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合本的前半段未修正稿件。

x《Sheen》本的後續=本作劇情的後一年,雙雙邁入二十歲後的同居人生活。

x經歷過些事情的兩個人,所以寫得比較成熟一點,OOC可能有。

x我的中文語法真的回不來了,所以換了一種方式,不曉得好不好讀orz.....

(編輯打打靠你救我了嗚嗚)

 

以上,不太一樣的猿美兩人的故事。

感謝閱讀。

 

 

 

01.

「喂,猿比古。你今天幾點收工?」

伏見順勢掃了一眼電腦上的時鐘,上頭顯示著下午四點四十八分,「⋯⋯五點多吧,如果沒有被耽誤到的話。」

果斷無視那還堆積在自己辦公桌上需要被批閱的公文,伏見打算時間到就先行下班。反正批閱這幾宗也不急於一時,但該吃的飯仍然要吃,況且當約自己去吃飯的人地位特殊,機會成本算一下也知道選擇哪一個。

「那晚上呢?外面吃?」

「隨便。」

「好,那去吃⋯⋯啊,是是!兩碗醬油拉麵馬上來!⋯⋯」

電話的另一頭有些吵鬧,但伏見聽得出播電話過來的八田目前人也還在上班。

「上班偷懶?」

「嘖,誰像你啊臭猴子。」八田的聲音又遠離了一些,不曉得講了些什麼,才又回頭繼續說著:「那不然在車站的噴水池等好了,晚點見⋯⋯是,來了來了⋯⋯」

另外一頭的電話立即斷了線,伏見也隨即放下手機,將電腦中的文件一一存檔,接著緩慢收拾他凌亂的辦公桌。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兩個人開始較多頻繁的互動,無論是上班之前誰先醒來做早餐,還是午餐誰要送誰便當,或者是如現在,打電話詢問彼此晚上要開伙自理還是公休一天去外頭解決。

話說對方敢在這種吃晚飯的人潮開始聚集起來的時段打過來會不會影響到他工作品質⋯⋯這不在伏見的考量範圍之內。

對方都敢打,何需替他操心?

伏見不會承認這通電話打來讓他心情愉快了些,連嘴角不經意地上揚被對桌的秋山看到也沒有任何反應。

 

 

02.

為於下班人潮較為聚集的某車站出口附近,這裡有一間頗有知名度的拉麵餐館,無論是短暫的午餐時段或者是下班後的晚餐時段,總是出現高朋滿座的現象,人潮絡繹不絕。不過,這也讓老闆發現目前的人手不足以能應付這些慕名前往而來的饕客們。為了能將服務品質提升到最好,讓顧客能在最短的時間享受到一碗熱騰騰的拉麵餵飽飢腸轆轆的肚子,就只能加派人手幫忙。

而八田就是某一天當送貨員時路過而發現這間拉麵店正在徵新員工。

最重要的事情是——這是一份正職。

沒錯,八田目前手頭上的幾份工作也都是臨時差遣性質,沒有保障,也不安穩。如果資方沒有打算要將案子交給八田去做的話,即使他再有能力,他也拿不到薪水。

成天打零工的日子並不是過不了生活,然而,八田仍想,若有機會他還是找一份能穩定拿薪水的工作比較實在。每每遇上月底要繳房租,自己總得在那之前多找幾份差事,身兼多職來賺取房租,辛苦又划不來。

現實總是有許多不可抗力之因素,籌生活費這事就足已將自身的腦細胞殺死光,導致沒有精力、沒有時間去完成每個人心中所希望能實現的某個偉大夢想。白日夢依然只是在做一場空夢,與其做那些不實際的夢,還不如將時間拿來找工作比較有投資報酬率吧。

況且,現在的他也已經不再是以前那稚氣的小孩子了,八田想著。

或許是上天聽見了八田這一陣子在考慮的事情,因緣際會,便讓他無意間找到這一間拉麵店正在招募員工。

那一天傍晚,八田將該送的貨物都逐一發送到指定地區,回到總公司確認今日的收發貨情況後,也順勢和負責的科長領取了這個月的薪水袋。

袋子摸起來的感覺似乎比上個月還多了一點重量,八田在心底訝異,卻沒多問什麼原因。有些事情還不如不要問,當個傻子或許還比較快樂,就當作多賺到能在晚餐多買一兩罐啤酒的獎金吧。他大聲地向科長道謝,九十度鞠躬,然後轉身離去——

——還有三個小時,在三個小時店面就會打烊。

深怕那一份工作的職缺會被搶走,八田一到大樓樓下便拿出他的機車鑰匙——嚴格上來說是他的同居人伏見猿比古的車——發動引擎後,催著油門加速,往那間拉麵店的方向騎去。

到底有沒有讓八田趕上打烊前呢?幸運女神似乎沒有這麼不通人情,讓八田有驚無險地在打烊前二十分鐘抵達店門口。停好車,帶著些許緊張,八田踏進拉麵店。看見有顧客上門,店內的服務人員仍然立即上前詢問八田是否要用餐。八田搖搖頭,和服務員說著,他是來應徵工作的,外頭那張徵人啓事上的工作。

