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發佈於NINE。(猿美企劃/台灣)

聯合主題協力:回憶。

 

感謝閱讀。

 

  「告訴我,那是你的內心話嗎?猿比古。」

  你看著他那總是充滿滿滿精力與活力的橘紅色雙瞳,此時此刻卻被點燃名為表憤怒與不解的神情,倒映著你那不會再為了赤色火焰而燃燒的冷默身影。
  那一刻,你忽然笑了出來,抑制不住的嘴角緩緩上揚。
  好懷念的樣貌,那些日子只屬於你與他兩個人之間的歲月時光。
  縱使彼此間曾經因為諸多雞皮蒜毛小事而意見不和,到最後,不是你先以言語反諷一聲他的狂妄且幼稚的想法而後妥協,便會是他說完後驚覺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太過於愚蠢,反過來朝著你大笑要你遺忘剛剛他的胡言亂語,別想太多。
  你們之間不許要用言語來多表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知曉對方下一步將要做什麼。
  如此高度配合的默契並不是立刻成型,也是經過許多難以跨過的磨合期、忍受著彼此與自身不相同的性格與缺點,一點一滴慢慢透過頻繁接觸與相處才得以擁有。
  是誰比較包容誰,是誰比較體諒誰,這一點表面上或許是你多於他,可是只有你知道是他多於你。
  如果不是對方,你的世界只會是一個人。


  你懶得踏出去被你築建而起的高牆,只在你的世界之中打轉,以冷漠的神情鄙視著外牆之外的愚民,這一切卻只是在掩飾著你想要找到與你擁有同樣見解的人罷了。
  曾經你認為這世界上不會再有一個人能與你交心,看多了人性的醜陋,你不屑一顧於那種人同合流污,也不想伸手扶住那些被他人欺負的人,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不發一語。
  你總是在背後被稱之為是太過孤傲的人,直白點,孤僻的高材生。你也不是傻瓜,要說就讓他們說吧,要來打架你也奉陪,不要惹到自己的底線,少一事是一事的態度讓想找你麻煩的人也發覺娛樂性不夠,轉身找尋更有趣味性的獵物。
  所以當你面對那些因為惡勢力而無法反擊的懦弱者,沒給於同情,也沒給過援助。
  為何要伸出手幫助?太麻煩了,而且對方或許還會反咬你一口,對著你大喊為何要這麼雞婆。感情以及緣分那種事情太脆弱了,一點爭吵就能夠破裂,那麼為何要做這麼沒有投資報酬率的事情呢?
  一直以來你是這麼認為著,直到,那一天,你忍不住踩了半隻腳到城牆外頭,下令那群暴民停手。當著一整群因為你的來訪而停止手邊的動作,各個眼神冒出困惑與吃驚,傻愣地看著你抓住圈圈內正被欺負、與你有幾面之緣的橘髮小子離開眼前這個是非之地。
  你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慨,一部分是因為走在你後面被你抓住手腕而跟著你前進的人,另外一方面卻是自己沒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打破了你所認知的觀點。
  熟不知,當你真正開始認識這個人以後,你以前那所謂的『認知』也隨著與他的相處,逐漸崩盤而改觀,卻也為了這個人再一次重組後又面臨崩解。
  如果當時候你會知道有這麼一天的到來,你還會願意伸出那一隻手,抓住他嗎?


  「呵,你說呢?這麼多年來你還不知道我的答案嗎?我不認同吠舞羅也不崇拜周防尊,對於你們那種玩家家酒遊戲的暴力幫派,我沒有興趣!みだき⋯⋯」
  「你⋯⋯!」


  看著他又再一次因為你的話,低著頭咬住嘴唇,隱隱散發而出的不甘心與你解讀不出的情緒集中在他那因為憤怒而握緊的拳頭,你並不好受,但卻認為這是最好的辦法。
  即使只會讓這個人更厭惡你也在所不惜。
  見他放開了拳頭,接話也不願意再接下去,直接轉身離開。
  你沒有為此鬆一口氣,你以為你有的,但這種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是吧?
  如果有那一天是嗎⋯⋯這種問題最終只也停於『一個假設』,沒有可能性可以返回重新選擇,所以你不知道,你回答不出來。
  轉身往另一個方向離去,在你接起上司因公打來終端機之前,你忽然又笑出來,好像除了笑也不能再用其他的神情來表示你的情緒。


  真的搞不懂啊,這個脆弱的世界以及你,みだき。


  Fin.

 

 

xVulnerable, 脆弱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