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日快樂,有點詞窮不知道要寫什麼這兩個人?

英文什麼的翻譯之後再附上,明天要唸的閱讀範圍還沒唸我是該停筆了。

,其實我心情很差,差到極點。

不懂的部分在留言給我我再解湯底(咦XD)

 

預祝閱讀愉快:)

 

 

01.

黑子哲也從睡夢中醒來,迷迷糊糊的環視著他的房間,些許陽光從沒拉好的窗簾透進來。

啊,今天說好要跟一起做研究報告的同學去圖書館找資料的,不能遲到。

他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鬧鐘,短針才指到七。

 

「早安。」

 

黑子哲也對著空空如也的房間內說著。

 

02. 

Kagami! Any plans for the evening?” 

"........Don't tell me you are going to the pub again, Frank."

“Come on buddy, it's not a big deal for just one drink! Don't you know the best thing to get out that bad mood is to smap yourself?”

"Not today, I really don't have that mood. Sorry mate. Maybe next time?"

"Well, up to you my friend. Call me maybe, haha."

"You dope! See ya."

 

03.

「汪!」

「二號乖。」

 

黑子將狗飼料倒入二號專屬的碟子中,自己則從冰箱拿出牛奶,在碗公中倒入將近半碗的cornflakes後再將牛奶倒入。

捧著碗公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卻沒有很認真的在聽晨間新聞而是在想著自己到底有沒有漏掉什麼有沒做。

今天的行程是八點半在圖書館跟千葉、森田以及榎木相見,為了兩週後的上台報告以及期中考的小論文,他們四個人總是會預約著學校圖書館內的多人讀書空間,無論是找書還是影印,要跟隊友確定內容要那邊增加哪邊要減少,更棒的是電、網路還有暖氣都可以使用,肚子餓圖書館外頭就有小餐廳可以果腹,完全符合他們需求。

昨天不小心熬夜到凌晨兩點才入睡,雖然終於把預定的工作分量趕完了。

但如果被抓包大概會被唸很慘吧,黑子哲也想著。

 

啊,cornflake軟掉了。

 

04.

“Wow, so early back.”

"Please, I'm not that kind of party man, okay? Gosh, my shoulders..."

"Any massage? I can give you roomate discount if you want. 0.01%?"

"Fuck up!"

"Oh dear, William, look! Poor Kagami has a bad temperature."

"Paul, you better believe I will kick you out and find another roomate."

"NOOOOOOOOOOOO!!!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please my love, don't go away!!!"

"For God's sake, Everyone knows that you can't live without my cooking! William! Bring your freaky lover back to your room!"

"I can't, my friend. My new lover is my essay and Shakespere. "

"........Shit, I hate you guys."

""Your Welcome, Kagami.""

"................"

 

05.

「啊!黑子,早安啊。」

「榎木同學早安。」

「昨天又熬夜囉?黑眼圈都出來了,這樣不行吶。」

「榎木同學臉上也是啊,淡淡的。」

「啊,真的假的?!虧我出門前還有遮一下耶⋯⋯難道上次買的日用防曬間遮瑕的那罐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嗎?!黑子謝謝你喲。」

「唷!黑子、小薰。小薰你幹嘛啊?幹嘛遮著眼睛,這麼見不得人?」

「森田君早安。」

「啊啊,總一郎最討厭了啦!討厭鬼!」

「嘖,又我了。是說千葉那小子該不會又睡過頭了吧⋯⋯」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睡過頭了?」

「哇靠,你不要跟黑子一樣無聲無息地冒出來啊!」

「明明是森田你自己沒看到人,大老遠我就跟黑子招手了,對吧黑子?」

「嗯,千葉君早安。」

「好吧,那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就走吧!GO——!」

 

黑子哲也在心裡對自己打打氣。

走吧,我們。

 

06.

