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Bad.

我以為我可以坦然放下去的說,結果根本是個屁,喜歡上的怎麼可能用一句:『嗯,不能喜歡所以不能喜歡』而完全中斷一切呢?

那種人真的也太強了,深感佩服。

I'm not that brave. I'm normal as well. 

 

我也不知道怎麼又突然發作起來。

或許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剩不到三週就要離開,又遇上大家都在忙著期末考,最殺傷力的是我們的共同教會聚會已經在昨天結束了。

好像就會斷了線般,聯繫不到了。

 

不想要,還想要再奢侈一點,想要再多一點相處時間。

即使知道緣分不知道還能不能撐到再一次回來這個地方,或許能不能回來都還是個問題呢呵。

 

可是還想要,再多一點點,再給我一點點也好。

 

還有幾週的機會,等大家都考完試,在我離開之前,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想要把這一切都好好保存在相片、在日記也在腦海之中。

 

怎麼辦啊,怎麼辦?

 

好任性啊我(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