服務員領著八田到餐廳後方區域,在一道門前說了『請稍等一下』,隨後便走進門後的員工區。過不到三分鐘,門後走出了一位年紀看起來已過三十多歲、帶著鬍子的人,笑著指引八田進入員工區。

才一剛坐下,老闆就將在這裡需要工作的事項逐一說明,連帶薪水該如何計算也毫不保留地告訴八田。這裡開出的時薪價碼比一般拉麵餐館還要高出兩到三成,不過相對工作量也是其他店面的兩倍重,這一點希望再做決定之前能多思考,老闆對著對面的八田說。

對於工作量的多寡,八田並不太在意。他只希望能夠把握好這一份得來不易的工作,讓他有這個機會在這裡表現自己。

把握現有的時間吧。

他實在是不想這個月再被讓猴子譏笑繳完房租錢後,身上的錢只能買泡麵充飢,那也太丟他這個堂堂正正男人的面子了。

 

 

03.

伏見是想過的,靠著自己一職政府公務員的身份,薪水也足夠養活兩個人。反正也只是多一雙筷子在吃飯,沒有什麼大問題,況且他的薪水是由自家室長發放的,有時候獎金還會莫名其妙翻倍,扣掉基本開銷之外,生活也還過得去。

然而伏見他也知道,這事情若向八田提起,對方肯定會對自己發怒,說著兩個人一起住,生活開銷本來就該對半平分,沒道理自己不賺錢卻都只讓伏見一個人支付。

也是,那個笨蛋極度重視要有男子漢氣概這種情懷,大概會說出『堂堂一個大男人卻連房租也繳不起,一直都待在家裡,成何體統,傳出去不是笑死外人大牙?我當然要去工作,又不是沒手沒腳。』等等之類的話來賭自己的嘴巴吧,伏見冷靜地想著。

揣測得出對方在聽見這話題的反應肯定會很激動,那還是別問了,相處時間已經得來不易,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在這些沒有解答的問題上?所以打從兩個人重新住在一起後,伏見也就沒提過類似的事情。

是的,沒有錯,當年見了面就像遇上仇家似的互看彼此不順眼的兩個人——伏見與八田又住在一起了。只不過,伏見堅決否認以上原因。他並不是看八田不順眼,而是其他因素,況且單單用『不順眼』當理由,伏見認為這答案實在是太過於膚淺而不願意正視問題。同樣道理,當他人問起兩個人怎麼又和好,伏見依然那副無可奉告的氣場,讓周圍的人自動打消探聽八卦的念頭。

畢竟這是自家事,可輪不得外人來探一丁點風口,伏見想著。

但問起伏見對於重新擁有一位同居人的心情是如何時,反倒是能聽見從他口中說出一連串像是在抱怨同居人的生活品質極差等的碎碎念。一開始周圍的人真心以為伏見口中說的人不會生活,久而久之,他們才發現他根本是藉由抱怨來曬恩愛,一字一句苦怨中帶著濃濃的甜意,立刻閃聾一票聽眾的耳朵。為了不要再讓自己受到二次打擊,他們也就不敢再多問,樂得伏見輕鬆許多。

此時手機忽然震動了,伏見從口袋中掏出來看一眼,見怪不怪地快速回覆一則短訊回去後,慢條斯理地整理桌上的私人物品,將該鎖得櫃子鎖上,頭也不回地離開辦公室。

現在時間已過晚間五點二十六分,但伏見絕對不會是遲到的那個人。

都還故意延後半小時才走,還打了三四場小遊戲,結果對方還是被源源不斷上門的顧客忙到走不開店裡,真鬧心,伏見走到地下停車場去開自己的車時忍不住想著。

伏見還又將手機掏出來,重新看了一眼八田剛發給自己的簡訊。

【猿,抱歉我剛抽不開身,現在要準備離開。車站見。美咲。】

好吧,明明知道對方匆忙傳訊息給自己也不容易,只打『猿』只不過是讓伏見知道是在叫他,不過看見那親暱似的稱呼,伏見仍感到一陣飄飄然。

只是⋯⋯

 

『若我不要笑你每次到繳完房租就沒錢吃飯,那你能不能把這份工作辭了,換一份更穩定的工作啊,美咲?也不是要你當專職的家庭主夫⋯⋯好吧我是有一點想,但這樣你肯定不會同意吧⋯⋯但這份工作時薪再高也比不上我的薪水啊,還固定上下班時間,哪像你的工作明明時間到了卻下不了班,搞得下班後的約會都延誤到時間,鬧心啊鬧心⋯⋯』

 

伏見想了很多事情,但在將車子開出停車場的出口前,他卻又反駁剛剛在腦海中設想的一切。

 

『⋯⋯但不要笑你很難。唉,鬧心。』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venile.

Rak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