今天不是他的日子,做什麼都不對,做什麼都不順利,明明再過幾週後就要開始進入期中考試週,但是火神大我卻一點也沒有心思靜下來讀書。

高中三年的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他就這樣畢業了,與同班的黑子哲也。

兩個人之間的情意本來就有些模糊難說,火神大我其實也沒有很特別覺得自己一定要找到哪種理想型,性別什麼的那是另外一件事情,但無論是在課堂上的日子或者是放學後籃球部的時光,緊緊繫在一起,如同光與影般。

他們之間的緣份似乎也就這樣把兩個人綁在一起了,怎麼弄也斷不掉。

可是未來的世界很寬廣、很遙遠,也很令人無法掌控。

他們並沒有選擇繼續走相同的路,而是各自選擇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火神大我獨自一個人在誠凜高校畢業之後飛回到美國唸大學部並且在校內的籃球校隊內打球,在誠凜被激發出來的潛能在這裡根本還只是小兒科的程度,隊上的隊友們一個個都比自己還要厲害,還要更有趣的球風。這一切都讓他覺得很有挑戰性,無論是增進自己在籃球這領域中的實力,或者是上課的唸書壓力。

是的,雖然在課業上都是勉勉強強靠著黑子哲也還有其他同班同學惡補而來的,僥倖過關的科目也有,但火神大我還是認為打球之餘繼續升學這條路還是要走。

況且上大學之後學到的領域更寬廣更大範圍,比起高中那些基本科目,大學的課程更生動更有樂趣。

 

而且他相信黑子哲也也會繼續唸上去的,因為他們有約定。

 

07.

黑子哲也盤腿坐在書櫃與書櫃間的小走道,左手上拿著一張他順手抄的書本名稱用眼睛快速瀏覽著是不是每一筆自己要找的書籍條碼都有被他找到,右手舉著食指在茫茫書海中找尋著自己要寫研究報告的論文集。

他還沒進攻到journal以及paper的書櫃,那邊簡直才叫地獄,現在的他還卡在已出版的書籍櫃,但這也夠他找上快半小時都還在同個區域內像鬼打牆一樣。

密密麻麻的白紙黑字,一直找不到要的書籍的憤怒敢以及連續熬夜沒睡好也沒吃飽的後果,中和以上幾點因素,黑子哲也瀕臨腦袋當機邊緣。

 

「啊,黑仔你找到——啊啊,黑子!不要當機啊!總一郎快點過來!」

 

啊,好想要吃那個人做給自己的菜飯。

 

08.

剛從浴室沖洗一番出來的火神大我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看著筆記型電腦上一排的小綠頭相,但想要找的人不在線上,狀態顯示著『口頭報告及期中報告準備中,勿打擾』。

黑子那邊現在也差不多要準備期中考試吧?火神大我邊想日期邊坐到書桌前,滑著滑鼠看著還有誰在線上。

另外難得一位也在線上的,是上個月才來美國拍攝新的代言照的國際名模黃瀨涼太,狀態顯示:『要進入冬天的米蘭街道也很美。』附註連結是還他在街道上的拍攝照。

火神大我想了一想要不要敲還是就這樣當作沒看見,畢竟自己眼前還有報告要做、還有課後閱讀的量沒有讀完。

但在糾結的同時,對方卻早一步先敲訊息過來了。

 

「小火神!還沒睡啊(*^o^*)」

「你才是,那邊不是三更半夜?」

「因為要等清晨的早晨陽光所以今天提早上工\(^o^)/現在在等攝影師架好器材還有等場景佈置組。」

「⋯⋯嗯,辛苦了。」

「啊啊(。-_-。) 小火神好冷淡喲,心情不好嗎( ;´Д`)?」

「⋯⋯」

「啊,我知道了!在想小黑子吧ψ(`∇´)ψ 我也是,我也很想他唷,不知道最近他過得怎麼樣時間一直搭不上聊不到天(−_−;)啊啊,小火神再見囉,我要去拍攝了! 下次再聊( ´ ▽ ` )ノ」

「嗯。」

 

『黃瀨涼太下線』

 

