫁前一晚躲在棉被裡頭大哭特哭的⋯⋯」

 

我媽聽見整個開懷大笑,然後也提到她一直在跟那老的說,要他好好把握這一兩年,因為家裡那隻小的還在小學階段。之後上了國中進入青春期後就不會跟你撒嬌了,再不好好珍惜可以跟女兒親近的機會,以後就沒有了。還順勢洗腦那隻小的說:『你看,你再不去抱抱爸爸以後就不會有囉。你看你姊姊現在還有跟爸爸抱抱親親嗎?沒有吧?』

結果我妹回了我媽:『那我比姊姊幸運,因為我還可以跟爸爸親親。』

聽完我都不知道該回什麼,任由我媽繼續在那邊爆料家裡的事情,苦笑不已。

 

又多盧了半小時聊其他些事情,在我們快要邁入一小時又四十分鐘的時候被她催著去寫功課,因為她想睡了而且還有那隻小的皮蛋鬼要扒皮。

 

「好吧⋯⋯」我歎氣,「我去跟相見恨晚說,我們星期六上山去看畢典再約。」人家都要來接了我能說什麼呢,唉。

「哈哈,那我再跟那老的說你要讓他接。」

「⋯⋯但他來接我就不能穿那件了」我驚覺事態嚴重了,「我原本想說相見恨晚來接我就穿比較透一點說⋯⋯」

從英國這高緯度的國家一口氣直接回到接近北回歸線的台灣,還是在炎炎夏日時刻,一下飛機沒有瞬間來一股熱流我才不相信,肯定會很熱啊。

「你是打算穿什麼?給我看。露什麼露,飛機上那麼冷。」我媽瞇起眼睛。

「呃,沒有露什麼啦,你女兒才不穿那些東西⋯⋯」我拿不出來是因為我才剛下定兩天,貨還沒到,但讓你知道我不就又要被唸『又去買衣服了』唉。

「難道你是想穿熱褲?」她想起我之前去愛爾蘭買的熱褲,好一個記憶深刻。

「差不多類似⋯⋯」

「不冷死才怪啊你。」

「但我會穿大衣啊,帶兩件回家耶。」

「⋯⋯反正不要穿太露就是了。」我媽頓了頓,「是說這一季看見很多裸色的衣服,真的很好看啊⋯⋯」

我說媽你這話題也跳轉太快了吧,只好乾笑著附和:「是啊。」

 

「反正我會跟他說一聲,那就這樣囉。」

「叫他不准遲到啊,不然我就拖著大行李箱跑去搭客運了。」都讓你接了,敢放我鴿子給我走著瞧,嘖嘖。

「會啦會啦,他還是很愛你啦。」

「⋯⋯隨便啦⋯⋯掰掰。」

 

我笑著按下通話結束的按鈕。

 

她是我的好友兼老媽哈哈,如果要將我跟她的相處感情做個說明的話。

如果我跟我媽是朋友關係,那麼說我跟我爹是世仇也未嘗不可呢。

那種相愛相殺的鬥嘴關係。

 

 

唉,該不會真的要到我未來出嫁了才會跟那老的親吧⋯⋯那還真是有夠久遠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kui 的頭像
Rakui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