火神大我內心想著一的大男人跟你對話一直參雜著顏文字誰會看得下去⋯⋯如果是黑子的話大概對他會一直都掛著隱藏但卻都不跟對方講吧。

嗯,果然很有黑子的作為。

 

雖然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但心情多少好了一點起來。

火神大我將即時通訊的頁面關起來,伸手將放在一旁的厚重原文書拿到眼前,頭上掛著耳機聽著來自音樂播放器的音樂,動手打開今天要讀完的進度。

 

這些都是他經過掙扎後選擇要走的路。

是啊,他自己選的。

 

夜深人靜,陪伴自己的只有放在書桌旁兩個人的畢業照。

 

09.

到廁所去洗把臉,黑子哲也透過廁所內的鏡子看著自己眼皮下一圈明顯的青色。

剛剛在走道上再一次上演腦袋當機的模樣果真自己又再一次搞壞身體,如果被發現被打了小報告大概會被唸很慘吧,然後那個人會皺著眉頭、碎碎唸著那樣不好這樣不好。但那太任性了,拿著自己的身體開玩笑讓那個人為自己更擔心。

黑子哲也正要準備走出去,口袋內的手機突然響起短訊來信的鈴聲,他伸進口袋中掏出來看看是哪位傳短訊——『青峰大輝』。

但這個人不是也是在美國嗎?怎麼突然捎信來了?黑子哲也困惑的打開手機看到底他的好朋友傳給自己什麼東西。

 

『哲,我這週末會回日本一趟,找時間見個面打球吧?』

 

如此短短的不到三十個字的簡訊就這樣傳來,黑子哲也吐潮的想著會不會真的到國外去打籃球賺得錢比較多就可以這樣亂花錢。

但對方都捎信過來,難得回到家鄉一趟,不去赴約好像有點對不起他啊,可是還有報告沒弄完啊⋯⋯

 

「⋯⋯國際短訊也很貴的啊青峰君。如果這週的報告分量做完的話可以考慮看看,到的時候再通知我吧。」

 

他才發出去後正要關上手機,對方卻又發了另外一則短訊,明明青峰大輝是他認識的人當中最不愛用手機的人,怎麼突然用得這麼起勁?

 

『順便幫你帶有火神特輯的球刊回來。球場見!』

 

這根本在逼自己非得在這週內把預定的份量做完然後去球場打球嘛,黑子哲也苦笑。

算了也罷,誰叫自己也很想要買那本特輯卻因為最近在忙報告都沒時間去找海外預購訂一本寄到他跟火神的家,難得有人要免費出錢幫自己買還省下運費拿給自己。

 

黑子哲也看了一眼自己設為桌布的照片,照片上是他與火神兩個人從誠凜畢業後在畢業典禮上的合照,然後將手機放回口袋。

嗯,要好好加油,為了他們的約定。

 

 

En route. 

相約四年後再一次相見,想清楚自己要做些什麼再來決定他們要怎麼一起在未來做什麼。

 

 

from 10.

I am speechless to say anything to you, my love. 


from 11.

在遠方的你,還好嗎?


 

00.

「辛いのは、幸せになる途中ですよ。」 (齊藤里惠:2009《筆談ホステス》


 心愛的人在遙遠的另一端,而他們之間隔了一座太平洋,但想念彼此的心情卻是無法用距離來換算,因為相愛。


FIN.

 

稍微解點湯底這兩個人:

1) 光與影,夜晚與早晨,美國跟日本時間差。

2) 黑子住在火神原先的公寓。

3) →會感到痛苦是因為正前往幸福的途中。

解釋:

辛い(TSU-RAI)是辛苦的意思,幸せ(SHI-A-WA-SE)是幸福之意
有次經營不順遂的老闆在齊藤的筆記本上寫上「辛」字,意指辛苦、痛苦
而齊藤只在辛苦的辛字頭上加了一橫,即便成了幸福的「幸」字,
而成了上述的句子,很妙吧!

(資料來源:文章│筆談ホステス by onsou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